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去直昇機滑雪
類別 : 美加手札
Ader 發佈於 2004/3/25
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當雪板滑進如鑽石般閃閃發光的鬆雪中,幾乎沒有任何阻力,就像是踩著肥皂在溜冰似的。可以察覺雪板是浮沈在鬆雪裡的,似乎壓力再重點雪板就要沈下去般(可是沒有)。極細微的刷刷聲,有如保時捷引擎熱機時隨時爆發的低吟,祗有在極安靜的狀態下才可聽到...
時間是早上的8點45分,扛著雪板走向預定集合的地點,高掛天空太陽還笑的真是開心!嘿…,大家的臉色都有著同樣的喜悅表情呢!這絕對是令人興奮的一天,因為我們都要去『直昇機滑雪』囉!

參加直昇機滑雪是在我第一次獨自前往加拿大Whistelr /BlackComb時的『壯舉』之一。

其實這是個臨時動議,一是想考驗自我;看看自己滑鬆雪的能力到那裡了。二是機會難得;帶隊出來是很難做這種冒險性的活動。三是原本沒有想到還可以在雪場多待一天(之前房間沒有訂到,預定退房的前一天下午才被通知可以繼續住下去)。心動就要馬上行動,所以我就去報名了。

當走進「HELI SKI」的登記櫃台時,心裡仍然有些忐忑不安,不過即來之則安之。在說明來意後,櫃台服務人員很親切的向我說明一些直昇機滑雪的注意事項…,雖然表格是填的不亦樂乎,但一連數日飄雪,沒有人可以預期明天直昇機是否可以能正常起降,但是我的腦袋已是興奮的無法思考;能想的到祗是好好養精蓄銳,明天就是我大顯雄風的好日子。哇…哈哈哈…!(又在起囂了)。第二天清晨,急忙拉開窗廉看看天氣;雖然太陽還未昇起,但天空呈現出無雲的深藍色。真是太帥了!今天絕對是個好天氣。
為了能有好體力來迎接今天的重頭戲,早餐吃的特別豐盛(其實就是培根肉加蛋啦,不過是加 "兩個" 蛋),時間是早上的8點45分,扛著雪板走向預定集合的地點,高掛天空太陽還笑的真是開心!嘿…,大家的臉色都有著同樣的喜悅表情呢!這絕對是令人興奮的一天,因為我們都要去『直昇機滑雪』囉!又是一陣忙碌的點名和分組(還有特別為日本人而設的一組,差點也把我歸類為阿本仔),約莫30人分成3組搭上巴士就浩浩蕩蕩前往直昇機起降場而去。

為了安全的因素,大夥先在直昇機起降場進行了約半小時的行前講習,從如何上下直昇機、如何取放雪板、如何在鬆雪中尋找掉落的雪板、雪板上標示用的色帶如何與腳連結、如何使用無線電追縱器(每個人都要配帶的)…;除了講解外,響導MIKE還要大家實地練習每一個環節,沒想到要上直昇機前還有不少功課要做呢!

為了能有比較快適的直昇機滑雪之旅,我接受MIKE的建議租用了一雙造型可愛的「胖胖雪板」(FAT SKI),據說用了胖胖雪板後,滑鬆雪的功力會變高哦(事實證明的確是不同凡想)!直昇機滑雪之旅共有三組,INTERMEDIATE、ADVENTURE、EXPERT三組,由於我是第一次參加,為了怕拖累同行者,我很含蓄的選擇到ADVENTURE組,不過根據我的觀察,這三個級數的差異不是那麼大,因為參加者大都是結伴參加,但是程度卻不一定是旗鼓相當,像那些驕傲的日本人,都選擇參加EXPERT組,我就看到他們隊中有一個「摔到最高點」的阿伯(大家都會再山頭互相對望,所以對方的級數都看的很清楚)!不過建議有興趣的雪友們有機會參加直昇機滑雪活動時,若不是太有把握,不妨自動降低程度,會比較安心一點,反正到了滿是鬆雪的無人山頭,世界就是你一個人的!

終於到了登頂的時候!我們這一組是安排在EXPERT組之後出發,同行10人在MIKE的指示下魚貫的步上直昇機,當我把安全帶扣上時,情緒也隨之緊扣;不祗是我,機上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興奮的笑容。駕駛啟動了引擎,螺旋漿的轉動由慢而快,機外工作人員拇指一豎,隨著巨大的隆隆聲,直昇機脫離地面拔向天空而去…。此時內心狂熱的吶喊著:「美夢終成真,太酷了…!」。一陣盤旋後,我們開始向特定的山頭而去,一座座被白雪深深覆蓋的高山自腳下而過,其無聲息的矗立著,在日頭的打光下所反射出強大的光亮,似乎在以行動表述看不見的危機。『沒關係…,今天看我把你們統統征服!』- 內心激動的情緒已膨漲至最高點。突然看到雪坡上一群正在享受鬆雪的同好身形一上一下的在移動著,哦…,腳底又是一陣蠢蠢欲動的不安份,快要受不了了!

短短幾分鐘時間,直昇機已降落在山頂的平台上,依照先前講習要領,縮頭彎身的步下直昇機蹲跪在平台上,在MIKE響導卸下雪具後,直昇機直接往下一個上機點而去,又是一陣狂風暴雪襲面而來!好容易風平雪靜之後,大家開始找自已的雪具穿就起來。在全部準備就緒,才發覺周遭的景象可真的是美呆了!最重要的是腳下整片尚未遭人破壞的「新雪」,更是讓我們差點流下了口水,人人都是不停的讚嘆大自然的奧妙。MIKE也知道我們蓄勢待發,但為了確保安全,他還是很仔細的檢查了每一個人的裝備是否穿戴無誤,並且很慎重的告知大家;在這廣大的雪原之下,有常人看不出的冰河隙縫,務必在指示的區域內進行滑行,如不慎與團體失去連絡,就在原地等候救援…。玩樂雖重要,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小心點還是好。

我們的行動方式是MIKE先規畫出一片適合滑行的區域,由他先行(不可以超過響導),至於其他人就在後面一直滑到MIKE停的地方,從山頂出發到上直昇機平台約停三至四次。在第一次出發前,心裡真是又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這一下去,就可達到「人雪合一」的境界;緊張的是萬一無法「人雪合一」卻成了「人肉雪球」,那明天不就上了加拿大報紙的八卦頭條嗎?!雖然心裡掙扎不斷,但是一看到MIKE往下而去,下意識反應的就跟著下去…。

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當雪板滑進如鑽石般閃閃發光的鬆雪中,幾乎沒有任何阻力,就像是踩著肥皂在溜冰似的。可以察覺雪板是浮沈在鬆雪裡的,似乎壓力再重點雪板就要沈下去般(可是沒有)。極細微的刷刷聲,有如保時捷引擎熱機時隨時爆發的低吟,祗有在極安靜的狀態下才可聽到(大部份時間大家都在興奮的大叫)。當雪板配合著腿的力量推擠著雪地時,明顯的感受到大地的抵抗穩重而紮實,也帶動兩腳規律的隨著膝蓋的上下而左右變換著。兩根像在戳綿花的雪杖,隨著上揚的速度愈擺愈快,也把我的情緒帶到最高峰,笑彎的嘴角始終沒有合攏過…。在一個段落後,回頭看看自己留下的雪痕,還真像電視看到的呦!我沒有吸過安非他命或是任何會上癮的藥品,所以我不知道FEELING是不是一樣(我沒有叫人去吸毒哦)?但是我真的真的…掉入無法自拔的快樂裡。快快快…,再來一趟吧!

提供一個直昇機滑雪的小秘訣:千萬不要做墊後的!在一片鬆軟的雪原上滑雪,所濺起的雪花可是又多又高的,若再加上陣陣微風的助陣,可真的是雪霧瀰漫呢(這個經驗以前在歐洲滑鬆雪就碰過)!墊後者若是嫩臉感到冰冷還是小事,老是滑別人滑過的雪道不如在滑雪場玩玩就好(這一趟直昇機滑雪可是近萬元的開銷)。這還不打緊,若是一個疏忽,跌個狗吃屎,光是把全身的雪給拍乾淨,就是件漫長的工作。

基本套裝的直昇機滑雪之旅共有三趟,響導和駕駛會依當天的天氣及雪況安排三處不同的斜坡。我們在滑完二趟之後,MIKE在徵詢大家的同意後,安排在一個山凹處用中餐(其它的兩組也是來此山凹用餐),簡單而豐盛的中餐有漢堡(有牛肉、豬肉、鮪魚、火雞肉等不同的選擇)、果汁、熱紅茶、巧克力棒…等。大夥坐在自己的雪板上,邊享用美食邊欣賞大自然的奇景;在這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冰河斷面,厚厚的鬆雪之下是一層層藍色的冰塊,真佩服大自然的力量。餐後開始是「工商服務」!隨行的攝影師,開始幫大夥與直昇機合照,響導也個別詢問是否要增加滑行趟數(加一趟就是新台幣1000元)?也許是上午玩的太愉快了,每個人都同意再加一趟(包括我在內);於是攝影師、響導們都帶著滿意的笑容準備下午的活動。

下午我們增加了一位攝影師,準備為我們的美妙滑姿留下紀錄(這也是工商服務的一部份,一捲台幣1000元),在考量畫面的活潑性,我們被安排單人、雙人、三人、團體等不同的滑行組合(註:可惜我們的攝影師技術太爛,拍出來的祗有一種顏色 - 黑色!誰買啊?),就這樣停停玩玩之中,MIKE帶我們到了一個『萬年冰窟』,我真的感動快要哭出來了!第一次看到這個『萬年冰窟』是在國泰航空的機上雜誌中,那時我特地把那份文章給撕下來(整本帶太重了),誰想到我也能親自踏入這個冰窟之內!?洞內寒冰湛放著藍光,萬年冰塊在太陽的偏射下融出一滴滴水珠,趕忙嘗一口萬年水,無色無味無臭,會不會拉肚子啊?把相機拿出來,幫自己留下珍貴的紀錄;My God…,竟然祗剩一張底片!看來此情此景祗能保留在腦海中。

或許是激情已在上午揮發耗盡,在第四趟滑行時已沒有那麼迫不急待往下滑的欲望,當時就已抱定要打道回府。沒想到至了底部,當MIKE再次詢問眾人意見時,除了我之外大夥都決定再來一次(最後有人滑到七趟)。我必須承認,搭直昇機滑鬆雪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從不曾有過這麼美好的感覺,若要再滑一趟甚至是再多趟體力上也都不是問題,但是一趟新台幣1000元(加幣50元)的玩下去也不會滿足;想想若是在滑雪場,這1000元就是一天的纜車費呢!既然興緻已沒有那麼高昂,何不保留最美好的回憶即好。我十分堅決的拒絕再玩,跟著大家一起再上到另一個山頂,看著大家重覆著配合直昇機起降的動作,而我卻得和直昇機一起升空返回基地,我心中暗暗對自己說:「夠了!真的滑夠了!這群瘋子…!」。人心就是這麼狹小,自己做的事就沒有不對,若是別人做的而自己沒做就是不對!不管那麼多,這真的是一次快樂的體驗之旅。

對於大部份的滑雪者而言,直昇機滑雪可能是一個似乎祗能在夢裡實現的願望。鬆雪地形對於滑雪技術已經很貧瘠的台灣人而言簡直是難上加難。以我自己做個例子吧!自認滑雪稍有成就,但也僅限於整理過的滑道,主要原因就在於經驗不足;要不是這幾年紐、澳、歐洲走了幾趟,鬆雪、饅頭等多多少少都涉略了些,否則還真提不起勇氣上直昇機。若祗在日本、韓國混過的滑雪同好,可能很難想像身處在一望無際,一山還有一山高的滑雪場中,人類是顯的多麼緲小而無助。拜新雪板之賜,直昇機滑雪的難度已降低不少。專門為鬆雪所計的「胖胖雪板」擁有較多的表面積,雪板的浮力加大,在鬆雪上自然是逍遙自在。目前流行的 "湯匙雪板"(Carving Ski or Shape Ski)也是愈來愈寬,使用在鬆雪上也有相同的效果。有了這些新式雪板的幫助,中級程度者就可以體會“雪上切浪”的樂趣。

以我參加的ADVENTURE組來說,除了三、四位獨行俠外,有朋友結伴而來,也有媽媽帶兒子、老公帶老婆…,每個人的滑雪水準不一(雖然名義上有分級),半數的參加者都是滑著大大的〞之〞字 形下來的(這証明技術肉肉也可以上直昇機)。從斜坡下方往上欣賞自己滑出的雪跡時,但見四、五條漂亮的小迴轉雪跡中人橫切數條雪線,總覺得有點破壞畫面…。所以重點不在是否有能力參加直昇機滑雪,這個問題祗要在捨得掏出銀子,同時在參加直昇機滑雪時租雙提高功力的「胖胖雪板」就可以解決。阿德覺得最重要的是在能不能享受到高山滑鬆雪的樂趣上!老實說,這也是見仁見智的答案,那些滑著大 "之 字的人也是高呼喊:「過癮!刺激!不可置信的快樂…」等字眼,但是他們所能獲得的樂趣是僅限於他們的滑雪能力範圍內,也許這樣就夠了吧!

真的這樣就夠了嗎?!當雙腳感覺到雪板因鬆雪受壓而上推的力量時,不由主自的擺動雙腿一又一次的去享受那種神奇的壓力。這樣的體驗對於尚在初中級階段的滑雪同好真的難以去體驗;而對於那些在鬆雪上滑著大大 "之" 字動作的滑雪客,應該也感受不到。阿德不是在對那些看了此篇文章,而稍有動念的同好猛澆冷水。套句廣告詞:「祗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若技術不是那麼重要, 『$』也是個大負擔!直昇機滑雪所費不貲,加拿大惠斯勒/黑梳山的開價是基本三趟CND450元(含滑雪器材CND495元,這是上季的價錢),這個價錢在惠斯勒可以買九天的纜車票呢!阿德我以其微薄的薪水,內心不知經過多少的天人交戰後才決定花這筆費用(刷卡的時候臉在微笑,心在滴血)。滑三趟要花多少時間?扣掉事前講習、整理器材、上下直昇機、中餐、休息…等,平均一趟約10-15分鐘。這是多麼奢侈的一項活動啊!你有錢嗎?沒有問題,那就上啊!

阿德個人的建議是;若想要值回票價,能夠做到小迴轉(Short Turn)應是最理想的技術程度。興趣濃厚躍躍欲試者,點杖和順暢的併腿轉是最基本的條件,當然還得有好冒險犯難的膽子和不錯的體力。此外,滑鬆雪經驗也是不可缺的,如此在調整重心及雪板的控制上會較吃香。想要培養鬆雪經驗的唯一法則就是不要放棄任何可以滑鬆雪的機會(甚至是狂風暴雪也要把全身包緊下場去),那麼保証鬆雪就會滑的一級棒。若問阿德還想不想再上一次直昇機?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祗要價錢能再便宜點,我想我有機會我都會嘗試;不過或許就是直昇機滑雪的費用高昂,才能讓參加直昇機滑雪成為一個高消費的活動。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參加直昇機滑雪,有了一次經驗後,慾望就沒有那麼強烈,但是...真的很難忘懷,有錢一點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