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鐵血教練 - 阿德
類別 : 一二三事
Ader 發佈於 2008/10/29
多年前我帶了一個公司團去日本滑雪,團員中有2位學員是曾經在韓國滑雪時被我帶過的;這個公司團就是他們介紹來的。能夠這樣幫忙牽線,我當然是很感謝這2位學員,閒聊中自然也會提到往事。其實在他們的印象中,我是一個嗓門大,而且有夠兇又有夠嚴的教練,可是也因為認真負責而讓他們印象深刻,所以才會輾轉介紹。可是…當我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帶這一個不知滑雪為何物的公司滑雪團,他們很訝異我的改變,因為…他們覺得除了我的教學技巧愈來愈成熟外,我變的很有耐心而且和靄可親!後來他們討論之後的結論是…因為結婚生子讓我的個性有了變化,而且是朝正面的方向調整…;當時我是有點尷尬,因為聽到自己在學員心中的印象竟是個狠角色,這和我對自己的評價其實有點出入。而且之所以會在這一個公司團表現出和靄可親的耐心,主要是我知道這團中大都是沒有運動習慣的OL,我如果強勢的逼他們,可能也沒有什麼成果,不如放輕鬆點,或許她們會比較容易上手。後來這個公司連續2年的員工旅遊都辦滑雪,我想我的策略是有效的,之後這間公司營運重心轉到大陸,才沒有再辦全公司的滑雪活動,但是上至老板下至員工都和我成了好朋友。

經過那次和學員的對談,我很認真的思考,是不是我對凡事要求完美的個性,再加上我有一段時間有在參與選手的訓練工作,導致我對學員的標準訂太高?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降低標準,不要用我對自己的標準加在學員身上,同時能儘量的保持耐性、愛心,讓教學變的更人性。雖然我很有心,可是在不同的人、事、時、地、物,要達到給自己的要求,真的很難很難…,再加上我的個性急,有機關槍的說話頻率,也有婆婆媽媽的囉嗦,有幾次都是突然看到學員一臉驚恐的表情,才發現自己又超過了;做教練真的不簡單。

隨著帶團的時數愈來愈長,教學技術在經歷幾次加拿大的訓練和考試而有所長進,相對的對待學員也更圓滑(我自己是這麼認為…)。但是一些事情又讓我警覺,我是不是朝牛皮教練的方向前進,帶團帶久就會油條,這可不是件好事,近來發生幾件事;

前面說的那個公司,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再辦公司滑雪活動,不過我和大老板之間還保持固定的連絡;因為該公司的產品和滑雪運動有關,我除了可以拿些免費的好東西外,還會請教他一些工作上的解決之道。有這麼一次,我們有比較長的交談,已經全家移民到美國的老板說;他很想有機會再和我一起滑雪,讓我調整一下他的動作。除了之前的公司滑雪活動,我也曾經陪他滑過雪,交換一些滑雪心得。當下我就建議他可以在美國找教練上些私人課程,效果會比普通的團體課程要好,可是他搖頭拒絕…。因為他去上過了,他覺得這些老外上課沒有效率,他很懷念之前我的教學方式,因為我是真的在調整他的滑雪動作,沒有笑話很直接而有效。當我聽到他說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當教練到底是要認真負責而是該說學逗唱!?

又有這麼一團,我是支援初級班的教練,身為長字輩的我,其實已經很難去接觸初級班的學員。不是我依老賣老,而是其它教練們都搶著要上初級班,我頂多就是第一天去支援;但是通常我被分配到的,都是落後於學習進度的待開發學員。以我的教學習慣,不上纜車時,我會盡量的讓學員在無壓力,甚至搞笑的渡過。可是上纜車之後,為了學員的安全與動作確實,尤其是在第一次上纜車,為了讓學員在六神無主的情況下,還可以接收到我的指令,正常情況下我會以較嚴格且足夠的音量去提醒滑行中的學員,最常聽到我會”灌”到學員耳朵裡的詞句;

『把雪板打開…身體向前…眼睛不要看地上…膝蓋不要夾起來…屁股不要坐下去…』

另外…為了怕初學者的雪板操控不佳,很多時候我都會擋在學員前面,如果要有效點我就直接去抓滑雪者的雪板前端幫忙控制速度,就我所知很多台灣教練都會用這招來協助初學者。抓雪板前端這樣處理的好處是可以避免雪板過開而劈腿,也可以當學員暴衝時的備用剎車。不過…很多時候學員一看到前面有個支撐物,都會本能用手去靠著,所以在雪場上偶而會看見這樣的景象;一個倒滑在前彎腰抓著後面人的雪板,後面那個不知所措的初學者整個人幾乎都趴著前面的人背上。一般來說我蠻注意這樣的情況,在我身上碰到這樣的情形時,我都會在第一時間用手撥開那雙無助的雙手,讓學員靠自己來控制雪板,這時我最常說的就是 - 『不要碰我…!』(心裡的OS是再碰我我就放手讓你飛下去)。教學經驗告訴我,當學員在極度不安的情況下,如果不用直接又果斷的方式表達想法,比如說用很大聲說並透過肢體語言表達”DON’T TOUCH ME”,通常學員 (尤其是女學員),會一直靠教練的支撐來滑雪,而不是真正靠自己。這當頭棒喝是很有效果但是蠻傷感情的。


在一個支援的CASE,有這麼一個敏感的女學員,想當然耳也收到我的『不要碰我』四個字,她的反應是蠻shock的,因為剛剛在練習時搞笑到不行的阿德怎麼突然換了個臉孔…變的那麼兇!?我是間接知道這個學員有被嚇到的感覺。

從19歲的小毛頭開始當滑雪指導員,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學員對我教學時的嚴格有點不太適應,但是在聽到學員這樣的反應,我還是多少有點沮喪,而且又開始做起自我檢討…。我也看過不少國外滑雪指導員上課時的情況,甚至我自己也實際去學習過國外的教學體系,但是說實話,我個人是不太認為成效會太好。我覺得台灣的教練壓力比國外ski school的教練壓力要大很多,因為我們的教練都有一定要成功的使命感,為了讓從沒有滑雪經驗的學員在三日之內學會滑雪,真的要花不少的專注力和精力;其實我所知道,台灣幾個達成效率高的教練,都曾被學員暗示過情緒有點超過…。我承認我有點雞婆,從我開始當教練到現在,有一段時期我很習慣一直盯著學員的動作,發現到他們有那些習慣性缺點時,我就會一直抓他那個動作,抓到學員們愈滑愈沒有信心,一直到某個學員不知所措的回答我說他的壓力很大之後,我就才學著盡量不去盯動作。嚴格是好還是不好呢!?這想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本來我想要儘量的放鬆自己的教學,但是…在我重新思考之後,我還是很希望接受我指導的雪友都能有所收獲,所以我決定儘可能的去收歛我的情緒,但是我還是要盯緊一點。所以…下次各位看到我時請把皮繃緊一點,因為我是鐵血教練 – 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