咱的代誌 - 最新的日誌
 訂閱馬修的日誌




最新的日誌
2008/08/25

作者: ader (10:40 pm)
2008年8月25日 天氣:晴
本日行程:台灣…可愛的家

清晨05:30左右抵達台灣,比原訂的時間早了近半小時,相處25天的瘋狂7人組(吳爸爸、吳媽媽還是沒有和我們回台灣),終於要分開了。雖然一路上狀況不斷,甚至被認為是7月小鬼作怪,但是回首這段阿根廷、智利、秘魯、美國的行程,還是甘多於苦。當我把相片翻出來,被大家表決最不想再去的阿根廷,同樣回憶滿滿;躺在床上看北京奧運開幕,被魅動十足的佛朗明哥樂風震憾,全身冷的發抖逛BARILOCHE,利用一個鍋子搞定晚餐,排纜車排到腿軟也是全新的經驗。吳爸爸事件後沮喪的到了智利,第一天完美的天氣配上雪況把大家從低潮中帶出,南美團才又重新繪上色彩;PERRY帶來的泡麵讓我們體會了他郷遇故知的溫馨。秘魯開始的觀光,最讓大家HIGH的是不停的殺價;機場寄行李…殺,買衣服、飾品…殺,連換錢的匯率都可以殺,如果不是小朱最後被反殺一刀,秘魯部份真的可以打上高分。
小不點老婆先把我送回家,接著還要送麗鳳,然後就要直接進學校上班。我一個人扛著7大包的行李進門(包括麗鳳的雪板、和借黃德、幸磯的雪板),一件一件的拆開。大致就緒我就煮了一碗美味的辛拉麵,一邊享用一邊清算25天總帳…;比的不是戰利品,而是損失排行榜。

高居榜首的非吳爸爸莫屬,被偷的背包除了護照,美金、手機、相機,再加上高達30000以上的電話費、滯留阿根廷的食宿,被迫放棄的智利、秘魯行程,如果他和吳媽媽沒有拿到美簽,『無重力體驗』的8000美金可能就得送人。排名第2當然就是吳爸爸的牽手,伊瓜蘇瀑布之行被人扒了僅剩的另一台相機,吳媽媽的壓力大到眼壓過高而瘀血,她一直認為冥冥之中有小鬼在出沒。
本來第3名大家一直在互相推辭,誰也不想挺身而出;黃德掉手機最早認定是苦主,不過在離開CATEDRAL前一晚在褲子口袋尋獲而除名;從聖地牙哥到利馬途中掉機票的幸磯,其實在台灣辦2次美簽時就曾暫居領先地位,掉了機票後第3名幾乎已篤定,幸虧我們守的緊終於拿到登機証(省掉159美金),再加上後面陸續有人發生不幸,幸磯多花一次美簽費用和可能掛掉的隨身硬碟頂多排在第6名。晚節不保在利馬痛失1600美金的小朱,在最後關頭頂上第3名也算是眾望所歸,讓我們為那遺失的錢默哀30秒…。
至於4-6名…,幸磯是墊在第6,惦惦吃三碗公的麗鳳老師早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就被扒走每次都帶出來但是少少拍照的數位相機,本來還想裝沒有事,如果不是我們因相機沒有電在LAX市區觀光和她借相機,這事可能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被洗掉,以SONY T100新出廠時的牌價,她應該被列為沒有聲音的第4名。我…更是莫明其妙的登上第5名,最後一天還車時漏拿OAKLEY太陽眼鏡,戴了5年其實已值回本,但是心痛的是很難再找到合意的下一副。
完成南美滑雪…,滑遍天下的拼圖又多了二塊,不由得想把自己的滑雪史回顧一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美國、加拿大、智利、阿根廷、義大利、法國、瑞士、奧地利、德國…。接下來該去那裡呢!?感謝瘋狂南美滑雪團的成員,感謝你們和我一同完成夢想,咱們下次再相約去瘋狂。



小記:
如果...有人發問;

為什麼沒有8/24...!?

我...可以說被老天爺吃掉了嗎!?

相信大家都可以了解憑空消失的一天到那裡去了!!!全套南美滑雪紀錄已連載完畢,謝謝大家的觀賞。

今天不經意看了一下原始word檔的紀錄;哇...大約有38,000字,有這麼多嗎!?可能是系統評估的誤差太大,我並沒有感覺寫了那麼多字。不過為了寫日記,真的花了不少時間,本來以為可以利用滑雪以外空閒的時間做一些平常沒有空的文書,結果...完成沒有時間。當小不點老婆呼呼大睡時,我卻還撐著萬斤重的眼皮趕日記,如果沒有時間寫也得先把重點記錄下來,再找時間補滿。剛到阿根廷小不點還信心滿滿的說她也要寫日記貼上網和我互別苗頭,結果...一篇都沒有動。25-1天的日記,工程有點浩大,不過...並沒有破我自己的紀錄,去年的紐西蘭LEVEL 3訓練,我寫了近35天的日記(不過...沒有發佈)。

南美團結束了...,該把重心放到08/09的冬天,大家一起去滑遍天下吧!!!



***************************************


本單元整理自滑遍天下討論版之url=http://www.ski.com.tw/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4562&forum=31&viewmode=flat&order=ASC&start=0]2008南美滑雪首發團...讓我們用行動寫紀錄!!![/url] [
2008/08/23

作者: ader (10:40 pm)
2008年8月23日 天氣:晴
本日行程:環球影城 – 搭機回台灣

離回家的時間不到24小時,有點近鄉情怯卻又歸心似箭,20多天的旅外活動,還是會想家的,尤其是在中途發生那麼多的枝枝節節,想太多先快樂再說。大約10點半左右,大家都做好退房手續並且把行李送去寄放,上車往環球影出發。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車9人都是第一次到環球影城,原本我以為LAX的環球影城是在郊外,沒有想到距離市區並沒有太遠,我對美國的了解真的太少了。環球影城充份展現資本主義的現實面,少付一點停車費就停遠一點,那就走路或是搭園內SHUTTLE BUS到影城門口,多付一點停車費就可以停到更接近售票口的位置,這還不算什麼,對於大排長龍的隊伍有恐懼症嗎?那…就多付70美金(標準門票是69美金),買一張不用排隊的優先門票,那就永遠高人一等避開人龍先進到遊樂區(其實我對這種措施是蠻贊成的)。我們到的時間已經是接近中午的11時許,星期六又是暑假的環球影城,每一條售票口都排滿了等待入園的人群。大家分工合作,女生負責排隊,男生則在售票口附近研究票價…;到底是花139美金買不用排隊的優先票,還是認命的去排隊!?說起來還真幸運,我們沒有花太多時間就買到票,而且還以52美金的價格買到標準的入園票(每個人都賺了17美金),而且這是一個排隊時間短很快就可以進入遊樂區的星期六!

每一個售票口都是長條的排隊人潮,偏偏我們在研究票價的那一個售票口祗有一組人在排隊,大概是售票口被隔壁的隊伍給擋住了,幸運的第一步…。在等候買票的時候,排在另外一條隊伍的香港媽媽,查覺我們這裡不用排隊也跟了上來。她手持著雜誌上剪下的折價卷,很大方的願意和我們分享,雖然她的折價卷祗能買6張票(她自己祗要幫兒子買一張),但是她很熱心的幫我們又找了另外一個持有折價卷的小姐(從舊金山來的),所以我們9個人都買到折扣的標準門票;幸運的第二步…。印象中我們排隊時間最長的可能是侏羅紀公園約在20分鐘,最快的則是一路從頭到尾沒有停頓過。整個影城裡人還是不少,但是不知為什麼我們總是和人最多的地方錯開,大家都覺得這是20多天來最神奇的一天;幸運的第三步…。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吃飯都變成在SHARE,點了一堆餐點就大家分著吃,在影城裡的餐飲區,漢堡裡的酸瓜、蕃茄、生菜是放在結帳區外隨意取用的,所以祗看我們輪流去拿生菜和蕃茄,配著餐點吃,即健康又不會油膩,祗是有點狠,但是吃的真盡興,幸運的第四步…。第一次的環球影城之旅,超乎我想像的有意思,下次一定要帶二位小公主再來一次,單單和DORA拍照就會讓她們很開心才對。

我們一直玩到下午7點多,結束最後一個有演員配合演出的魔鬼終結者3D電影後,環城影城之旅圓滿結束。車子先送吳爸爸、吳媽媽到他們今晚要下蹋的旅館,因為他們原本預訂的『無重力體驗』延後一天,他們被迫更改班機配合,今天不跟大家回台灣。返回HILTON拿行李時已晚上10點,也到了該進機場的時候了。大家把行李都先上車,男生先隨行李進機場,女生則是第二批。車子加滿油、還車、搭巴士進機場、CHECK IN、掛行李、通關、登機…,昏迷再有知覺時,飛機已經到了日本上空,家…就在不遠了。



今天的行程-環球影城。



吹一下就全身涼。



三人六副眼鏡。



小朱...我們了解你為什麼想和浩克一樣。





大家都是童心未泯。



午餐時間。




被水噴的亂七八糟的侏儸紀公園...好玩。



最新造型之粉紅色鬍子。






最具特效與震憾的水世界...一定要來的。




與水世界演員合照。
2008/08/22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22日 天氣:晴
本日行程:洛杉磯全日觀光

原本以為可以利用利馬到洛杉磯的飛行時間作些文書工作,未上飛機前,很小心的把電腦電池續航力維持持全滿,沒有想到一上飛機就是一路好眠,祗有供餐時才自動醒來,全自動的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懷著愧疚的心入了美國境內。出了出境大廳,把大家先集中安頓,我和小不點則搭著HERTZ在LAX機場的巡迴巴士去租車。在美國租車真的比台灣要簡單,到了租車櫃台把証件都丟給櫃台小姐,她幾個簡單的動作和詢問就完成手續,並且把車子所在停車格號碼告知,我就直接到停車場拿車開走。花了點時間去學習怎麼用車上GPS(後來上路才充份體認到,如果沒有GPS真的不知道怎麼在洛杉磯活下去),大約09:40就把車開到大家所在的INTERNATIONAL入境大廳,可是就是硬在機場繞了三圈才搞定停車…,第1次在LAX開車,連停車要停在那裡都不知道…很遜卡。

按計畫把所有行李都搬進租來的車,JAMES陪我開車到HILTON幫忙下行李,其它的人則是搭SHUTTLE BUS進飯店,接下來本來是先把行李寄放在櫃台,然後我們就開車展開本日的市區觀光行程。要寄放行李就要check in,整個手續花了1.5小時的時間才完成;主因在我手上拿到的書面資料並不是標準的票券,祗是訂房確認書,再來因為HILTON找不到我們的訂房資料,第1步就卡死住。我按訂房確認書上的服務電話找到遠在佛羅里達州的訂房中心(不要問我為什麼找到這一家,並且讓HILTON透過電話直接和對方連絡找到”我”的訂房資料,可是因為HILTON這裡的資料和我們目前的名單祗能部份吻合(最早的訂房是在2月完成,一直到8/1出團,名單有很大的變動),所以櫃台主管以名單不符拒絕讓我們入住,經過不斷的溝通,他們才通融我先拿房間,但是仍要求我一定要請LOCAL旅行社傳真已更新名單的票券,否則就要直接charge我的信用卡,唉…先求入住其它就再說了。

好容易大家都進了房間,約好12:30分在樓下碰面,我、小不點、黃德在房間就先幹掉一碗泡麵…真是好吃;臨要出門找不到我的背包…,應該是放在車上沒有拿不來,我也不以為意,反正待會兒上車時再確認一下。一上車早忘了要找背包的事,腦袋裡想的是如何在7人座車裡塞進9個人…,如何設定還不熟悉的GPS…,待人都坐定位,車就直接開往第一站中國城解決中餐問題。即使有GPS我都會發生錯過路口或是來不及切進閘道,如果沒有GPS我想我會抱著車子在高速道路上痛哭,費了一番工夫終於到了CHINA TOWN並且停好車,我很自以為是的叫小不點幫我背包,但是小不點老婆壓根沒有看到我的背包…臉上的三條黑線出來了。背包裡的美金、歐元,更重要的是還有紀錄了20多天南美行程的攝影機,本來還想晚上回HILTON之後再仔細找找,但是想想不妥,還是叫大家自己去吃飯,我又開車回HILTON找背包。回到旅館直衝房間再仔細的巡了一遍,慘…真的沒有!

本來以為本次南美團苦主排行榜,掉護照、美金、手機、相機且卡在阿根廷被迫放棄智利、阿根廷行程的吳爸爸絕對排首位,居第2的應是夫唱婦隨還被扒走相機眼睛瘀血的吳媽媽,排老3的是後面急追上來在秘魯掉1600美金的小朱。我其實沒有什麼大狀況,論排行,起碼也比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在掉了相機的麗鳳要後面(今天我們才知道後來一直沒有拿相機出來的麗鳳,早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逛跳蚤市場時數位相機就被扒走,她還真能忍氣吞聲不敢張揚)。沒有想到到了美國的第1天我就可以擠下小朱直接攻上排名前3。再次感謝菩蕯保佑,我試著找BELL BOY詢問,背包果然是在櫃台搞房間時,因為跑來走去而被遺忘在LOBBY的某處,被巡邏的保全人員及時發現,我才能有驚無險的領回背包。對我來說背包裡最重要的是那台攝影機,因為裡面的影片是我們此次南美行重要的紀錄,大家泡粉雪的身影、雪場珍貴的飛撲、幸磯PUB的佛朗明哥舞、麗鳳在馬丘比丘的騒莎舞、搖搖晃晃的納斯卡線…,如果都丟了,我真的會心痛很久,無論如何都要小心保護好攝影機。

再度回到中國城和大家碰面,接下來展開我們的市區觀光行程。謝謝小峰峰極力推廌我們租車,才可以這樣到處逛,也感恩在LAX唸過書的佩瑜妹妹提供的觀光景點;HOLLYWOOD、科達戲院、比佛利山、聖塔莫尼卡海灘…,大致都走馬看花逛了一遍,還是滑雪比較合適我們這些不會購物的人。

明天預備去環球影城,再來就打道回台灣了;怎麼辦…有點便便不通!!!



遠離南美回到美國。



這是我們這次在美國租的TOYOTA。



沒有它會死在洛杉磯的中文導航GPS。




柯達戲院


星光大道。




HOLLYWOOD SIGN。




比佛利山。
2008/08/21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21日 利馬 天氣:雨;納斯卡 天氣:晴
本日行程:納斯卡線
利馬-洛杉磯

這一天從清晨天未亮的05:10到晚上08:30,全程近15.5小時,瘋狂7人組有80%的時間,是耗費在這條北起美國阿拉斯加,南迄智利的泛美公路上。這麼大費周章,就是為了探索另一個充滿驚奇的古文明 – 納斯卡線。雖然我們的司機中途因不明原因被警察攔下而且還開了一張單子,還有無法掌控的交通阻塞,總耗費時間比原先估算的要多了近1.5小時,就算按正常時間往返,這還是場艱辛的Day tour,這是臨時起義必須要承擔的體力考驗。從利馬到納斯卡全程大約440km,相當於台北到高雄的高速公路距離,基本上我們大部份時間是在睡睡星星的昏迷狀態中度過,從前天的馬丘比丘04:30起床…05:30旅館出發,昨天庫斯科返回利馬也是04:30起床…05:30旅館出發,今天則更早04:00起床…05:00旅館出發,連續三日早出晚歸,體力負荷其實已達極哏。清早一上車沒有多久,大家就東倒西歪不醒人事,而且也睡就愈會想睡,更因為車上睡的不安穩,睜開眼睛總覺得很累,在單調的沙漠地形催眠下,又不自覺得閉上了眼睛。第一次大家都很清醒是在司機終於停下車,此時我們已在車上待超過5小時…都沒有上過廁所,大家的膀胱都幾乎達滿水位;不過我們停車的地方是一個沒有廁所鳥不生蛋,祗有一間小房子和一座瞭望塔的空曠地。不會英文的司機尼洛(NILO)開門讓我們下車,並以眼神和手勢指引我們爬上近4層樓高的瞭望塔,以鐵鑄造全身紅的高塔很沒有什麼防護裝置,讓三個女生爬到腿發軟。從封閉的車內目視沙漠,豔陽高照的天氣看似酷熱其實不然,如果直接暴曬於太陽底下那肯定也會被烤熟,不過現在是乾爽的冬天,在冷風吹過還能減去不少熱意,如果待在陰涼處,更會感到一股寒意。從高塔望向最近的沙丘,可以看見有四塊人物圖騰,這難道也是納斯卡線的一部份嗎!?沙丘上的圖騰到底看到的是什麼東西,真的不是很清楚,反正對著沒有看過的東西拍照是觀光客的權利與義務,就刻盡職守吧。在膽小女生的催促聲中草草結束下了高塔,尼洛又把我們趕進小房子,小房子裡的簡單的英文介紹和相片;哦…原來除了納斯卡文化外(建立納斯卡線的古文明),還有一支帕拉卡斯文化(PARACAS),和納斯卡線繪製方式相同的是,他們都是利用把挖掉沙漠表面被太陽烤黑的石頭,利用色差來表現圖案。如果要說不同點,帕拉卡斯文化是發生在西元前1000年,程度不若納斯卡文明之高度化,呈現的祗是簡單人物圖案,反正看完就快快走吧…水庫已逼近洩洪的警戒線了。

車子離開帕拉卡斯圖騰,往前開約20分鐘又停在另外同樣類型的高塔,這裡就是聳立在泛美公路旁的NASCA TOWER,高塔的位置剛好在納斯卡線最集中的區域,最靠近高塔的圖案是由左至右分別是手、樹和長長尾巴的蜥蜴,可惜的是泛美公路恰恰穿越過蜥蜴的長尾巴,破壞了圖案的完整性。不過高塔的高度並不足以讓我們很輕鬆的看出圖案,面積小的”手”線條勉強可以,從高塔看”樹”的線條,真的有點花花的;至於蜥蜴的線條,我們即使後來從飛機上觀看都難以分辦,看來納斯卡線已經隨著發現時間久遠及人為破壞以逐漸消失中。目前小飛機能觀看到的納斯卡圖形祗剩下12個,遠比參考資料上的圖形要少,可能再過幾十年,除非加工修補,納斯卡線將成為絕響也不一定(秘魯也是一個多地震國家,不少古蹟都在地震中逐步消失中)。比原先預定多了一個小時才抵達納斯卡,在繳付了行程費用之後,為我們安排行程的Mystery PERU立即安排我們上小飛機。因為一部飛機祗能容納1名駕駛和5名乘客,所以我們7人分為2組,我和小不點被安排和其它3名外國觀光客先上,麗鳳等其它5人則乘坐下班飛機;剛放完水就被拉著上車前往納斯卡機場。如果能夠再來一次納斯卡,我會選擇不要再拍照或是拍攝,並且會先好好把小飛機上能看到的這12個納斯卡圖案都記起來,把這個經驗提供給後面準備要去看納斯卡線的朋友們…。 約40分鐘的小飛機行程比想像中要緊湊且並不舒服,飛機一直上下左右晃動,應該是飛機太小受氣流影響所致,我隔鄰的另外一位亞洲人,一上天空就開始暈機,我看她昏迷的時間比看的時間還多,這一趟是穩虧的了。我和小不點以及其它5人的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後來大家交換經驗同很類似;祗見飛機繞來繞去,當駕駛手指右邊,大家把頭低下去找圖案就得花時間,才剛把相機對準飛機就已飛出圖案可視範圍,不一會兒駕駛的手又往左揮,大家又忙著在地上尋找線條,在不斷的顧此失彼之中,整段行程就結束了。雖不能說空手而歸,但是看看自己努力拍出的相片,遠比資料相片遜色,那不如專心在飛機上看圖案,事後再翻拍資料即可,奉勸後繼者一定要專心欣賞難得一見的古文明,而不要像我們事後仍意猶未盡,再次踏上納斯卡線的可能性卻微乎其微。納斯卡線的發現是在偶然,其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部份充滿幾何觀念的線條長達近100米,卻,數學程度如此之高的古文明既然會在無聲無息中消失,令人百思不解,無怪乎有人會懷疑,這些圖案是外星人所為。我對於納斯卡或是其它古代文明完全沒有研究,所以我不能隨便做出結論。如果純粹以我個人的想像,我覺得最詭異的部份是在所有12個觀看的納斯卡線圖形,唯一的人形圖像(書上稱為太空人或外星人),是建立在岩丘上,其它的納斯上線圖形都是畫在平坦的沙地上,讓我覺得這好像是一個人在看這些圖,好像是外星人在完成這些圖案後幫自己在岩丘上畫了個自畫像,真的讓人有很多的想像空間。不管有多少疑問,一個人祗能坐一次飛機觀看這些圖形,尤其在這旅遊旺季,連搭小飛機都要排隊等候,我們能在一天不到的時間敲定行程並看到納斯卡線,就該偷偷笑了。

回程又是漫長的6小時,從天亮亮開到黑漆漆,真的是非常辛苦。時間比原先設定的回程時間晚了近1.5小時,本來已經late check out到18:00的退房時間,延長到19:00都不夠用,苦等不到我們退房的旅館竟然神通廣大的找到了開車司機,要求先歸還房客已check in的307房(這間房間是我和小不點的房間,好加在我們早上就把行李打包),當車子抵達利馬的旅館,大家急急忙忙下車,利用僅剩下的2間房進行簡單的盥洗和更衣(後來旅館又收回另外一間房),當瘋狂7人組鬆了一口大氣,並好整以暇等著再1個多小時就要來接我們的導遊進機場時,準備飛回美國…再來就要回台灣…;My God…大事又爆出來了 – 小朱的皮夾不見了…,裡面除了信用卡外還有1600多的美金!聽到這件事時,我的心幾乎快要結冰,庫斯科的美好行程讓我們對秘魯鬆懈了。根據小朱自己的研判,皮夾應是遺忘在車上,事實上離開納斯卡後我們根本沒有下過車就一路殺回利馬,皮夾不可能自己生腳跑到其它地方。趕忙請櫃台幫忙打電話給司機尼洛,請他找找是否看到皮夾。對小朱而言,錢掉不是大事,信用卡要一一掛失再申請反而是最痛苦的。後來…的事情變的很羅生門,皮夾們終於找回來,但是裡面的錢都不見了!在連絡上司機的第一時間,司機先是回報找到皮夾,但是櫃台又很快的修正…司機是說 “如果”找到皮夾的話…他會送到機場去給我們。導遊Lily到旅館後,我請她再次幫我連絡尼洛,這次尼洛說找到皮夾而且他會送到機場。大家(包括小朱)的好心情祗到機場就破滅,先是找不到司機,在時間急迫之下大家都先去辦理登機手續,這麼巧司機也將皮夾送到了機場。JAMES第1個辦完登機手續並且從Lily的手中拿到小朱的皮夾,皮夾是從已拆封的信封中拿出,毛夾中祗見信用卡,現金則是一毛不剩。我再打電話給尼洛,Lily幫我翻譯…,尼洛說他對錢的事情完全不知,他送我們回旅館後就把車放到一家停車場,在他接到我們請他幫忙找小朱皮夾時他人並不在車上,他是委請看車的人幫忙去查(車鎖匙在看車人的手裡),他拿到時皮夾在信封裡,他人完不知道掉錢的事。同時尼洛司機被對懷疑私夭美金的事很沮喪,他希望我們相信他,如果是他拿的他就不用把毛夾送回去,從頭到尾司機都在幫忙,連送到機場都是他自願的…,掉錢的事他完全不知情…。到底是看車的人拿走,還是司機尼洛自已吞了,甚至有可能是導遊Lily的問題,因為她沒有等小朱自己開信封,卻代小朱開了信封,這…種種的一切都讓人很懷疑。就因為這些緣故,本來評價不錯的秘魯,又被我們打入十七層地獄(第十八層是阿根廷)。

小朱不得不接受事實,雖然我準備當有機會上線時再和Myster PERU確認小朱被拿走的錢,但是我必須很老實的說,再找回錢的的機率很小,小朱…就當是花錢消災吧。農曆7月出門真的不順嗎!?瘋狂南美9人小組終於在利馬大團圓,吳爸爸和吳媽媽在候機室和大家相見,乍見吳媽媽真的是嚇一大跳,待在阿根廷的這一段時間,她心裡壓力大到眼壓過高,導致她的眼白部份有淤血情況;吳爸爸的數位相機隨著護照不見後,她身上的相機也在去伊瓜蘇瀑布旅遊的途中被扒走,衰事真的是一件一件的不停發生。然後他們費了這麼大功夫要保留的美國無重力體驗飛行行程,竟然臨時通知他們要改期(延後一天),吳爸爸急著找我幫忙改馬航回台灣的時間。我一邊電話回台灣,心情卻一直down…down…down,南美團真的是我遇過意外狀況最多的一團,多到我的心已快無法承擔。所幸最後回報吳爸爸的機位已成功改期(感謝那魯灣的莎莎妹妹協助訂位),但是…我真的不斷的告誡後段漸入佳境,且有點想再重回南美的自己…『千萬不要再搞自己』!南美團都已經進入尾聲,菩蕯保祐不要再出事,讓我對南美有點難忘的快樂回憶…而非充滿不堪的往事。



透早就出門。



Mystery PERU...幫我們安排行程的旅行社。



屁股已經有點麻了...離納斯卡還有1678km。



早有準備的小朱連眼罩都戴上了。



單薄的高塔讓人有點腳軟。



帕拉卡斯圖騰。



合拍是免不了的。



終於到了納斯卡。



貫穿北、中、南美洲的泛美公路。



泛美公路旁的納斯卡tower。




搭5人座的小飛機飛上天。



在山丘上的外星人(太空人)。



狗 (忘了反轉所以要反著看)。



鳥 (脖子彎彎曲曲很長)。



最清楚的蜘蛛 (相片經過處理對比增加,實際拍攝時並沒有那麼明顯)。



鸚鵡的頭 (身體太大沒有照到)。



回到利馬還在下雨,和納斯卡的好天氣差真多。



回到利馬旅館再照一張。


掉錢包的後續發展...;
回到台灣後我發了封信給Mystery PERU,把小朱錢包掉在車上,拿回來後錢都不見了的事情反應回去,旅行社回了第一封信...;

Dear Mr. Lee !!!
李先生!!!

First of all, we want to apologize for the inconvenience you had at the end of your tour with us. I feel very sorry for what happend to your friend, after I read your e-mail I phoned our driver to ask him for this, and he gave me this explanation;
他表示抱歉...他了解事情並且找了司機了解情況。

This is what he told me:
After he dropped you off at the Hotel Colonial, he did another transfer to other clients, and that is very likely the tourist that were in our car took the money. He did not know about the money untill he went personally to the airport to reach you and give you the wallet. He was surprised by the fact the lady told him at the airport that there was all that money in the wallet, because all what he saw were credit cards. He kept telling me he is inoccent because he acted correctly, by going to the airport right away to take you the wallet, even waited there some time to meet with the girl you sent. He met her at the international arrival gate and gave her the wallet because you were busy doing the check-in.
司機的說詞...,他把我們載回旅館後又原車去接送另外一個客人 (這一部份和我們當時和司機電話連絡時的說詞不一樣),再來就是解釋他也很驚訝皮夾裡的錢錢不見了,女生就是我們導遊Lily。

To be honest, I don't know what to do right now, Nilo is a good friend of mine and my family, a person we trust, however this situation changes everything among our families. I think there is no choice, and I will fire him.
LOCAL解釋他說認識的司機,但是即使如此..他得把司機給炒了...。

According to our rules, the driver must always cheked the care well before the clients say good bye. If he did not do that, he is guilty for that.
他把司機的責任義務列出,司機沒有在客人離去時把車箱再檢查一次。

Mr. Charles, my family and I, worked alot for bringing up our company, we have been very succesful so far, and have organized trips for many people, and all of them were very satisfyed. I want to keep that reputation. I am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ds in my company.
他表達他們經營旅行社的用心 (的確...網路上是有好評價的...所以我才會選擇他們),他有義務要承擔這件事...

Please tell us what you wish us to do.
請我提出需求。



其實回到台灣...還能說什麼,秘魯在遙遠的另一端,我回信的內容主要是謝謝他的回信(他不理我我也祗能在網路上罵罵他),至於處理方式就由他決定... 。


接著老板又寫了一封信過來...;
Dear Mr. Charles !!!

Thanks for your reply and for your good words towards our company. I talked with Mr. Nilo in person, yesterday, and we agreed in paying back his mistake. Unfortunately Nilo does not earn much money in our company, as this trips from Lima to Nazca are done not so often. However he told me he will raise money and pay your friend back. I will help him with the payment, so we can send you the money. But please wait for us, as this is too much money for us, we never imagen to pay such amount of money. We can pay you back little by little, please inform this to your friend. All what we wish is to keep working in tourism, and not to be put out of business because this inconveniten.
他和司機願意賠償小朱的掉的錢,但是金額太大了...(1600美金),他們沒有那麼多的錢可以賠,祗能一點一點慢慢賠(little by little)。



目前我還沒有回第三封信,我發了信給回大陸的小朱,看看苦主的看法再來發第三封信。

以我個人總是朝人性本善的立場去看這件事,Mystery PERU的老板還是肯負責任,賠錢的金額多寡對我來說不重要,重點是他肯賠(小朱掉了1600美金,他收我們7個人的旅遊費用也才1260美金),最後看小朱的想法囉。
2008/08/20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20日 天氣:陰
本日行程:庫斯科-利馬
利馬半日遊

透早就出門往庫斯科機場出發,即將離開這個觀光小鎮,心裡還真有點不捨,不知道為什麼蠻喜歡這裡的,我甚至想要看看有沒有機會這裡找到謀生的方式,但是又怕住久了就怕到,畢竟我是個很習慣現代生活模式的普通人。過海關時我的黑白鞋又成為焦點,海關人員對著我的鞋子品頭論足,還問了我一些問題,不過西班牙文沒有一句聽懂,就當作是誇讚吧!太早起床了,一上飛機倒頭就睡,再恢復意識時就快到了利馬,這樣也蠻不錯的。一出關就看到拿著『LEE』的牌子,導遊Lily等我們很久了,秘魯的工作效率實在不好,行李拖了很久的時間才出來,不過我們什麼沒有時間最多。到庫斯科的第1天,我就請雷納度幫我問改LIMA飯店到納斯卡的可能性,不過看到Lily問她就知道,LOCAL什麼都沒有處理,這還不打緊,連我們事先訂好的市區觀光行李都沒有,她祗是負責帶我們進利馬旅館。好險我隨身帶著之前OWAIN傳給我的PRE PAID VOUCHER,她打電話回公司確認無誤,才改口下午會安排導遊帶我們去市區觀光,明天再帶我們去黃金博物館…。不過我們的重點不在市區觀光,而是納斯卡線,我請Lily再和公司連絡一下,看看是否有可能幫我們安排前往納斯卡線的行程!?結束通話的Lily帶來很不好的消息,到納斯卡是絕對無望…,因為現在是秘魯的旅遊旺季,納斯卡又是其中的大熱門之一,至少他們公司的納斯卡線行程,目前還有一堆人在等候補小飛機,所以…叫我們別再想了。看著大家失望的眼神,我也不是滋味,明明很早就透過庫斯科和利馬這裡連絡,我還連續2天叮導遊要追蹤處理進度,但是根本他們根本沒有人處理。

確認大家對納斯卡線都很有興趣,一進旅館完成入房手續,我就利用上公共電腦上網去查是否有一日的納斯卡線行程 (因為路途問題,大部份納斯卡線行程都是安排2天1)。本來我們比較傾向從利馬搭飛機到ICA再拉車往納斯卡轉小飛機的行程,不過網路上能看到的價錢都超過500美金,這和之前在利馬轉機到庫斯科時碰到在機場拉客的旅行社報的320美金價格差很多,但是一來我無法打通之前報320美金的旅行社的電話(他有留給我),二來我在網路上查了一下,目前從利馬搭飛機去納斯卡的行程幾乎都沒有在走,所以經過籂選,祗有網路上找到的Mystery PERU和櫃台介紹的PERU VISION二家都是用車子接送的旅行社可以處理。Mystery PERU是在納斯卡當地的旅行社,在網路上有不錯的評價,價格也比較便宜(USD180元),而PERU VISION則是利馬本地的旅行社,又有旅館背書,本來我也想直接用(雖然價格比較高要價235美金),可是他們的標準行程回程要到晚上11:00才會回利馬(行程排的比較多),這已超過我們集合前往機場的時間,所以最後在大家緊急開會討論,我們決定選擇Mystery PERU這一家。這趟行程拉車來回要10小時,對體力的負荷是很大的考驗,但是連最怕搭車的小朱都決定拼了。時間真的很緊迫,我們中午訂了一個風味餐12:30前要到,搭納斯卡小飛機LOCAL需要馬上訂位,然後整個下午我們都在市區觀光,所以我祗能利用僅有的10分鐘空檔完成線上報名並提供搭機名單,在發出EMAIL後打電話確認資料收到,一度無望的納斯卡線之旅又重新起死回生,太棒了!

中午訂好的風味餐,Lily特別請餐廳安排含酒精的CHICHA…KOLA,說來真好笑…,我們在庫斯科時喝不含酒精的紫色CHICHA,店員說含酒精的叫CHICHA…AMONIA(聽起來像阿摩尼亞),可是Lily完全不知道,反正她就請餐廳特別安排這種CHICHA…KOLA給我們喝。秘魯的風味餐的確夠LOCAL,主要就是秘魯人最自豪的馬鈴薯,不同的馬鈴薯…吃的讓人覺得會發胖。下午負責觀光的導遊菲迪爾先生人很有彈性,他得知我們隔天已安排了納斯卡線行程,他也很配合的今明2天的市區觀光和黃金博物館行程一次搞定,他明天他就不用來這樣對他是更方便才對。利馬市區還真的是無聊,也沒有什麼令人為之一亮的景觀,如果要說特別,那就是五顏六色位在半山腰的貧民區房子吧;聽說是政府為了美化市容,免費提供油漆給這些住戶,讓他們把靠市區這一面的牆壁塗上亮麗的顏色,對照還沒有上色的灰暗貧民區,真的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到到訪黃金博物館算是另外一個不錯的選擇,這間私人捐出的博物館分成二個部份,一部份是擁有者收藏的全世界的各時代的兵器、槍枝和盔甲,殺氣騰騰。地下場館擺放的就是以印加時期的黃金飾品和文物,透過這些國王用的身體各部份飾品;有超級大的耳環、鼻環、下巴釘飾、手環、項鍊…,讓我們深深了解當一個印加國王可不是普通人能當的,至少忍痛的功力得異於常人,單單看到直接釘入下色的飾品根部超過5cm以上,就覺得超級痛的。不過我覺得如果我們的行程是先安排來黃金博物館,再到庫斯科的太陽神殿(聖多明哥教堂,接著安排OLLANTAYTAMBO,最後上馬丘比丘,我相信大家對印加文化會更有感覺,而不會老是有原來如此的感覺。

明天…納斯卡線,要早起…但是很期待。



風靡南美的黑白鞋!!!



JAMES扛扁擔。



有酒精的CHICHA-COLA!!!



烤牛心!!!



利馬大教堂,這裡有瓦解印加帝國的法蘭西斯.皮蕯羅的遺骸。



秘魯人都很友善,連參觀大教堂的小朋友都很大方的和我們合照!!!



我冒眛的問街頭美女警察可否合照,沒有想到對方大方同意,結果眾男士們都跑來合照。



五顏六色的貧民區的確有美化市容的效果。
2008/08/19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19日 天氣:晴
本日行程:馬丘比丘跳騷莎,搞笑7人組大鬧印加古文明

載著瘋狂搞笑7人組的VAN在入夜的道路上急馳著,隔著玻璃抬頭斜望著天空,難以數計的星星在無光害的夜空閃動著,都忘了上次看星星是什麼時候的事。一條像寬帶子的星星,大概是銀河吧…我不太懂星象,祗是覺得好美好美,此時如果躺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皮仰望而上,或許內心可以充份感受到世界和平的喜悅感,怎麼突然會有這樣奇怪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氣息,這是叫『色不迷人人自迷』嗎?

Morning Call是設在清晨04:30,五點不到餐廳裡已是滿滿的人,這些人也是要和我們上馬丘比丘的吧!? 旅行社人員照預定的時間接來我們到火車站,聽說火車站旁的市場有二部份,前半段是傳統市集,後半段則是二手市場,如果不慎物品被竊,隔天早上到市場來逛一圈,有極高的比例可以以在這裡找到,神奇吧!如果吳爸爸的護照是在這裡被扒走,或許後續處理就簡單多了…唉…不堪回首。天微亮的庫斯科一片寂靜,但火車站可熱鬧了,一大堆如我們這般的觀光客,都趕這班火車前往馬丘比丘朝聖。進火車站得先驗護照和車票,確認是本人才可以進入火車站,車廂分為A、B、C、D、E,車廂之間是不相連的,每輛車廂都有2名以上的專屬服務人員,而車廂內每四個人共用一張餐桌,車頂還有天窗,本班前往馬丘比丘的火車是有提供早餐服務的,感覺好高級哦。大家在親切的服務人員的鞠躬哈腰下上了火車,找到座位後的第一件事是拍照,這就是觀光客,我們這一車廂的東方人特別多,除了我們4個台灣人之外,一大票都是日本人。馬丘比丘外地觀光客的來源國,我想台灣應該是佔極小比例,我們在馬丘比丘的導遊說,他是第1次接待到台灣的觀光客(他做了至少7年的導遊工作)。台灣人在馬丘比丘出現的機率少沒有闗係,但是讓我們很驕傲的事,台灣人可能是第一個在這印加失落之城中跳騷莎舞的…,這個夠嗆吧!

06:05左右,火車準時從庫斯科出發,火車行走的前半段,和我們前天前往聖谷、OLLANTAYTAMBO的路線幾乎雷同,但是使用不同的交通工具,感覺就不同,大家還是上上下下的猛拍照。我覺得我們這7個人和同車箱其它的觀光客比起來,實在有點像過動兒,一會兒換位子,過一會兒又開窗戶,前前後後忙的不亦樂乎(我承認我最好動),一直到中段之後才慢慢才安。整段路程服務人員也不得閒,先是親手替每位旅客蓋上毛毯(真感動…),接著把一套套的餐具擺上餐桌,時間差不多了就開始上早餐。簡單的早餐誠意大於內容,大家邊吃邊哈啦,喝杯古柯茶再看看鐵路途沿風景,真的是好不逍遙自在。火車從庫斯科到馬丘比丘下方的AGUAS CALIENTES (中文翻阿瓜斯卡連特斯),約需時4小時,不算短的時間,我們這樣吃吃喝喝聊聊睡睡的度過。火車在抵達AGUAS CALIENTES前會在OLLANTAYTAMBO停一站,這裡也有很多要去馬丘比丘的觀光客從這裡上車,再過來的1.5小時,車外的氣候景觀就開始轉變,熱度逐漸昇高,冬季黃草的高原地形隨著高度下降成了闊葉叢林。清晨出門時,我的服裝幾乎比照滑雪穿著,連雪衣都上身還覺得有點冷,現在一件件脫下祗差排汗衣不敢脫,因為前天的導遊一直叮嚀,馬丘比丘的蚊子很毒,一定要穿長袖。感謝菩薩保佑,我們抵達馬丘比丘時看到的是陽光普照,後來聽的導遊說,昨天這裡是雨的,而我們本來的行程安排是昨天到訪馬丘比丘,後來到庫斯科拿到的最新行程則被移到今天,移動的真是好。火車站外拿著看板的當地導遊站成一排,從中間看到寫著『CHARLES LEE』的牌子,拿牌子的ROSA祗是帶領我們到巴士站的中間人,我們的導遊已經在馬丘比丘等我們了,AGUAS CALIENTES祗在馬丘比丘的山腳下,我們得再轉25分鐘左右的巴士才會到達馬丘比丘。終於…我們用眼睛真正看到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為世界遺產,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之一的馬丘比丘,雖然還得再爬段山路才能好好的俯視它的全景,但是看到遠處的遺跡,心裡就已經開始興奮了。我們的導遊名字太饒舌記不起來,頂個花陽傘是個蠻有趣的人,不過不知道是我們太搞笑才讓他跟著HIGE起來。我有仔細環顧在馬丘比丘上的遊客,大致分成二種,大部份的背包客是臃懶的躺在草皮上曬太陽或是漫無目的的凝望印加古蹟,另外一種則是聚精會神仔細聆聽隨團導遊講解的標準觀光客,但不管是那一種類型,他們的共通特性就是幾乎把心思融入進馬丘比丘,大部份時間都很安靜。而我們7人組則是遺跡中最活潑好動的。當我們導遊在解說馬丘比丘各區建物配置時,JAMES和黃德正忙著追著LAMA拍照;其它各組觀光客在仔細觀察遺跡之大小石頭時,我們則像玩大風吹一個接著一個,對設定的標的物搞的是到此一遊的把戲;導遊站在巨石上講述當年印加王也站在此處宣布揭開慶典序幕時,我們則在旁邊假裝是印加王大喊著 “It’s party time!!!”…!原本還有點放不開的導遊愈來愈能配合我們,照相也來湊一角,拿著洋傘說要跳下烏魯班巴河,最後他在我們的挑動下,把手機裡的音樂打開,和麗鳳在馬丘比丘的平民住宿區來了一段騷莎舞,古代印加如果知道騷莎如此解放人心,相信對現代我輩之影響將更大,為麗鳳老師鼓掌。

三窗神廟、拴日石、神聖廣場、皇家墓室、太陽神廟、石鏡、巨石之切割打磨、祭祀台…,這些在旅遊書或部落格裡都有很多詳細解說的古文明遺跡,不用我在這裡搬門弄斧假裝專業。對我來說在馬丘比丘走一回,我最大的衝擊是這些古代人的智慧之高感到讚嘆,印加人在交通不便的年代能長途拔涉3-4天至此活動體力絕對比我強,更佩服有心之人能在這風水獨特之地建立起馬丘比丘,同為現代人的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如今考古專家對馬丘比丘的真實過往都難以完全查証,隨著人工化的部份日漸增加,馬丘比丘的秘密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嗎?我不禁懷疑但更慶幸能早一點來這裡,體驗真實的印加古文明。據說馬丘比丘背後的山的輪廓代表著印加人仰望天空的臉,在導遊的實際測試下,我們真的把真象照出來,神奇的馬丘比丘之旅在這短短的3小時精彩上演中。

要把馬丘比丘著實的走一圈真的是辛苦,結束整個導覽行程回到巴士站的餐廳已經過了下午2時。享用午餐之後,搭巴士返回AGUAS CALIENTES,逛店最好玩的是東摸西摸,最討厭的是會不主自的打錢掏出來,還是快點搭火車離開這是非之地才好。回程我們火車祗搭到OLLANTAYTAMBO,因為目前是上馬丘比丘的旅遊旺季,回庫斯科的車位不夠,祗能強制調整旅客的火車上下點。這近1.5小時的火車之旅,服務人員提供的service更多了,他們除了要提供一份點心給大家享用外,還要兼模特兒動態展示車上銷售品,還要變裝大跳傳統舞蹈,重點是大家的馬丘比丘之旅又更豐富了。巴士一路殺回庫斯科,女生們繼續回到街上購買紀念品,這是最後能shopping的機會,明天我們就要搭機回利馬。最後晚上又挑了一家在旅遊書上介紹的 Chez Maggy木烤PIZZA店,終於點到麗鳳和幸磯一直念的CHICHA傳統飲品。不過這用紫玉米做成的飲料卻和我們想像完全不同,問了店員才知道CHICHA有很多種,有不含酒精也有含酒精的…,同志仍需努力找CHICHA。盛情難卻之下在Chez Maggy花了30元買了一張傳統音樂CD,不過好像被騙。CD怎麼都放不出來,又當了一次冤大頭,就當作是旅遊中的小插曲,能玩的快樂才是最重要。

完成馬丘比丘…爽啦!




搭火車出發了!



火車火車慢慢走。



火車頂有景觀窗的設計。



在火車上吃早餐,喝的茶就是古柯葉茶。



抵達AGUAS CALIENTES,離馬丘比丘不遠了。



前往馬丘比丘的巴士。



不管是否會背上污損護照的罪名,大家還是心一橫把紀念章蓋在護照上。



馬丘比丘...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難得一見的禿鷹出現,連導遊都搶著拍照。




一定要合影。



老外是在馬丘比丘睡太陽...酷。



我們在馬丘比丘跳騷莎舞...更酷。



到處都有人形像...真是神啊,示範者的下巴短了點...可惜了!!!




又在搞笑了。



傳統的印加石牆



拴日石



石鏡



禿鷹廟的禿鷹嘴



許個願保我平安。



昔日辦慶典的大廣場一小角落。



突出的石塊,有人說是拿來當日晷作為判斷節氣的工具。也有人是未完成的石牆...突出的部份是便於搬運的扶手。



回程的火車上有傳統舞蹈和服裝表演(販賣用),真為難這些車廂服務人員還要兼差表演娛樂觀光客。



火車回到OLLANTAYTAMBO,再搭車回庫斯科。
2008/08/18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18日 天氣:陰
本日行程:庫斯科一日遊

睡到自然醒似乎永遠都祗是句口號,沒有安排行程的這一天,黃德和JAMES不到8點就已去吃早餐,祗要有人行動,其它人就會追上,這是人的本能反應吧;早餐過後瘋狂7人組轉化為知性感性的觀光客,開始探索庫斯科之旅。這是第一次有機會在白天看到武器廣場,沒有暈黃路燈襯托,來往的人群少了點浪漫的感覺,但更真實些。最早的方案A,大家是想要租台腳踏車…;騎著腳踏車在古城內四處探索,在涼風的吹拂之下,整個人都會有陽光青春的氣息,光是用想的就讓人迫不及待想立即騎馬上車。不過庫斯城內的石頭路,雖然會讓人有時光倒流的歷史情境,但是一日鐵馬全身按摩,手麻腳抖加屁股過度運動,會不會讓我們錯過隔天重要的馬丘比丘行程!?而且古城沿著山勢而建,時有陡坡或險降,再加上城內車流不息還有車子保管問題…,方案A很快就宣告放棄。緊接著提出的方案B還是騎車,不過是參加當地旅行社的MOUNTAIN BIKE之旅,這也是方案A最早的發想,因為我們有看到一些店家外面都放在登山腳踏車,但是案子仍然胎死腹中;全程約需時6小時(含中餐),看著那些被泥水烙印的車體,我一直很懷疑我們這群祗會往下衝的無體能滑雪客能負荷的了嗎!?舉手喊的最大聲的小不點是我們之中騎車經驗最遜的,單次最長騎車時間就大約1小時,這樣的資歷實在太嫩,最後大家還是決定把體力留給明天。至於被採用的方案C就是沒有任何計畫的見招拆招,我們在庫斯科有3天,但能夠探索它的時間卻不多,不要想太多,乖乖安步當車才是上上策。

本來是想循著EDIE給的庫斯科古蹟通用門票券,按圖索引通通走一遭,但是才剛上路就發現此路不通,因為通用門票適用範圍不是重要景點,武器廣場周圍的大教堂、博物館都不得其門而入…,在舊印加太陽神殿(西班牙人佔領後改建為聖多明哥教堂)門口被擋下後,我就很認命的付錢買票入場,不要再浪費寶貴的時間;臨要進門之前,一位婦人問我要不要導覽!?祗要美金5元,原來是個體戶導遊,價錢不算貴…又有人可以解說…成交!如果昨天結束行程後,我對印加文化的認識用一知半解來形容,那參觀太陽神殿之後,我想完整性就更高了。建議大家一定要先來太陽神殿,初步了解印加文化之後,後外去參加其它大型的印加古蹟時,才會知道門道在那裡;重點是一定要找專人介紹,毫無目的的看著這些打磨的石頭是不會有意義的。古印加文明真的讓人讚嘆,中華文化的精深是代代累積,可是印加卻是在短時間內建造和毀滅,他們高超的工藝技術和對於節氣變化的精準掌控,難道真的是有”高人“指點嗎?沒有大腦的西班牙人,把重要的關鍵証據都破壞殆盡,讓後人失去深入研究古代文明與外太空生物可能的關連性,祗能三聲高嘆可惜…可惜…可惜。結束導覽我付了10美金給解說的導遊(導覽費+小費),對我來說花一筆不算高的費用,卻可以得到豐碩的收獲,真的是物超所值。

中午吃了一頓道地的風味小吃;炸到表皮酥脆的豬腿、比門牙還大的玉米、表皮金黃可口的馬鈴薯,搭著薄荷葉和洋葱,沾點超辣的綠醬,再配上像維它露B的印加可樂,這就是一頓美味的午餐。回到旅館小小的休息片刻,下午我們乘上古意的觀光巴士,繞庫斯科城重要景點和街道走一遍,車子最後爬上城區的最高點 – 天父像。如果當初把庫斯科城規畫成美洲豹形狀的印加王xx也在現場,看到此時印加帝國的轉變,或許和我們一樣落莫;xx難過的是印加不再強盛,而我們感嘆的是美洲豹怎麼辦成四不像。當我在天父像前拍照時,站在我身後的阿豆仔也拿著相機在取景,可是…她…的目光焦點似乎有點不太對。我幾次不經意的轉身都會發現她馬上把相機放上且一直看著我,難不成她對我有特別的感覺!?當我結束拍照準備離開,漂亮小姐開口問 May I…?』,她手指著我的鞋子,原來有豔遇的是我那雙奇特的黑白鞋…哈…No problem,這一路上我和小不點的黑白球鞋,一直是很多人的焦點,尤其是我們倆人的黑白鞋剛好顛倒,製造的效(笑)果奇佳,說不定這中間知名造型師,明年的流行就是混搭。

吃了那麼多天的西餐,大家再不喜歡吃中國菜,都受不了誘惑走進了中國餐廳;小朱昨天已經來試過菜,湯頭真的很合味口…。如果在台灣,這湯不過是標準,不過在秘魯吃CHIFA(中國菜叫CHIFA),能夠喝到這麼有家香味的湯,在南美是很幸福的。沒有行程卻又排滿滿行程的一天就這麼結束了,明天就是最期待的馬丘比丘,希望天氣不要像今天這樣陰陰的。



白天的武器廣場...還第一次看到,之前來都已天黑。



凸出的陽台是西班牙建築物的特色。



代表印加帝國的彩虹旗。




漫步古城中...有人有破壞古跡之嫌!!!




太陽神殿,後來被西班牙人改建為聖多明哥教堂。
半圓形的石牆是原始印加建築,有打磨的痕跡,裂縫是後來的地震造成。其它的方牆則是西班牙人建造。



印加建築精細之處,可以補丁。



印加工匠藝術...兩塊石頭合體,中間的凹糟用來協助接合。




古印加對星象也很有研究。



一副畫道盡印加文明,看的懂才有鬼。



聖多明哥教堂之花園


印加文明重要的三種動物-禿鷹、豹、蛇。



不是膜拜古文明,如此辛苦是為了取景。




風味午餐...烤豬腳+印加可樂。



搭車遊街去。


從山上遠眺武器廣場。





信我者得永生...。
2008/08/17

作者: ader (10:30 pm)
2008年8月17日 天氣:陰
本日行程:殺價殺到眼紅後再去馬殺雞
聖谷行程 (皮蕯克PISAC + OLLANTAYTAMBO)

導遊EDIE準時飯店來接我們,順便把後天馬丘比丘行程中需要的火車票、巴士票、門票一併交給我,因為後天會由另外一個當地導遊負責導覽行程。假日的庫斯科觀光人潮果然不同凡響,一台接一台的大巴、小巴不斷往城外出發,舉著海報自我推銷的個體戶導遊也四處在拉客,一早就很熱鬧。我們今天的行程是前往聖谷 (SACRED VALLEY),一路上走走停停,EDIE安排我們在一處養了羊駝(ALPACA)和駱馬(LAMA)的手工藝品中心,一直到這時我才了解,原來羊駝和駱馬是二種長的很類似,但是完全不同的動物…哈,也算是一種收獲。EDIE沿途在視野不錯的峽谷高點停了二次,讓我們拍照,烏魯班巴河流經峽谷平坦處都會有村落,不過我想EDIE的另外一個目的,是為了讓帶著羊駝或駱馬的小朋友和老婆婆,可以藉由與觀光客合照賺些小錢,大家都蠻配合的,畢竟1-2索利不是太高的費用。大約10點多來到皮蕯克(PISAC),這裡有一個給觀光客買紀念品市集和傳統菜市場,本來祗有逢周日才有,但是為迎合觀光客,目前已成為固定的市集。逛著這種紀念品市集,最大的樂趣就在殺價的過程,且看大家利用手指和計算機和小販們展開激烈的討價還價,還真的是緊張刺激。經過幾次廝殺,大致上成交價格都在7折上下,和旅遊書上寫的大致相符。主要的紀念品就是陶器、木雕、銀飾、傳統手工針織品、壁毯、石雕、葫蘆藝品…,看來看去都大致相同,重點是在殺價功力,這中間最有成就的是小不點和麗鳳買的銀飾,砍到老板娘搖頭,後來又追出來同意成交,最後到底是誰得利不得而知但卻讓人成就感十足。EDIE帶我們去品嘗當地特色小吃,一種像台灣烤燒餅但是裡面加了洋葱和起士的餡,吃起來還蠻合口味,但是另外一樣大家就敬謝不敏 – 烤天竺鼠;單單看到光溜溜被剝了皮的可愛天竺鼠,面容
猙獰的從烤爐拉出來,拍拍照可以,要送入口就謝謝再連絡。

為了避開用餐人潮,EDIE建議我們先把印加古城行程走完去吃中餐,大家也接受了他的看法(後來証明先吃才對,因為過了用餐時間菜色也差很多),OLLANTAYTAMBO是我們今天的重頭戲,雖然…我覺得重頭戲是皮蕯克的血拼才對。OLLANTAYTAMBO除了有印加遺跡外,遺跡山腳下的村落也是目前僅存的印加部落之一。相傳OLLANTAY是印加王帕恰庫台手下的一員大將,因為他愛印加王最受的女兒CUSI COYLLUR,但是印加王不肯讓他們結婚,所以OLLANTAY就起兵造反並且由手下猛將RUMINAHUI把帕恰庫台給殺了。繼任的印加王YUPANQUI即位後,RUMINAHUI又抓住OLLANTAY送交新印加王,不過方印加王卻釋放他並且讓他和CUSI COYLLUR婚婚…,算蠻美滿的故事,不過這故事和OLLANTAYTAMBO有什麼關係我就不了了。從OLLANTAYTAMBO的印加遺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們對岩塊之間的崁合和打磨技術,另外大大小小岩塊的組合,讓岩牆能抵抗地震不受影響,以現代工程的角度看都是很高明的工藝技術。除了打磨外,如何切割巨大岩塊,和如何搬運這些最重達20噸重的大東西,這的確都是很令人讚嘆。可惜的是我的英文能力無法100%了解導遊講的東西,真是對不起其它的人,祗能透過我有一句沒有一句的補充解釋來了解印加文明,對不起大家!基本上大家能了解禿鷹代表天界,黑豹代表人界,蛇則代表地下,很多的窗戶是針對陽光照射進來的角度設計,以讓古印加人了解季節的變化,這些大家都了解後,對印加文化就有基本的了解,走的很累啊…。

走完OLLANTAYTAMBO來到餐廳已是下午三時,餓過頭反而沒有食慾,而且沒有再補菜的菜色讓人更不想再吃,有點後悔聽EDIE的話,不過千金難買早知道。餐食的內容和昨晚TUNUPU的菜色極為相似,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同一個老板開的。餐後車子就往庫斯科拉回去,回到鎮上天色已經暗了,因為中午吃太晚也不想吃晚餐,我、小不點和JAMES找了當地的按摩回飯店去馬二節,小不點說我一躺下就開始打呼,從我的打呼聲音看來小姐按的還不錯,嗯…明天再來一節吧!



出發囉!



純真的笑容是要收錢的。



來一堂動物識識的課程。



這是羊駝...毛可以拿來做衣服,肉則可以食用。



這是駱馬...分的出來嗎?



皮蕯克...嗐拼時間。



可愛的天竺鼠...。




天竺鼠...還可愛嗎!?
天竺鼠這是印加人的食物和祭品,我們祗敢拍照,沒有人敢吃(小朱很想試看看,但是沒有人要和他分享,後來就做罷了)。



最後的晚餐...看的出有什麼不對嗎?
中間放的就是天竺鼠...,聽說武器廣場旁的大教堂裡有這幅畫。




OLLANTAYTAMBO,僅存的印加部落。



OLLANTAYTAMBO的印加遺跡



這個階梯的形狀在印加文明裡代表的就是三個不同的世界和動物。



傳統的土磚,目前仍舊使用中。



OLLANTAYTAMBO古城全貌像隻羊駝,這部份是前半身,我們照不出全身。
印加人建城時依動物的形狀而建,庫斯科像隻美洲豹,馬丘比丘則有鱷魚的形狀。



印加人的體力一定很好,我們走的快累死了。



大小不一的石塊堆疊,建造出抗震的石牆,印加人太聰明了。






死觀光客都會做的動作。






看的出這些相片的重點嗎!?
看的出人頭在那裡嗎!!!
2008/08/16

作者: ader (10:20 pm)
2008年8月16日 天氣:聖地牙哥…雨;利馬…陰;庫斯科…晴
本日行程:庫斯科我們來了!

清晨04:30不到,ROBIN就打電話上來催人,我前一天有叫送我們下山的導遊轉達ROBIN,他不用這麼辛苦來送我們,我們自己辦check in即可,但是他還是來了,我祗好…再付小費來感謝他。飛機才起飛沒有多久,幸磯就開始在找下一段利馬-庫斯科的登機証;照幸磯的說法,她一直把2張登機証夾在護照裡面(小不點也有看到),可是當她把護照和登機証遞給地勤查驗後,再回到她手中的祗剩下護照和一張撕過的登機証。第一時間她並沒有意識到第2段的登機証不見了,直到飛機已在朝利馬的方向前進後,她才發現問題有點大條了,唉…還真的是很大條,因為登機証上還釘著機票!領行李出關後,大夥就把行李都推到報到櫃台,照網上資料和智利導遊ROBIN的說法,利馬是個很亂的地方,行李不要隨便離身,所以我們充份發揮團結力量大的精神,到那裡都是集體行動,14隻眼睛的巡視範圍絕對超過2隻。感謝老天爺給我們充份的時間去處理掉機票的問題,我領著幸磯去LAN AIR櫃台,其它人則在等候區看守著行李。不管事實為何,反正到了櫃台就是死咬第2段利馬-庫斯科登機証,就是被地勤人員在查驗登機証時拿走。雖然我們堅持定見,但對航空公司來說,他們可以幫忙打電報回聖地牙哥去查,可是如果沒有找到機票,那…他們還是不能重發新的登機証。我和幸磯枯等了近1小時,櫃台人員無奈的表示並沒有任何找到機票的好消息,既然是下午2點45分的飛機,那就晚一點再來查探;沒有辦法也祗好先處理可以搞定的部份。

秘魯真的是我辦滑雪團以來,去過最有意思的國家,首先是換錢,彼鄰而設的Money Exchange,同樣的匯率,富麗瑭璜的要加收10%的手續費,擺飾簡陋的則免手續費,想當然耳也知道要去那一間。因為我們都帶了雪具,真要寄到庫斯科好像有點搞笑,難不成要去滑雪嗎!?所以我們決定要寄放在利馬機場。為了精簡要托運到庫斯科的行李,也想要省一些寄物費,大家在寄物櫃台前把行李都打開來,場面真的是壯觀。重頭戲在最後一段也就是把要寄放的行李都拉進小房間後,接下來開始要算價錢;依照牌價每件行李的費用寄存費用要14索利(折合台幣約140元),理論上不算太貴,但是超大尺寸的行李…像雪板就要雙倍的存放費用,聽說在秘魯買東西都要砍價,所以我也嘗試的在這裡砍看看,雖然在我們的觀念裡機場裡是不能殺價的。櫃台喊出大件行李要28索利,我希望按一般行李價格,2個櫃台人員討論之後喊出25索利,大家商量一下後我們開出20元。此時年輕的櫃台人員有點心動,可是老老的櫃台人員搖頭不允,就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後來還是我們勝出。不過…對方可不是省油的燈,拿的是以退為進的手段,因為我們拿行李的時間是深夜,他們以超過24小時,硬是要多加1天,所以5件超大行李和1件普通行李存放6天,總共要價684索利…,又是一陣對喊,終於…650索利成交。對我們來說這是一次實戰練習,也讓我們了解在這個國家什麼死人骨頭都要殺,殺價還真有意思。

搞定行李後,先把所有的行李都拿去托運,包括幸磯的行李,在機場拖來拖去實在不是辦法。然後大家去吃中餐,我則先去查查如果買單程利馬到庫斯科的機票要多少錢,問出的結果是159美元,不算太貴…但是還要繼續努力。和幸磯再到LAN櫃台去時,早上當班的櫃台小姐已下班,我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交班的櫃台大哥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我祗得再把發生事情經過重新講一遍,當然早上的一切都算白費了。不過菩蕯還是有在幫我們的,這位櫃台大哥有很努力的幫我們去連絡,這些秘魯人講行動電話真的很趣…,把電話機當無線電在抓,先把手機移到嘴巴旁邊說話,再拿回耳朵聽話;好幾個人都是這樣講電話的。我和幸磯其實都不抱希望,幸磯也有心裡準備要買一張往庫斯科的單程票…。櫃台大哥突然打了一個大噴涕,我記起智利導遊的話,順口說了一句…『沙溣』,在西班牙語中『沙溣』是乾杯的意思,但是當別人打噴涕時說出來就像是英文的God bless you。當我順口說出時,連隔壁櫃台的小姐都在笑,應該有些情感效果。櫃台大哥知心的一笑,沒有多久他就請負責check in的櫃台小姐幫幸磯刷了一張登機証出來;『沙溣』實在太好用了!

有驚無險的順利上了飛機,可能是事情圓滿解決,大家的心情變的很輕鬆。抵達庫斯科,住進頗有特色的PICOAGA HOTEL,導遊和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庫斯科,那些地方可以去逛,那些地方不要去,我們請教有沒有推廌的餐廳,接著就是去逛街壓馬路兼吃晚餐。以武器廣場為中心點,周遭都是餐廳和賣店,我先去訂了導遊介紹的TUNUPA風味餐廳後,大家就開始一間間店逛起來,看著這些具印加特色的飾品和衣服,我覺得我們已經從滑雪客變成十足的觀光客。尤其在TUNUPA邊吃著風味餐(例如羊駝肉)邊看著當地傳統歌舞表演,不祗是我…大家都覺得,到庫斯科才幾個小時,我們就喜歡上這裡。

明天…我們的行程是去聖谷,展開對印加文化的第一次接觸。



清晨...從聖地牙哥往利馬。


利馬機場。



在利馬機場存放行李,場面很壯觀。



終於有驚無險大家都搭上往庫斯科的飛機,沒有人被留在利馬。



庫斯科機場。



印加...我們來了。



在山上的印加圖騰。



我們就住在這間四星級的PICOAGA HOTEL。



還在HIGH當中。



庫斯科武器廣場一角,天還沒有全黑。



武器廣場旁的大教堂。



入夜的武器廣場,在燈光的襯托下很有渡假的浪漫氣氛。



老外巷 - 特色餐廳很多。



搞笑一下。



武器廣場旁的大教堂。



風味餐廳裡還有日本壽司...真奇。




吃餐看表演...我們已100%化身為觀光客了。



古柯葉茶...不是吸毒...這能幫助我們在高海拔的庫斯科攝取更多的氧氣,配合糖...就可以去除苦菋,我有帶幾包回來,有人想試試嗎?



這麼多鎖...治安真的不太好;導遊臨走前還給了一張地圖,把可以去和不可以去的地方分出來,可以去的地方大都有警力站崗。
2008/08/15

作者: ader (10:20 pm)
2008年8月15日 天氣:大雪
本日行程:泡粉雪之 HAPPY ENDING

凌晨3點多起床上廁所時,尚未感覺已下雪,7點多起床時,窗外一片迷濛,好大的風加上像細雨般的線雪,真的要在風雪中搏鬥了。早餐後先辦理退房,相信很多人都在猶豫著是否要上場!?因為一陣陣的強風把地上的雪捲上空中時,連我們對面的HOTEL Sxx都會變成模糊的影子,可見風勢有多麼強。接近10點瘋狂7-1人組都整備就緒(小朱的左膝決定罷工,所以他陪著左膝在大廳看書打電腦),戴上脖圍、帽子、手套,向白茫茫的雪場前進!不知道是我們被風吹到麻木不仁,還是風勢突然之間變小了,從旅館走出來時還覺得是在頂風奮力前進,可是把雪鞋踏入雪板滑入軟綿綿的粉雪面的那一瞬間起,銀色世界突然安靜下來,耳朵很清楚聽到雪板推開粉雪的沙沙聲,穩定而平順的滑行,就像身置雙B名車內般的無燥感覺,這就是我最愛的POWDER DAY。

本來以為假日的VALLE NEVADO會是人山人海的菜市場,阿根廷CATEDRAL的惡夢會重現,不過因為這場大雪,應該嚇退不少聖地牙哥的滑雪客(包括PERRY),廣大的滑雪場祗有小貓2、3隻,瘋狂7-1人組可能是最大的團體;雖然祗開了3條纜車和2條J-BAR,但是進纜車站完全不用等候…隨到隨上。我們的野心不大,滑道不用長也不用陡,祗要有粉雪可以泡就心滿意足,這樣的要求不過份吧。所以沒有人搭的J-BAR幾乎是為我們而開,雪板滑在J-BAR的路徑上也是安靜無跳動的四大皆空,很難用文字來形容那種快樂興奮感。如果真的要挑缺點,視線不清是一定的,不管我多努力睜開我的蔔萄小眼,眼前永遠是一片白色,祗能用腳去感覺高低。滑粉雪最過癮的就是雪板滑過時的平順無跳動和腳底板被雪面推回來的反作用力,吸鴉片可能就是這樣的感覺,為了快感當滑道上已找不到無人滑過的粉雪面時,就會一直往 off piste深入,粉雪愈厚刺激就愈強烈。因為視線不清無法看清落差的變化,有時前方一個起伏,膝蓋來不及反應,不知不覺中屁股就坐進雪中;或者是落差太大,整個人如飛蛾撲火般直接塞進凹陷處而無法動彈。三個小時的粉雪泡泡浴,帶給瘋狂7-1人組最大的感官刺激;台灣的雪友看這篇日記時,祗能猛流口水打阿德小人,咱們卻能夢中神遊回味再三…,敲著電腦鍵盤的我邊敲就邊在爽!就在我們決定收工回去換裝的1點左右強風再起,收的真是時候,再晚一點我們就得接受狂風爆雪的折磨。

風雪有多大呢!?忙碌的行李員戴著風鏡,拉著行李進進出出,大家都覺得有點誇張,可是等自己走出旅館上車時,才發現風雪大到眼睛都快睜不開,沒有想到1個多小時前我們竟然還在戶外滑粉雪。更經典的還在後面;還是因為風雪的問題,所有車準備下山的車子都被擋住,等推雪車把路面清理完畢才放行。長龍的車隊一路緩慢往山下移動,視線差到分不出路在那裡。本來看到上山的車輛前面有人在走路時,我心裡還在想這些人不怕被撞嗎?後來才知道人走在前面是用來當前導指引車子的。當下山的道路宣布開放時,我們的小巴並不是看第一部開出去的車,不過當我們前面車一部部因看不清撞山或打滑卡死在路旁的雪堆後,我們成了車隊之首。忘了是什麼時候司機和導遊先後把太陽眼鏡掛上,原來他們是希望透過有色鏡片的濾光,能稍微辨識前方的路徑。不遺後來他們實在是無法分辨白茫茫中的路徑,祗好向我們求援,看看有沒有黃色鏡片的風鏡可以借用。我和麗鳳的風鏡拿出來借給司機和導遊使用,司機戴風鏡開車,可是頭一遭看到。不過視線的太差,不得已導遊祗能下車走路當前導,而我則接替導遊的工作 - 幫司機擦車窗玻璃上的霧氣。可憐的導遊在外面走了好長一段時間,她應該是走到受不了了才又回到車上,因為她一上車就馬上和我們要巧克力補充熱量。隨著高度逐漸下降,雪花中夾雜著雨水,路面也不再是一層不變的白色,有色差視線就好很多,車速相對加快,終於我們開到能夠拆雪鍊的地方。女導遊成了英雄,後面很多車主都下來和我們的導遊道謝,還要和她合照,看她笑的眉飛色舞。

前一天回到聖地牙哥的PERRY,找弟弟出公差(外加一位他們的室友),2人二部車從旅館載我們去市區吃晚餐,又是一頓吃吃喝喝,他郷遇故知的確是件愉快的事。因為明天一大清早就要搭機前往秘魯,吃完我們就回旅館,和PERRY等3人道別;再一次要謝謝熱心的PERRY。


刮風嚇死人。



連走路都有點困難!



又可以滑粉雪...棒。




摔進粉雪中也很爽。




坐在纜車上淋雪。




Happy ending!


好不容易終於把南美滑雪活動紀錄全部貼上,謝謝大家的觀賞。接下來的秘魯旅遊部份,我...就不再發了!

(1) 2 3 »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