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的代誌 - ader 的日誌
 訂閱 ader 的日誌

2008/07/07
野沢溫泉與我

作者: ader (11:00 am)
從野沢溫泉村前往野沢溫泉滑雪場有好幾種方式;搭免費的巡迴巴士、乘真湯纜車到滑雪博物館、爬一小段山路經『遊ROAD』電動步道上山…,這裡面最多滑雪者選擇的就是『遊ROAD』。如果住在野沢溫泉村的河一屋,要前往『遊ROAD』有二條主要路徑;一條是往溫泉街經公湯(公共溫泉) -「大湯」往上,另外一條則是從另一個公湯 -「麻釡湯」,往上穿越麻釡泉源抵達。最近的路是走「大湯」那條路,可是…我卻愛捨近求遠經麻釡泉源往『遊ROAD』的這條路,透早一人獨走在這條約莫500m充滿古意的斜坡,走再多遍也不厭倦,這是『阿德異想世界』的開始!



野沢溫泉的代表圖騰 – 男、女道祖神。



野沢溫泉最大的公湯 - 大湯。



大湯對面的足湯泡泡腳也舒服。



菜單中間的”馬xx”,就是信州特有的馬肉沙西米。



從河一屋出發囉…!


門內的老婆婆是河一屋的大家長,她正準備到托老院去上課。



『熊之手洗溫泉街』大牌樓。


走出河一屋所在的『熊之手洗溫泉街』大牌樓,右轉後再左轉就可以看到日式小屋的『麻釡』公湯,我習慣一直盯著「麻釡湯」的牌子看,因為我好奇…麻釡的泉源溫度高達90度,那麻釡公湯會不會燙的讓人難以入浴!?每每都很想走進去試試水溫,可是鴕鳥的我總是不能起而行,但這讓我有更多的想像空間,每次我都盯著『麻釡』二字想…「今天去試試吧!」,雖然我都沒有付諸實現,也許就是下一次囉。



長長的斜坡充滿了趣味。



麻釡湯的正面。


過了麻釡公湯我就轉移目標快步的往前方一股濃濃的白煙走去,這可不是清晨的霧氣也不是充滿詩意的山嵐,白煙從『松泉堂』溫泉饅頭本舖的廚房排放到路上,執著認真的師傅一早就在開始準備好吃的溫泉饅頭,水蒸氣透過竹籠替溫泉饅頭按摩後,再被通風扇吸排到戶外,置身在這堆白煙之中用力吸上一口…,特有溫熱的溫泉饅頭香從鼻子灌到腦袋,不用吃就有滿足的感覺。



就是這個煙…快點吸一口。



襯上一點雪景,日本味更濃。



饅頭店隔壁的居酒屋。


帶著飽足的意念緩步的離開溫泉饅頭店,整個視線清晰多了,走過日式拉門的居酒屋後,路的左邊是奈良屋旅館,而右邊是中村屋旅館,我喜歡奈良屋多一點,因為它外面的日式林園造景比較有味道,這不是那種會令人讚嘆的美感,而是在優靜的小路旁的純樸真實感。但是中村屋也不差,店家把旅館名字用書法形寫在雅緻的縮小日式屋上,這『村』字用平假名表現出來,看起來格調高了些。到了這裡我通常會先看到中村屋旅館外被竹子和麻繩包起來的幾顆松柏樹,它們被這樣五花大綁的綑了起來像是在進行整型手術,會不會不太舒服…!?看著看著就靠近了奈良屋,坦白說我對奈良屋有些恐懼感;門口的繩結像是某種圖騰每每讓我不得不注視它,我很想透視屋內但又不敢看太久,因為我擔心陰暗的屋內會有如貞子般爬出電視的情節在我面前出現,還是快點往前續行吧。



中村屋和被綁架的樹們。



奈良屋全觀。



近拍奈良屋。


過了奈良屋,好容易喘口氣,來到了溫泉健康館,這是我在野沢溫泉第一次泡露天溫泉的地方,記憶有點模糊了,祗記得裡面還有一個游泳池,到了這裡我就在想在溫泉健康館內的游泳池游水是要穿泳褲還是光屁股呢!?如果光屁股游泳被人看到不就見光死…。沒有任何答案是因為看到溫泉健康館對面可愛擬人化的平成狸,這又是間居酒屋,屋外放置了一尊頭掛斗笠身配酒瓶的狸瓷像,年復一年一直在原位站立著,睜大眼睛的開嘴笑臉給人快樂的感覺,今年狸像脫漆的地方好像又多些,但是它還是讓我每天情不自禁的走近打招呼。



隱身在巷弄中的溫泉健康館。



平成狸可愛嗎!?


走到這裡路程也走了2/3,逐漸靠近麻釡源頭,從源頭冒出的白煙讓整個山頭有著矇矓的美感,再一會兒我也要走進傳說中的仙境。走過同樣日式風格強烈的住吉屋旅館,就已接近斜坡的頂點,『麻釡熱湯湧泉』幾個大字和麻釡溫泉的嗅感數年不變,小小牌樓下的小小告示牌之小小字警告像我這樣的好奇寶寶不要輕舉妄動,擅自闖入麻釡源頭可是要付出代價的,我祗敢憑空想像溫泉煮肉的血腥畫面卻不曾動念打開那些冒煙的木蓋。



山頭矇矓的美感是不是很有詩意!



麻釡源頭對面的住吉屋。



這就是天然紀念物 – 麻釡熱湯湧泉。



麻釡源頭其中一個出水口 – 竹伸釡。



麻釡的歷史。


站立在「上信越高原國立公園」立碑之前,右邊是配上樂譜的『野沢溫泉小曲』,往上看有塊刻了『明心靈神』的石頭,隨著溫泉的白煙一陣強一陣弱,有點空山靈雨的意境,讓人有股飄飄欲仙的虛幻。在進入『遊ROAD』的羊腸雪徑之前右側的野沢溫泉『朝市』才剛開門,店主人好整以暇的做例行性清掃準備接客,鄉間生活讓我感到平和而純樸。



上信越高原國立公園



準備開市的朝市



朝市攤的一隅。


『遊ROAD』就在抬頭可望之處,這一帶的松樹高聳入雲,清晨的朝陽穿透過筆直的樹幹,照射在我的身上,有如武林高人加持不傳神功,從此打通任督二脈登上滑雪頂峰!



要走到電動步道的雪路。



從電動步道所在位置拍攝的野沢溫泉清晨。




這就是『遊ROAD』電動步道


爬上樓梯終於站上電動步道的塑膠履帶,步道以定速的往上移動,透明帷幕外是我最陌生的野沢溫泉,雖然我曾經搭過電動步道未建前的小纜車上山,但早無印象。祗是…那厚厚的鬆雪總讓我口水直流,一直很想去試試這塊禁區,可是看著沿途大大小小的墓碑,我還是打消主意吧,再怎麼玩也不能拿別人的祖先安息地開玩笑,一不小心冒犯那位先人,說不定我就…在此長住一輩子。



延命地藏…保祐野沢的村民們。



下雪後的地藏祠是不是增加了不少的平和感。


我很懷念早年搭小纜車上野沢溫泉的情景,現在的『遊ROAD』雖然可以讓滑雪客多點舒適和溫暖,但是卻少了搭纜車看風景的樂趣。每每懷舊之情發作,我就會踱步到野沢溫泉村裡的真湯纜車處,從這裡搭古早味的小纜車上山,晃著空空的二腳,看看樹、看看雪、看看小溪…,這才是我心中的野沢溫泉。真湯小纜車的終點是日影平台附近的滑雪博物館,從這裡可以滑到日影平台,把雪板放在山上的我得多走300m,不過對我是值得的。



還保有古早味的真湯纜車


以前就是這樣抱著雪板搭纜車上雪場,



這樣的風景祗有在真湯纜車上才看的到。



來一趟懷舊之旅。


走到了放置雪板的內田食堂,『阿德異想之旅』也要先放中場休息,整日野沢溫泉滑雪衝…衝…衝…;CARVING在『上之平』寬廣的雪道、鑽進山頂『YAMABIKO』的鬆雪樹林之中、一兼二顧的『SKYLINE』看風景加飆速度、『牛首』的饅頭是我中餐的最佳配菜、在『SHINAIDER』聽見自己急促的喘息聲、最終在日影結束一天的活動。放好雪板再從『遊ROAD』下山,循著早上的雪徑來到朝市的小店,此時的朝市變成黃昏市場,攤子上放著用旁邊麻釡高溫泡煮的玉米、水煮蛋、麻薯,我喜歡水煮蛋和麻薯,坐在小店裡的小桌一口一口的吃,配上店家免費提供的麥茶,這才是阿德異想世界的完美ending。



出了動電步道一整排房子的最後一間就是內田食堂。



這就是河一屋為各位安排放雪具的內田食堂


上場前點杯巧克力…讚!



野沢溫泉祗在特定時間才開放的比賽滑道。



日影箱型纜車。



日影平台全景。



整日活動下來,享用美味的日式餐點真舒服。



日式餐之2

有人說到野沢溫泉滑雪有點辛苦,因為滑雪還要爬山,但是我卻愛極了這個日本味十足的小村,除了滑雪場極富特性外,或許因為它是我日本自助滑雪之旅的起站,當初那個在清晨時分拎著雪具站在停車場的毛小子,自己一人在尚在睡夢中的小村裡搞自拍,我沒有想到我對這地方有如何深的好感,每次重訪野沢溫泉村,都有幸福的感覺,天天走路上山始終不厭倦,今年是我和野沢溫泉相遇的第15個年頭,祝福彼此周年快樂!



歷史的相片;年輕阿德穿著一身花衣,剛從野沢名物-SHINAIDER大饅頭跌跌撞撞摔下來,在滑道下方的餐廳外休息。



歷史的纜車票 – 1993年時野沢溫泉還沒有IC卡哦,現在...纜車票都不保存了。


本文曾發佈於1/5-12 野沢溫泉拼雪+拼酒團討論區中。
閱讀 ader 的日誌 | 迴響 (0) | 引用次數 (0) | 瀏覽次數 (1547)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www.ski.com.tw/modules/weblog/weblog-tb.php/33
列印這一篇日誌 發送這篇日誌給你的朋友(Email)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