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雪人遊記 > 一二三事 > 野沢溫泉の道祖神祭親身體驗
野沢溫泉の道祖神祭親身體驗
Ader 發佈於 2006/5/5 (1698 次瀏覽)
野沢溫泉…

一個純正日式風格的溫泉村;狹窄的街道…,小小卻四處可見的公共浴湯…,很容易讓人孕育一股濃濃的懷古之情。走在野沢溫泉的巷弄中,幾乎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擺放著一對有木頭雕刻的男女人頭像,初次看到這一對人頭像,心裡真的不是有點不太舒服,因為…有點…怎麼說呢!?二根木頭畫上男女的臉型,再配上衣飾,真的說不上俊男美女…,晚上經過看到,還真的有點嚇人。


從1995年第一次去野沢溫泉滑雪就看到這二個人頭,卻一直到2003年才透過住宿飯店的小老板河野先生知道他們的故事,也帶出了日本三大火祭之一的道祖神祭。河野先生是一個溫文有禮的標準日本人 (喝酒之後就會變身…),我們從男女木頭像開始切入,所謂的「八衢比古神」和「八衢比賣神」的原由或許有點傳統八股,當開始聊到道祖神祭,他的眼睛就開始發光…,喝著清酒驅寒壯膽…、拿著火把攻擊…、來回的衝撞…、祭典結束大家通宵狂歡…。祗有在說到隔天頭痛欲裂的悔恨時,他才有點懊惱,但卻又口沫橫飛說著藉酒裝瘋的樂趣,這些平日受傳統教條壓抑的日本男人,原來是靠祭典的傳統模式來發洩!從河野先生發亮的眼神,我相信野沢溫泉村的男人對道祖神祭的期待,就像所有小朋友對聖誕節的樂此不疲是相同的。聽著河野先生不斷不斷的強力推薦,想來我們也該身歷其境來這麼一下才對。


道祖神祭每年固定於元月15日舉行,元月15日對日本而言,就好像是中國農曆年的正月十五元宵節。在這一天除了要把元旦當天插在樹枝上的湯圓烤來吃掉外,還要把許了願 (點過眼睛)的福神 (有點像不倒翁) 燒掉,另外再準備一個新的福神許一個新的願望。能在冬天遇到這樣的祭典,對我們這群滑雪客來說,真的是有吃又有檢…,白天可以快樂的去飆雪,晚上還可以去湊熱鬧,真是再好不過了。


1/12上山砍樹-抬神木

這是一個美麗的滑雪天,風和日麗視野良好,大家玩的好不開心,中午時分時,我們也從山上滑到滑雪底部的日影廣場,正巧讓我們碰到了第一場的廝殺!道祖神祭中的厄男 (指25歲及42歲的男生) 到山上去砍了二根要搭祭台用的樹,砍下來的樹拖到了日影廣場的中間。接下來是中生代和新生代的對戰;二組人要各拖著砍下來的大樹往前衝,先抵達終點的,才有清酒可以喝。一切準備就緒…槍聲一響,二組人是拼了老命往前,老的不想被人說人老氣衰,小的也不想被人看扁,前半段二組不分軒輊齊頭並進,短短約100m的,路程,感覺上大家都用盡了吃奶的力氣。路遙知馬力,過了中線後,這中生代仍維持著一定的速度往前邁進,而新生代開始有點力不從心,二組之間的差距慢慢被拉開,終於…清酒是屬於42歲的厄男組。躺在雪地上急促喘氣兩眼無神的少年郎,看著一旁同樣累癱卻興奮的阿伯…,可惜他們沒有血恥的機會了…人生祗有一個25歲!


豐盛的晚餐之後,小老闆河野先生問我們要不要去看搭祭台,有機會去瞭解狀況,大家自然是點頭稱好。祭台離我們住的河一屋很近,走幾步路就到了,探照灯打出來的光,把搭建祭台的位置照的和白天一樣,砍下來的樹已經被立了起來,眾人正在為厄男們的命運工作著。現場一角,數個大大小小的許願福神被堆在一起,這些都是祭典當天要燒掉的,這些看起來古錐的福神成了大家拍照的背影和前景。嬉嬉哈哈的照相,四處逛了一下,現場真的有點小冷,工作人員的確是辛苦。心裡才這麼想著,就看到有人在分送清酒,驅寒取暖就是靠一帖了。我們這些插花者也分到一杯酒,溫暖了大家的心,加油了各位厄男們。


1/15道祖神祭

道祖神的祭典日在我們快樂滑雪活動中來到,1/15當天的晚餐時,河野先生穿著連身的工作服出現在餐廳,他同時來抱來一堆的舊雪衣,原來火祭過程中,因為炭灰會到處飛揚,他怕我們自己的衣服髒了難處理,所以很體貼的帶了舊衣服來給我們替換。不過…這衣服真的是舊到不行,有些人挑了幾件披上,像我…就決定還是穿自己的暗色夾克上場,反正髒了也不會太明顯。這一餐大家吃的有點心不在焉,因為準備要去看火祭,深怕晚到了就挑不到好位置,快吃快吃!


依照道祖神祭的時程表,之前有一個取火的儀式,這個取火儀式就在河一屋旅館斜前方的『越後湯沢屋』舉行。我拿著攝影機也跟著到那裡去,想要補捉一些畫面,哇…一大堆的人聚在一起,從屋內擠到屋外。從開的落地窗看進去但見滿屋子的人,圍著一個火爐,又是哼…又是唱…又是喝酒 (這日本人的活動怎麼都和喝清酒有關…!?)。坦白說我是什麼都不懂,一個電視台的攝影機就擋視野最好的位置,我嘗試性的換了好幾個位置,都沒有太理想的角度,此時天空也開始飄下了雨,這真的是可以用 ”屋漏偏逢連夜雨”,什麼時候不下,要道祖神祭了才下,還是下雨,真是掃興。


沒有好畫面,看看也七點多了,離道祖神祭的時間也近了,祗好趕回去和大家一同往祭典場地移地。哇…又是一堆的人,這可好了,難不成祗能在外面看人嗎?此時大家都散開來自己去找一個適合觀賞的角度。我從入口往左看,看到一座搭起來的攝影高台,心想那裡應該會不錯,就往那裡移動吧…!穿過人群好容易才到了高台,上面是各家電視台的攝影機,看看自己的小DV,想來我是不能跟著上去的。高台附近巡了一下,也沒有好位置,真是傷腦筋。祗好走一步算一步,攝影高台前方也算地勢高,就先站在這裡取景吧。綁著幡旗的燈籠高高的豎立在祭場上,這些幡旗上寫著祈求消災解禍的善男信女們的名字,一旁的祭台上,坐的是421歲的厄男,他們一直在吟唱著極有規律性的歌曲,而下方守護著祭台的25歲弱雞男也跟著在附合,三不五時會有一些突然高亢的聲調,但是大部份時候都是那種類似巫師作法的聲音,讓人覺得現場彌漫著沈悶的氣氛。我東拍拍西照照,現場的亮度不太夠,用夜視功能祗能拍出一些綠色畫面…。心裡盤算如果不能拍的話,也要找個好地方觀看全程;看到前方有點小小空隙,收起攝影機,就開始往前面擠進去。祗要有機會,我就趁機往前移動,充份發揮在韓國擠纜車所學的本領,不知不覺就讓我擠到燈籠下,這裡己經能蠻清楚的看到厄男們的表情和動作,我又把攝影機拿了出來。一陣騷動之後,一群人進來了,原來是火種進場了!厄男們情緒開始高漲,吟唱的聲音變大了。


祭台的厄男

火種投進了原先準備好的木堆中,想是加了些助燃劑,瞬間火勢就變大了,隨著火勢的加大,人群中也開始四處移動,大家都爭向火堆區拍照。此時的我,腦袋裡想的都是要如何靠近火祭現場,所以我一直處心機慮的在找機會,向我想的位置移動,後來的結果証明我的想法是正確的…。隨著火堆昇起,道祖神祭也開始進行。在祭台上的42歲厄男們把事先綁好尚未點火的火把丟下來,這些火把都被事先被削成一根根的細條,再綁成束,很容易就可以點火。祭典一開始就從主祭人員、小孩、青少年…,大家都拿著點火的火把往祭台前進,並象徵性的去打祭台的主幹,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消厄解災吧!這是一段很冗長且無聊的過程,厄男們仍舊吟唱著傳統神歌,現場還感覺不出來一絲絲的火藥味。漫長的打火儀式讓人有點沈不住氣,難道就祗有這樣嗎!?單調的打祭台活動終於結束了,現場出現了騷動,和河野先生一樣穿著工作服的成年男生出在現場,氣氛急昇至漲停板,連我身旁的觀看人群也開始激動,看來大戰即將展開。穿著工作服的壯漢們拿著火把先是和那些守護著祭台的25歲厄男先是一陣對峙,並且互相口語挑釁性,戰情一觸即發…。不知是誰發動了第一波攻擊,手持火把的壯漢一股腦的衝了上去。此時火把可不是像前面老弱婦儒般,意思意思的將火把打在木頭上,這些火把的攻擊對象可是那些赤手空拳的年輕厄男,道祖神祭最令人血脈賁張的時刻終於來臨!祭台上的42歲厄男不斷的往下丟火把,穿著工作服的男人,拿著火把去點火,不斷的採取攻勢。這些攻擊大都是採群攻的方式,也就是一群人同時往裡面衝進去,到底是打在那裡,大概祗有在那裡死守的25歲厄男們才知道。這不斷的攻擊中,圍觀的群眾有人受不了,想要脫離封鎖線,也想加入戰局衝進現場一起來攻擊厄男。所以場內打的激烈,場外也不得閒,幾個好戰份子不斷的在壓迫前方封鎖線,我被夾在其中,也祗得跟著向前衝撞,真的是刺激萬分。我前面有一個日本人,如發瘋似的對著場內的攻擊人群喊叫,惹得好幾個人拿火把向我們這裡揮舞。近身看著這些人,滿臉通紅眼帶殺氣,想來剛剛也是喝了一堆酒才上工的…,現在才能對著同胞手足如此兇狠。我前面那個激動派的日本人終於被人架走了,我也理所當然的推進到了第一線,真是迫力十足的攻擊啊…!拿著火把的壯漢們,口帶殺聲往前衝去,火把打在人身的拍拍聲伴隨著四濺的火花,25歲厄男們除了能用肉身阻擋反擊外,也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這簡直是活生生的殺戮戰場。一陣火攻之後壯漢們退下,蓄勢待發準備下一波進攻;此時祭台下方的厄男們,全身污濊黑灰,臉上表情是痛苦不堪,極度疲憊。有的厄男彼此扶持,有點則是靠著被繩子綁在祭台上的手支撐著全身,他們迫切的需要喘口氣。但是還來不及休息片刻,新一波的攻擊又來了,無力也得苦撐下去,展現野沢男人的堅忍。在封鎖線後方的觀眾也不輕鬆,至少我是蠻累的,因為後方源源不斷的推擠壓力向前逼來,封鎖線前的管制人員也不時的把我們往後推回去,再來三不五時拿著火把的壯漢,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的,總把火把往我們這裡掃過來,拍攝影帶的同時還得提防被火把掃到。咦…平日斯文派的河野先生也殺紅了眼的在攻擊隊伍之中…。和平時判若二人的河野先生及其它人會有如見仇人般的氣勢,我是可以瞭解一些的;因為之前我就有問過河野先生,當他25歲時是否也曾是祭台下方厄男中的一員?他說祗要是野沢溫泉村的男人都會經歷這段被人用火把攻擊的25歲厄男,那真是非常非常悲慘且悲壯的回憶。也是因為這樣,所有體驗過厄男歲月的野沢溫泉男人,都會化 “悲奮為力量”,在酒精的助陣下,很”努力”去攻擊厄男們。


慢慢的踱回旅館,喧嘩的聲音逐漸變小,回到房間,窗口還可以到到祭典現場,喝著桌上的日本綠茶,和老婆交換剛剛參加的心得,順便給她看我拍的精彩畫面。轉頭看看窗戶,祭台已是一團大火,想來也到結尾了,看著天空下著小雨,也懶得再出門,一年一度的道祖神祭就這樣和我bye bye了。


這道祖神祭的確是蠻有看頭,不過沒有想像中的熱鬧。就如同河野先生說的,他也覺得今年不復往年盛況;一是贊助商少了很多,使得祭典中最重要的催化道具-清酒,不能像以往一樣的無限暢飲,沒有酒精的助陣,大伙就含蓄多了。再來是日本政府近年最極力推動的鄉鎮合併計畫,在野沢溫泉村也產生不少的對立。反對的村民深怕傳統一去不復返,如道祖神祭之類的傳統活動,要改由地方政府來主辦,村民反而被排擠在外。讚成合併的村民希望能有更多的經費預算來改善現有的財務窘境,能讓野沢溫泉大步的向前邁進。正反意見與對峙也讓今年的活 動失色不少。唉…,要在進步與傳統中找到雙贏,真的很難,不過當地村人為了維持傳統而做的努力實在令我敬佩,道祖神祭這一個活動,我也想推薦給各位雪友。因為…又可以滑雪…又可以觀賞到極具特色的火祭典,這可真的是難得的經歷。元月十五的道祖神祭等你來衝…衝…衝…!


搭祭台中





幡旗





火祭戰場

文章導覽
上一篇 滑雪爆笑版 II – 阿德出糗記 "滑遍天下" 的故事 下一篇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