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漢東遊取經記_教練CSIA LEVEL 1考照
類別 : 菜鳥上路
Ader 發佈於 2007/1/1
故事開始…
時間是2005年12月15日下午16:00,地點在Whistler/Blackcomb Resort的Delta Suit Hotel裡某間小小會議室。一群skiers在等待著…最後的成績揭曉,裡面包括了五名台灣人;四個小字輩 (小江、小莊、小不點、小丁) 再加一個李教官。在一段簡短的致詞與感謝之後,照例從祗通過技術或教學單項的人開始公佈… 。

五個不同情況的台灣人,各有不同的目的來參加這次的CSIA Level 1考驗;小江…捲土重來,上一季在同樣的考驗中,敗在最後的教學測驗,這次來是為了拿回本來就該到手的徽章。小莊…二肋插刀,本來是為了來陪考,但也想給自己一點考驗,行前就一直說服自己,不論結果都要快樂的滑雪。小不點…以夫為尊,對技術有信心,對用英文教學卻極度恐懼,來考試一來是為了幫大家圓夢 (因為開票人數不夠),二來是為了「阿德」的老婆宿命,似乎不得不來。小丁...呆呆向前衝,一半是被小不點逼來(這二人的實力與缺點都很接近,),另外一半是不知為何而來,論滑雪技術應有Level 2的實力,看到大家都來考就跟著來了。李教官…無心插柳,本來祗想去日本參加台灣的滑雪指導員講習,卻因為在那魯灣繳團費時,被smart遊說而臨時改變了行程,踏上了這次的考驗之旅。

以一個旁觀者兼過來人的角色在旁邊觀察這五人,雖然沒有參予他們的課程,但是從他們回旅館後的一些討論內容和互動方式,去揣摩他們上課中的情況和心情,可當作後面有心插花者的借鏡。對我來說,最辛苦的是在最後關頭,費心幫小不點和小丁加了幾成功力,也算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這整個過程的點點滴滴待我細細道來。

5個好漢在一班
英文能力頗佳的李教官應該是收獲最多的,技術和教學經驗都在開發期的他,透過四天的課程,像海綿一樣的大量吸收各方面的資訊,如果滑雪技術和教練技巧是一棟房子裡面的傢俱裝璜,那他最得利的部份是,他不需要大費周章都拆掉房內的陳年舊東西,祗要重新粉刷一次,就可以放進新的傢俱 (滑雪技術和教學技巧)。英文能力讓李教官可以直接和教練溝通,好學不倦的他也可以透過課後的討論,在其它四位已在台灣從事滑雪教學的小字輩教練,修正錯誤的觀念;不過說話有那麼點臭屁的李教官,也是被小不點吐嘈最多的。因為單從英文字義去瞭解博大精深的滑雪理論,其實跟實際的滑雪動作還是有差距。說的一口好雪可不代表能印証在雪場上。所以李教官號稱『教練說的』常常在晚間的經驗交換中被打槍。好險他臉皮夠厚,才能撐過每晚的批鬥。

小丁可能是這幾個人裡面自已覺得最悲慘的,因為五人裡面,祗有他一個人孤單的和其它的老外排在一組,原本覺得技術應該勝任愉快的他,卻在第一天被操到不行,人外有人這句話正應驗在他身上,同學之中真的是臥虎藏龍,當其它組在操基本動作時,他們這一組正在教練的帶領下飆到頭皮發麻,Carving Turn似乎不夠看,因為大家都會,那個能夠360度轉的同學,是他四天課程中最大的夢饜!也許是同組的程度都不錯,教練總是在最後一刻才帶著大家往山下衝去上室內課程。腳踏今年最新的Rossignol 9s Oversize雪板,原以為能笑傲江湖,竟然被操到體力不濟的遭人超越;每天花半小時聽廣播英文的他,祗能聽懂30%左右,自信心真的是被徹底打擊,前二天都是垂頭喪氣上課下課,直到第三天換了教練才重拾信心。

小莊 (伯母) 算是內斂型的,因為之前就設定了要「快樂滑雪」的目標,再加上”人生”歷練豐富,兼負幫大家做每日教學總整理的工作。表面上小莊是這五人中得失心看的最淡的,事實上從她能完整的提供教練教學要求重點來看,她的壓力不比任何一個人小,祗是大姐的身份讓她不得不表面輕鬆。聽說考試當天早上拉了二次肚子,試講教學時,她面部表情僵硬,口語間還帶著抖音,臨結束還和學生們道謝 (理論上是學生和老師感謝才對吧),真的是ㄍㄧㄥ到不行了吧!其實她是很矛盾的,從開始就一直在要不要參加這次的CSIA考試,考過是一定HAPPY,但是考不上怎麼辦?說不會難過是騙人的,而且如何回家面對二個兒子,這天人交戰的抉擇已經有二季,最後在大家的慫恿之下,還是加入了行列。三不五時還是會後悔為什麼要來參加這個讓自己緊張的考試。

我的老婆小不點,從上課第一天回來就一直重覆著她如果不能通過教學部份的測驗,她絕對不會再來補考 (可見她對自己技術的充滿信心)!在我批評她的動作沒有小莊來的清楚明顯時,她更是不平衡的認為我沒有好好修正她的動作,還騙她來加拿大考試 (天知道我說了n次她的動作有問題)。知妻莫若夫,從上課第一天開始,她就是那付神經兮兮的模樣,發現到自己連最有把握的技術都被嫌,真的是祗有怨恨當初不該輕言答應要來考Level 1。再加上英文不錯的李教官每天都在報告今天的心得 (用英文),更增加她的神經緊張,這也是李教官每天都會被顧人怨的原因之一。要知道身為枕邊人的我,最痛苦的是她緊張到晚上會失眠,然後就碎碎唸,我…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考試的那幾天,我們常常在冷戰中渡過,說多說少都是祗是『錯』一字而已。

祗需要上二天課程的小江最痛苦的地方是,他必須接受更長的煎熬,當其它人在上課時,他祗能無所事事在Whistler山頭晃來晃去。再回到當初受挫的地方,應該是五味雜陳。祗要我曾經比賽過的雪場,我都不想再去,可能就是那種感覺。一年前參加Level 1的印象,有點熟悉又好像陌生,怎麼讓自己在最短時間進入戰備狀態,應該就是小江最大的考驗。明明是該抱著必勝的心情而來,但是先前的痛卻在心頭;真的取得証照那也就海闊天空,但…如果歷史重演…,要含淚祝賀其它考上的大夥,還要再次面對挫折,這可是難以承受的壓力。加入考試團體的那天 (第三天),在練習教學試講時,又被教練抓到和去年一樣的毛病。小江沒有說,可是我用自己的感覺去揣摩,就覺得當初的痛處又被人抓到。那種心理的負面壓力真的是空前的高,面對的考驗似乎又高了些。

面對挑戰心驚膽跳
和我睡在同一個房間的小不點,每天都是長嘆三聲後上床,一早就全副武裝精神緊繃,感覺就像是上戰場。小丁也沒有好臉色,一直喊著他最可憐,被分到技術程度最高的一組,每天都像拼命三郎般的衝來衝去。小莊有時一臉嚴肅,有時又無厘頭的哈哈笑幾聲,好像有神經病。小江前二天和我們在一起,一看就是心神不寧,滿腦都在胡思亂想。李教官應該是溝通無礙,每天都元氣100%,也讓小丁和小不點看的火冒三丈,恨自己沒有多唸書。天天都聽到有人在嘆氣,後悔來參加CSIA LEVEL 1的考試。我心裡在偷偷竊笑,當初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到加拿大時的痛苦,總算大家都體會到了。

在我接觸CSIA的經驗中,加拿大的指導員訓練課程很強調上課學生的實際練習。指導員教學過程中,語言的表達能夠盡量精簡就不要長篇大論,能移動就不要站著不動。看起來很正確而簡單的觀念,在實際操作中指導員們卻很容易犯了冗長講演的毛病;因為指導員們都希望能讓學生們充份瞭解細節,這可是犯了CSIA指導員訓練的大忌。除了李教官,其它四個小字輩的都有教學經驗,從某些角度來看,這些教學經驗有加分的效果,但事實上也是減分的來源。因為要強迫自己修改早已熟悉的教學模式與步驟,來配合加拿大CSIA的要求,而且這些流程都要非母語的英文來表達。台灣的這些教練們,英文不是說完全不懂,但是普通的英文表達都已是一種考驗,轉換成用英文來教滑雪,更是一個頭二個大。

記得我在參加CSIA LEVEL 1訓練時,有一次教練要求我們不能說話,單純用動作來進行併腿轉彎的教學;會有這樣的練習就是因為每一個跳出來上課的人都會不停的在講話…,怕說不清楚嘛!我個人認為,實地試教是僅次於正式考試前最大的挑戰,尤其是對英文表達有問題的台灣教練;可是每一個人都要試教,不硬著頭皮上,考試時面對的問題更大條。我自己也一樣,在試教過程都很怕別人聽不懂,很想說又怕說的人家聽不懂;說多被唸,說少也可能沒有抓到重點。然後教練就像幽靈一樣,隨時會出現在你旁邊聽你上課,然後問一堆問題;現在回想當初我的親身經歷都有點毛毛的!在實際的教學過程中,授課指導員不可能被學生反應說太多,尤其是初級教學中,從無到有很多觀念是是要被建立的。從台灣出去的指導員,因為英文表達能力上的不足,更想努力用不多的英文辭彙來表達,這也是小江第一次鍛羽而歸的原因。小不點的教練告訴她祗要三句真言即可搞定所有語言部份;『I demo…』、『You follow…』、『Do it!』,聽起來簡捷有力的三個名詞,話說回來真的要用在通過考試,有人敢祗講這三句話就把教練打發嗎?我想沒有人敢這樣搞吧!

敖夜通宵死背教學
三天的課程一晃就結束,第四天祗有一件事要做,這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 考試。原本事先抽籤確認教學考題的模式突然改變;由主考官現場決定挑人並指定教學題目。這下大家得把三個題目都準備起來,難度又提高了。5個要考試的人,原本是湊在一起交換意見,可是事情變的有點複雜,每個人對教練的說法都有分歧。尤其是英文不錯的李教官一直強調,他的教學流程都是經過他和教練再次確認過的,當下小丁和小不點就想打包回台灣,不想參加隔天的考試。因為李教官堅持的教學流程,所需要的英文表達部份,已經超過他們的能力範圍。一個是我的老婆,另外一個是我的大弟子,我總不能讓他們二個人抱頭痛哭一晚。在確認其它三人都沒有大問題,就把大家都趕回自己房間,祗留下二個欲哭無淚,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小不點和小丁,特訓就此展開。

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台灣的填鴉式教育法充份發揮,想當初我也是相同方法逼自己的。因為三個教學題目都要準備,我就讓他們從最基本的初級教學開始,先讓他們二人先各先演練一次,其間如果他們有表達不順的地方,大家就討論一下要改用什麼方式解釋,力求用最淺顯而精簡文字處理。第一次的試講是最花時間的,因為這是完全摩擬現場,他們要一邊講還要示範,還要假裝去調整學生的動作。中間我還得修正他們的用詞,或是確認他們與學生之間的互動可能發生的狀況處置方式,而且他們也常常得停下來思考表達用詞。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二個人才完成了第一次的初級教學,我們的目標是要在5分鐘之內完成從直滑降 (straight running)到全制動轉彎 (wedge turn)。我給他們5分鐘去順一下程序,接著再重新第二次的初級教學試講,有了前次的試講與修正,第二次的試講就順多了,可是還是會有不輪轉的地方,但是稍加提醒一下就可以接上去。讓二人輪流講的好處是,彼此都可以互相觀摩,吸收對方優點,改正自己的缺點,尤其是在英文的用句譴詞上,兩人互相借用對方不錯的用語,這比一人想破頭要好多了。第二次的試講約30分鐘搞定,比起第一次有長足的進步,也開始感受到這種練習方式的妙處。第三次試講我是讓他們二人分佔二個角落,開始自導自演;就看著二人各自面壁開始表演起來,這邊佟佟走過來,那邊鏘鏘跳過去,好像在看二個人說英文版的單口相聲,其實…蠻好玩的。想當初我要考LEVEL 1時,我就像神經病一樣,在小小的旅館LOBBY裡自言自語,為了怕引來注目還不敢有太大的動作;現在這二人能在房間裡跳來飛去,也是另外一種幸福。經過三次的試講,說話果然順口多了,這時二人臉上有了笑容,不像之前那樣哭喪臉。可不能就這樣鬆懈,我們還有第四次的流輪試講,因為目標是把流程給背起來,沒有想到吧,教學也可以死背。

第一階段的教學結束已是二個小時之後,因為有很多的動作示範和說明,所以在英文詞彙的選擇上花了不少時間,不過是值得的,經過四次的演練,小不點和小丁已經充滿了信心。接下來是第二、三階段演練全制動轉彎和併腿轉彎的教學流程;我讓二人先花一點時間思考一下,他們的教練在這幾天上過那些教學練習,然後教練如何分析和糾正其它人的缺點,把大家的共同缺點找出來,然後挑一個主要的練習課目和一個備用的練習課目。主要練習課目是被抽到試講時下的功課,備用練習課目是防止主考官不滿意時,所進行的補救教學。因為曾經發生主考官不滿意,被要求重新下課目時傻了眼,當下無法立即調整,就這樣被砍掉。這一階段祗要把要教學項目與練習重點說出來,接著照加拿大式的教學流程;暖身滑行→示範動作並check每個學生滑雪動作→下練習課目→練習並調整→正常滑行…。主要的重點在下練習課目,所以他們要先規畫練習課目,然後我再評估一下他們下的課目是否合宜。有了第一階段的試講,二人在英文詞彙上的使用都熟練很多,在事先的練習動作確認後,就開始第一次的試講。照前面的流程,二人都把準備要用的練習各演練了四次,同樣的併腿轉彎也是相同的練習模式。終於三個教學考試課目都試講過了,還不能休息哦,最後一次是全程的練習,這才放他們去睡覺,這時已經接近凌晨2點。

苦盡甘來開花結果
該來的還是要來,所有受測人員都在Whistler山頂集合,測驗即將上場。CSIA的測驗分成二部份,技術部份考全制動轉彎 (WEDGE TURN)、併腿轉彎 (PARALLEL TURN) 和自由滑雪 (FREE SKI);教學實作部份有初級教學 (從直排降到全制動轉彎)、全制動轉彎之動作修正、併腿轉彎三個項目。我叫小丁和小不點利用集合前的空檔把教學項目再練習一次,他們二個很熟練的找個空矌地就自言自語起來;不錯…,倆人都覺得昨夜的苦背讓教學流程順利流暢,應該沒有大問題。

在考前的自由滑行,我發現除了李教官外,其它人的滑雪動作都沒有大問題。我趕忙把他找來,叮嚀了一下,要他一定要把缺點掩飾起來,這樣就應該可以通過術科考試。當他們開始進行術科考試時,我從纜車上剛好看到李教官出發,他果然把缺點修正了,通過的機會又增加不少。過了中午大家都結束了測驗,小丁和小不點簡直是高興的不得了,因為經過昨天晚上的特訓之後,今天他們二個上場教學,雖不能說是口若懸河順到不行,但也是一路穩穩的操作下來,考試過程還可以講笑話加分。除了李教官之外,大家心情都不錯,原來李教官在教學時出了一點麻煩,讓他心憂不已。看來沒有教學經驗還是讓他吃了點虧,他有點抱怨昨天我沒有找他一起來複習,我…怎麼知道昨夜信心滿滿的他會發生問題!?看他這樣悶悶的,事到如今也祗能聽天由命。

CSIA的成績揭曉是大家齊聚一堂公開發表,照例有些人要說些冠勉堂皇的話,什麼失敗不要氣餒,大家要持續加強技術和教學技巧之類。終於到了真相大白的時候,大家都好緊張哦…,首先是祗有過技術和祗有過教學的人員名單,沒有人願意被唸到名字,因為這代表的就是還要再來一次Level的補考。沒有聽過任何熟悉的名字,這次是全壘打,大家都過關了!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嗎?
終於圓滿達成全壘打的目標,真的是可喜可賀…嗎?其實祗有大家都確定過關的那一剎那是興奮的,走出會議室的門口,可以明顯的感受的部份人的失落感。小莊說好像沒有很難嘛,這幾天到底在緊張什麼勁!?小不點說好像是人都可以過的樣子!小江說今年的主考官比去年鬆懈,好像在放水。小丁、李教官也是沈默不語。有點類似慶功宴的晚餐會大家也提不起興頭,怎麼會這樣呢!?這…的確有點小小的詭異,近95%的受測者都過關,在我的認知裡面,這算是很高的錄取率,這次的受測者真的都很強嗎?大家祗能懷疑因為雪況不佳,所以主考官嗎降低了錄取標準。成功來的太容易反而失去了價值,這也是大家會質疑這個Level 1過關代表的意義,當初帶著極大的心理壓力來接受挑戰,對這群台灣教練而言,CSIA Level 1是一個很重要的關卡,他們費盡心思取得的資格,對旁人來說竟是如此輕鬆可得,這也難怪會有失落感。

在這裡我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幫有意來加拿大取得CSIA或是CASI資格的台灣教練或雪友做一個心理建設。估且不管主考官的個人主觀意識,CSIA或是CASI的Level 1門檻其實並不高,甚至是全世界比較容易取得的指導員証照,但是對雇用這些持有証照的滑雪場來說,正式下場前的訓練才是重點,再加上季節中的技術訓練和實際教學磨練,這才是這群指導員新兵成長的開使。大家不用對取得Level 1抱持戒慎恐懼的心理壓力,但也不能掉以輕心,畢竟你是要用非母語來接受課程與受測。我想除了李教官外,其它取得Level 1的台灣現役指導員們,把Level 1看的太高,其實它本質上祗不過是加拿大的入門教練門檻,後面還有Leverl 2、3、4,更難的考驗還在後面呢!說實話能夠取得資格,就是一種自我的肯定,在結束學校生活之後,能在重溫當年面臨緊張刺激的考試過程,我覺得是蠻美好而有趣的。如果大家能用比較正面的態度去面對這樣的考驗,我相信收獲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