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雪人遊記 > 歐遊隨筆 > PART 2 > Oh God…好樣的葉太太_2007瑞士
Oh God…好樣的葉太太_2007瑞士
Ader 發佈於 2007/5/14 (1973 次瀏覽)
團體抵達茵特拉肯當天,一進到房間,隨團教練就嚴肅的告訴我,經過他的明察暗訪,他發現一個大問題;在團體中有一個學員還是八字的全制動滑法,他很擔心這個團員六天會跟的很辛苦,她就是… 葉太太。其實葉先生幫他和他老婆報名時,有和我稍微提了一下他老婆的情況,我依稀記得葉先生祗說到葉太太速度不快,但是並沒有提到她還是全制動這一件事。面對教練的憂慮,表面上我是一副無所謂,其實心理還是有點七上八下;雖然當初設定的少女峰滑雪團是針對中級程度的雪友,可是也要求至少有併腿轉的程度。我當然也擔心祗會全制動轉彎的葉太太會把團體的速度拉下,這樣…在某些情況下我也很難向其它團員交待。我也算是葉先生夫婦的滑雪啟蒙教練,不過之後他們都是自己出遊滑雪,我並不知道他們程度的進展,不過事至如此,人都已經在瑞士,我們也祗能走一步算一步。

第一天的第一趟滑行,傳說中全制動姿勢滑雪的葉太太,真的是腳開開的往下滑,但是…她的速度卻出人意外的流暢。受全制動姿勢的限制,葉太太沒有辦法滑的很快,但可能是她對全制動已經操控的很熟悉,也滑過不少地方,所以她可以在不同的斜度上順順的用全制動往下滑;即使是在大家認為很難用全制動姿勢下來的陡坡,葉太太仍然能一式到底。這讓我想到『射鵰英雄傳』中的老實郭靖,在他還沒有學會全本降龍十八掌時,就靠著洪七公傳授的101招「亢龍有悔」抗敵。現實中的葉太太也是這樣,靠著全制動一招打天下。依我看她的動作,她早應該可以把腳併起來,祗是她有心理障礙再加上缺人指點,她就這樣用全制動滑了6、7年以上。在瑞士的這六天中,我幾次嘗試修正葉太太的動作,可能是太緊張,又也許是滑道變化起伏太大,即使她能做出一點點併腿動作,但是幾個轉彎後就回復最熟悉的內八字;我沒有給她太多的壓力,祗要她能滑的自在就好。我想葉太太自己也很想修正動作的,因為當我有機會和她共搭一條纜車時,她都會問我一些相關的技術問題,不過她就是沒有辦法做到我給她的建議,我想她需要一個平緩的滑道慢慢練習,可惜我們的瑞士”標榜”輕鬆滑雪,但是對她來說最大的任務是跟好隊伍,至於動作…就沒時間顧啦。

葉先生和葉太太都是老實人;我們第一天的滑行路線,有一段要拉Salzegg T-bar往少女峰入山洞前最後一個上車點Eigergletscher,這是我們設定中午休息的地方。因為是第一天的第一次接T-Bar,所以我還特地在進纜車站前問了二次有誰不會搭T-bar的舉手,我好安排有經驗的人陪同。大家都沒有舉手,包括葉先生和葉太太,當然我就假設大家都拉過T-Bar。在我以為大家都上到頂時,其實葉先生和葉太太因為拉不上來,仍然還在和T-bar拼命,不過並沒有人發現他們還沒有上來,因為沒有人記得還有他們二位。我是到了Eigergletscher看過時間才決定在原地休息用餐,所以不吃中餐的人,比如我、小煜、許教授…就在Salzegg這裡多滑了二趟。記得我第二次拉T-bar上山時,看到葉先生從山邊的off piste滑下來,正等著要穿越T-bar回到正常滑道,我那時還驚訝葉先生真是技高人膽大,我們都還沒有進off piste,他就已經玩過一趟。其實…他和葉太太壓根就還沒有上山,看到葉先生時是他們第2度從T-bar上摔下來。葉先生在前先滑了下來,而葉太太則還在後面看不見的地方努力脫困中,但是我們還是沒有發覺發生什麼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事後才發現的;因為當中午集合時,全部就缺葉先生夫婦兩人,因為之前葉先生有說過看不到他們就不要等他們,我還在想他們可能自己跑到別的地方去玩了,所以等了約10分鐘不見人影,大夥就一路又順著滑道向下,一是當作下午的熱身,想說再拉一次Salzegg後,往Wixi滑過去。沒有想到一進到纜車站,竟然就在T-bar旁的雪堆處看到正在啃麵包的葉先生夫婦,我問葉先生怎麼不上去和大家集合!?他才吞吞吐吐的說…他們拉了幾次T-bar都失敗,葉太太已經對T-bar完全放棄,所以他們就自己在下面,想說吃完中餐後準備自己行動…。到這時大家才知道他們根本沒有上去過,所以也不知道集合時間,為了配合葉太太我們放棄拉T-Bar,改搭Arven,一直到要回Grindelwald不得已才搭T-Bar,不過由我負責陪她。爾後的幾天滑雪,祗要有拉T-bar,就是我和葉太太一組,確保她不會掛在路上。

不祗我,大家很擔心葉太太她的腿力無法撐六天。不過…她以紮紮實實的全制動打完全場。希爾特峰的山頂大斜面、往Murren那又長饅頭又大的連絡道、從Lauberhorn走黑線滑道跳過一堆小小的Bumps再滑到沒有雪為止、還有我帶錯路把大家拖進祗剩殘雪的爛泥區…,葉太太都全程參與。雖然…她有時會卡在山上的一角半天還不動一下、突然摔倒要花點時間才能站起來、因為速度不敢快而得在平坡上死命的推著雪杖、常常沒有進入狀況的往滑道上最有難度的地方殺進去、趁大家在重覆的滑道飆雪時吹哨放自己休息片刻…,但是大家還是不斷的鼓勵她勇往直前。我三不五時就要詢問一下葉太太的體能狀況,即使她氣喘喘的跚跚來遲,還是那句 -『沒有問題』!我覺得葉太太的體能真的超過同團其它人很多,她是用耗體能的全制動在跟大家拼全場,而且每次她幾乎都是最後一個到集合點,喝口水都不夠的時間就要繼續展開下一段,她從來沒有說要再多等一下。我是蠻好奇的,後來我才知道葉氏夫婦的好腳力,是每天的晨間運動培養出來的,所以我們這些上班的弱雞真的要好好檢討才對。雖然06/07年的少女峰降雪量明顯的比往年要遜色,而且溫度上昇,我們每天滑到下午,滑道的雪都會變的溼重且凌亂,不過我們就這樣一天過一天,Grindelwald、Kl.Scheidegg、Wengen、Junfgraujoc、 Schilthorn、Murren、Winteregg、Lauterbrunnen、First,我們的雪跡留在每一處,葉太太也和我們一樣。

六天來,祗要上到少女峰這一區都會看到一條滑道。從Wixi望向氣勢磅礴的少女峰時,就可以看到少女峰腳下這條長長直直的滑道,非常醒目的一條寬白線。從Fallboden纜車更可以近身看到這條陡陡的黑線滑道,不過…滑道上的雪似乎不是太厚。第一次想進去的時候,滑道已圍起了封鎖線;再一次經過想要切入卻又還沒有開放。到了最後一天的下午,如果不去就沒有機會了,看看身邊祗剩下6-7人,包括葉先生和葉太太,其它的人都去尋找自己的快樂。剛剛搭Fallboden順便看了一下地形和雪況,聽那卡卡卡的聲音就知道真的很硬,好…這就是屬於我們的Happy Ending!在進滑道前先和葉太太溝通一下,如果她不願意下這黑線,那她就得走另外一邊下去,不過我們還是鼓勵她和我們走這一遭。葉太太有點緊張,因為這六天我們不曾和她討論過滑道可不可以下,但是她還是勇敢接受挑戰。如果是正常的雪況,這條橫向還蠻寬的滑道除了陡了些,其實不會太難走,現在的滑道困難度是來自冰面,和散布滑道上的小石頭。滑到最陡的地方真的硬的有點過份了,我建議葉太太走雪道外的off piste,雖然有點小小的饅頭但至少不是光滑無處可著力。不過葉太太不太適應在這麼大的陡度上走凹凹凸凸的小饅頭,跌了二次後,大家又引導她回到主滑道上。一個彎沒有轉過去,葉太太因速度拉起來馬上就坐了下去,就這樣三板(雪板+屁股板)下山,Oh…My god…衝的更快,中間還轉了一圈,再站起來已經滑了近50m,不過也通過了最危險的地方。對我們算是Happy Ending,對葉太太雖不是太完美,但也算完成挑戰,皆大歡喜。搭火車返回茵特拉肯,我把雪場地圖翻出來,想要查一下今天最後那一條陡坡究竟叫什麼名字?先找出Fallboden纜車,纜車旁有二條黑色線,一條標示32號,往上連到Eigeraletscher,再從山的後面繞出來…應該不是。另外一條標示為27號,中段正好沿著Fallboden纜車而行…應該就是這一條了。往下去找滑道的號碼對照表找到了27號,看著滑道的名字,我開始大笑,把地圖遞給隨團教練指給他看,隨團教練也一直笑;這條27號滑道的名字叫做......『Oh God』

文章導覽
上一篇 重返DOLOMITI之精彩刺激趕飛機_2007義大利滑雪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