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雪人遊記 > 歐遊隨筆 > PART 1 > 流浪到歐洲
流浪到歐洲
Ader 發佈於 2004/4/1 (4350 次瀏覽)
在Oberstdorf待了近兩個星期,幾乎天天下雪,下到有三天雪場因雪太厚而封閉,所以滑最多的就是鬆雪了。你無法想像那種鬆的樣子;當雪板滑進鬆雪時,雪板毫無被卡到的感覺,隨意的扭動雪板,左扭右扭亦是順暢的不得了...

原本已春意盎然的綠色大地,在三月雪覆蓋下已不復見;
轟轟疾駛的火車濺起了雪花,卻撢不去教堂頂的大白帽。
車站工人面無表情的剷著雪,緩慢而規律好似看默劇般;
在風雪中往來飛翔的雀鳥們,是否驚訝春天為何已結束!
火車、雪花、尖塔、飛鳥…,詩意、恬靜、孤寂、冷寞;
不同的人感受就不一樣吧。.................
記於搭火車離開德國Oberstdorf大雪的清晨。


我的朋友曾經問我:「一個人去滑雪!不無聊嗎?」。其實...,豈只是無聊可形容!這中間還包括了孤單、煩燥、無助以及自閉!不過回想所經歷過的,也蠻佩服自己單槍匹馬的冒險旅行活動。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千辛萬苦歐洲行
1999年的三月,有點冷又不太冷的時節。趁著活動結束後的空檔,買了張機票就展開了我的歐洲流浪之旅。老實講我是一個見機行事的人,所以在出發前,自己都不知道行程將如何進行,我祗訂好3月7日搭機前往德國法蘭克福,再轉到第一個目的地 - 德、奧邊境滑雪勝地Oberstdorf,然後3月24日同樣法蘭克福回台灣,其餘則都是未知的行程。為了滿足我的突發奇想,行前特地去買了五天的德國鐵路券及三天的奧地利鐵路券,就這樣阿德又去流浪冒險了。

對地理有點概念的人,一定會很好奇(不瞭解的話就去翻翻歐洲地圖吧);既然要去德、奧邊境,為什麼不到慕尼黑或是莎爾茲堡呢(這兩個城市都算是靠德奧邊境的大城)?其實這還是為了省錢的緣故;朋友的旅行社有張免費機票待售,價錢比起一般票要便宜許多,依照阿德我貪小便宜的個性,當然就上鉤啦!心裡盤算的是,反正買了鐵路券,多用就多賺,誰知道這張機票差點讓我上不了飛機!

出國滑雪的行李總是又重又多,出發的當天,特地早點扛著行李至機場,準備多花點時間和航空公司地勤人員哈拉哈拉,那曉得機票一秀出來,得到的答案是:「由於香港大霧,所有班機已延後,您的機票是特別機票,可能要到明天才有機位哦…!」(現在知道我搭那家航空公司了吧!),心中一涼,真是恨自己貪小便宜。雖然如此,仍然要據以力爭加上動之以情,好說歹說得到一個後補的機會,就這樣又熬了一個多小時。當登機証拿到手上時,真是爽呆了(這種爽呆的事情,我是常有的)。不過夠爽的還在後面…;可能是航空公司出了點Trouble,原以為能上飛機就已經很偷笑了,當我坐在商務艙享受空服員的服務時,還真有點受寵若驚呢!雖然祗是台北到香港這一小段路,但是…知道那種感覺嗎?後來回台灣才知道,好在當天上了飛機,因為翌日仍是「霧鎖香江」,而且更加嚴重 – 感謝菩薩保佑。


阿德坐歐鐵 – 頭一遭
去過歐洲三次,不過德國卻是第一次造訪。完全沒有在歐洲坐火車的經驗,至於要如何去Oberstdorf也是沒頭緒。由於清晨就到了法蘭克福機場,心中想的是:〞至少可以磨到下午,先到慕尼黑,大不了找個旅館住一晚,明天繼續努力即可〞。打定主意後心情也沒那麼緊張。悠閒的吃了頓早餐,再搭聯結電車去機場車站,找到了火車售票口蓋章和預訂ICI(德國高速火車,就是年初歐洲火車出軌的那種),隨後就是等著上火車啦!在歐洲不懂德文真的有點麻煩,第一次坐火車看不懂車票就更麻煩。車票上秀著二個火車時間,我一直搞不懂,原本想可能是火車到站時間和離時間,當預定出發時間卻沒有看到前往慕尼黑的火車時,我想我的判斷錯了!此時腦袋一轉,才驚覺到我人是在機場,但是我應該是到法蘭克福車站搭火車才對!懊惱中祗得再去排隊換票(歐洲火車小常識:ICI高速火車事先訂位要付訂票費)。售票員在聽完我的烏龍事後,看看我的車票時間,叫我趕快去搭數分鐘後到法蘭克福車站的火車,應該還有機會趕上。急急如律令,就這麼扛著大包小包行李到了法蘭克福車站,及時搭上了前往慕尼黑的ICI,此時緊繃的心情才放下。

擺定了行李,拿出地圖開始研究下一步該如何進行。鄰坐的老外(長的很像猶太人)看我很忙碌的查著地圖和火車時刻表,很熱心的問我到德國的原因與欲前往的目的地。然後又把查票的車長給攔下來,告知車長我的行程要求協助,約莫十分鐘後,記載著該在什麼地方轉車,以及該在第幾月台搭幾號班次的小紙條就送到我的手中。手握著紙條心中除了感激還有一絲絲的不安;因為要到Oberstdorf必須轉三班火車,同時每次的轉車時間都約祗有5分鐘左右。歐洲的火車的品質是眾人皆知的,但對於第一次在歐洲搭火車的我而言總是無法理解,5分鐘怎麼可能夠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衝來衝去?果然不出所料,在第一次的轉車點就看到我預定要搭的火車從我眼前離去…。無奈中,祗得努力的查著密密麻麻的班次表,再比對ICI火車上車長交給我的紙條,把轉車時間重新調整一番。所謂一回生二回熟,雖然錯過了一班火車,但是也因此學習到如何看火車時刻表,對我後段搭火車到奧地利,再回德國有很大的助益呢!就這樣,在下午三點多終於摸到了目的地 – Oberstdorf。


阿公阿媽都愛滑雪
對Oberstdorf的第一印象就是 "老人很多",這是一個令我很感興趣的問題,依照我個人的判斷,三月已是滑雪季的尾巴,年青人大都回到工作崗位或是開學,再加上Oberstdorf在德國也屬於極負聖名的渡假點。這裡有聯結全鎮的巴士(滑雪者可以免費搭乘的,甚至可以坐到奧地利,重要的是還不要錢),全德第一部電動公車就在這裡,老人家沒什麼事就到此地來渡假吧!所以從清晨開始,腳著登山鞋、手持枴杖的阿公阿媽就已穿梭在小鎮上、漫步於林道中;好天氣的中午時分,這些爺爺奶奶就排排坐在廣場的椅子上享受日光浴;午茶時間,放眼望去都是啜著咖啡優閒渡日的老公公老婆婆。

位在ALPS山脈下的Oberstdorf是個絕對的冬季運動重鎮。滑雪的三大項目 –阿爾卑斯式(ALPINE)、越野(CROSS COUNTRY)、跳躍(JUMP)都是此地的大項;三個高山滑雪場,跳躍用的跳台有四、五座,越野的滑道遍布在山間林道也超過85公里。,我到的時候正是歐洲杯大學冬季滑雪聯賽的最後一站,正巧也是在此舉辦。除此之外Oberstdorf也有一個合乎國際水準的滑冰場館,1998年長野冬季運動會雙人花式滑冰的金牌就是出身於此。顯赫的戰績和滿街的白髮老人是不是很令人玩味呢!

以Oberstforf為中心,周遭有三個以山峰命名的滑雪場,從鎮中心走路十分鐘即可抵達纜車站的是Nebelhrnbahn,最大的是Fellhornbahn,從這個滑雪場可以滑到奧地利呢!最小但也是絕不會因大雪而封閉叫做Sollercekbahn。在Oberstdorf飆雪的日子裡,有時搭車至纜車站(Fellhornbahn或Sollercekbahn);有時就扛著雪板穿過鎮中心,邊走邊逛街(Nebelhrnbahn,此雪場也可以搭車前往)。這三個遶舌的德文名也對我製造了些困擾,沒事就問人爸爸好不好(Nebelhrnbahn -「你爸好」);或是恭禧人家發財(Fellhornbahn -「發了好」);不然就是抱怨減肥的痛苦(Sollercekbahn -「瘦了累」)。每當巴士司機問我要去那兒時,我那不純正的發音,總令司機陷入長考之中,而我也祗能哈哈兩聲敷衍過去。唉…,別再提了。


感謝上帝賜我雪滑
一反二月的好天氣,這一年在進入三月後,歐洲阿爾卑斯山區幾乎天天下雪;我曾遇到下雪下到雪場封閉!也有碰到因為山壁積雪太厚,為了安全起見要用炸山的方式將雪清除;最另我印象深刻的是親眼目睹在滑道上發生小型的雪崩…。還記得剛到Oberstdorf的前一、二天,住宿旅館的前面的大草坪還是初春的青綠,一覺睡醒就已被白雪覆蓋,看著雪花不斷的飄在天空,大地一片寧靜,早起的老公公老婆婆牽著手頂著傘散步在馬路上,那種心靈的激盪讓我感受到一種純真與安詳…!很美也很感動。

第一天的滑雪我選擇的是離鎮最近的Nebelhrnbahn,50人座的Cable Car要換三次才能到達山頂。雪況好的時候可以從山頂一直滑到山腳(從標高2224M至813M,約7 - 8公里),除了CABLE CAR外,尚有單人、雙人、四人纜車各一部,正規的滑道選擇不多,但是未經整理的雪域,幾乎是正常滑道的三、四倍,技術好的Skier和Boarder而言,那些未整理的雪域才是他們大展身手的地方呢!群山之中的Nebelhrnbah景色真是一級棒!從山腳望向山頂,磅礡的山勢令人震憾;身置雪場之中,環顧四週連綿的雪峰,再配上色彩鮮豔的飛行傘,更是飆雪的催化劑。

在西歐國家中,義大利、德國、奧地利、法國、瑞士都是滑雪強國;但是以Nebelhrnbahn的規模(一條Cable Car和三條纜車)仍令我懷疑何以德國的滑雪水準會居於世界之領導地位(Oberstdort可是德國有名的滑雪重地)?但是在到了Fellhornbahn後才讓我見識了德國滑雪場的剌激與快感。也許是山勢的原因,不管是Nebelhrnbahn 或是Fellhornbahn,都有一條長長的Cable Car從山腳拉上山頂(分二站)。在山腳時,是看不出雪場的真貌,俟到了山頂處才知道天外有天!

Fellhornbahn實際上是由Fellhornbahn、Kanzelwandbahn、Walmendingerhornbahn等三個滑雪區組成的,大小纜車共廿二條,包括二條Cable Car 和一部六人座的Gandola。三條超過五公里的滑道各有特色;一條是從Cable Car的第一站滑至山腳。此段路程變化大,叉路多,有時突然就闖進一片處女雪中,還得努力的爬出來;至於大大小小的饅頭可是家常便飯,吃不下就祗能選擇躺下囉!

第二條適合飆速的路線是由Fellhornbahn通往山的背面的滑道;一股作氣的從Gandola的下車處往下而衝,常常是意猶未盡的再來一次。而一山之隔竟有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
歡迎來到奧地利!跨國滑雪場...,感覺有點酷;在這個德、奧交界之處,雖然所有的郵電裝置都是奧地利系統,不過買賣交易仍是以德國馬克為主。

第三條超過五公里以上的滑道,則必須從Kanzelwandbahn搭段免費巴士深入山內,山內就是Walmendingerhornbahn了。Fellhornbahn等三個滑雪區滑道總長度約40公里左右,不過就和Nebelhrnbahn一樣,未標示滑道的區域是正常滑道的三倍大。在我到歐洲的那段時間,幾乎天天下雪的日子,讓大家都有滑不完的新雪,更有人橫切至偏僻的未標示區,祗為了那片刻的爽快,那怕是爽快後必須要辛苦的爬回主滑道(那一定不是我)。

Sollercekbahn其實也不算小了(還有一部六人座的Gandola),從Oberstdorf搭巴士約20分鐘可以到達,但是在歐洲這充其量祗能算是區域性的小品滑雪場。由於山勢低,雪況也較差,不過在其它雪場因大雪封閉時,也祗有這兒能享受滑雪之樂。在德國滑雪期間,摔得最慘的一次(風鏡飛掉、帽子埋在雪裡、雪板分處兩地),就是在這雪雨交加、大霧彌漫、場地鬆軟的Sollercekbahn。
在Oberstdorf待了近兩個星期,幾乎天天下雪,下到有三天雪場因雪太厚而封閉,所以滑最多的就是鬆雪了。你無法想像那種鬆的樣子;當雪板滑進鬆雪時,雪板毫無被卡到的感覺,隨意的扭動雪板,左扭右扭亦是順暢的不得了。就如同所有的鬆雪區一樣早上很順,愈晚就愈難滑,因為一人滑一次,很快的鬆雪區就變成一顆顆的小饅頭。每天的行程大都是早上滑鬆雪,中午滑爛雪,至了下午就滑饅頭(不得不為也)。在一個連續下雪又關閉雪場兩天後的一個大晴天,前往Nebelhrnbahn滑雪,由於溫度高,新雪含水量相當的高,在搭Cable Car上山的途中,就已見到數個小規模的雪崩(有點新奇又興奮),到了近中午,祗見右邊山壁一角的雪整塊的往下滑,就像是慢動作似的,整堆的雪直往下滑,最後一大灘像是白色「米田共」的雪就堆在雪道上。因為雪崩的速度不快也不多,在滑道上的滑雪者也都能從容的離開,這和想像中萬馬奔騰的大雪崩差蠻多的,不過也是個有趣的新經驗。

那年的元月份才剛剛去過法國 Les 3 Valleess,滿山遍野的纜車,光是Cable Car和Gandola就足以令我們讚嘆不已。初來到純樸的Oberstdorf時還真有點不適應;纜車系統沒有法國那麼先進、要走路或坐車去纜車站(在法國時住宿旅館就在斜坡附近,可以滑過去)、雪場規模沒有Les 3 Valleess(誰叫它是世界第一大呢)、阿伯阿媽那麼多(可以用萬頭鑽動來形容)、雪場沒有法國那麼摩登…。漸漸地,我有點排斥法國雪場的先進與排場,反而習慣這兒的純真與寧靜。法國的滑雪場可以說是現代與科技的最高表現,在那裡是享受滑雪的快感與舒適,能見到的祗有觀光客與滑雪者。而德國的滑雪場像歐洲鄉村的另一面貌;早上出門滑雪時,可以看到載著小孩上學的父母、辛勤工作的房屋工人、在做開店準備的店員、以及早起運動的老人們…,除了滑雪還感受了人生的真實,就像是你我的生活,那麼的自然與充滿活力。


來去奧地利
在Oberstdorf的滑雪活動告一段落後,下一個目標就轉向奧地利而去。從Oberstdorf轉了二次火車,換了一班公車,再改搭奧地利國鐵朝茵斯布魯克(Innsbruck,奧國的滑雪重地,曾舉辦過二屆冬季奧運)而去,這又是一次新滑雪之旅。前往Innsbruck的火車實際就是在阿爾卑斯山脈中行走,沿途的火車站都不大,不過每個火車站都有滑雪客上下,而且大部份的滑雪客都是阿公阿媽哦!祗見他們扛著雪板上下好不忙碌,難道真有那麼多的滑雪場嗎?其實他們的活動地就在火車軌道附近的小徑上,這些人都是越野滑雪的愛好者呢!阿爾卑斯山脈的優美風景是自然天成的,就算是冬天,仍有其吸引人之處。包括我在內,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穿著兩片板子在雪地爬啊爬,都快累死了,那還有閒情逸致觀賞風景呢?但見這些穿著越野雪板的阿公阿媽就沿著火車旁的小徑,時而滑行,時而停下來駐足觀賞周遭美景;累了就搭一段火車,休息夠了就再下車繼續踏雪之旅,活動結束再搭火車返回起點。原來火車還有結合運輸、健身與觀光的功能,這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祗可惜台灣越野滑雪的同好不多,否則這種活動方式保証令他們想到流口水。

雖然Innsbruck是個著名的滑雪勝地,但是對於初次到訪的我而言反而毫無吸引力,探究原因,可能是剛從Oberstdorf這麼純樸的小鎮出來,看到Innsbruck火車站外來來往往的車輛那麼多,滑雪的興致也沒有了。當下就轉搭火車前往第二目標 – Kitzbuehel。

Kitzbuehel在莫扎特的故鄉Salzburg附近,或許對台灣滑雪者來說較沒有名氣,但是在歐洲可也是響叮噹的滑雪勝地,其最著名的就是從鎮上就可以看到的直滑降(Downhill)場地。每年世界杯直滑降賽在此地舉辦時,總吸引上萬的滑雪迷擁入,此地也正在爭辦2006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現代與傳統在此是可以並存的,走在石板堆成的道路,馬車一顛顛從身旁而過,也走過了一街的精品名飾;古蹟處處可見,PUB與賭場卻也在華燈初上之際活躍於小鎮。嗯…,我喜歡。


遨遊於『撒哈拉滑雪道』
從Kitzbuhel經由『免費』的滑雪巴士可以連絡數個滑雪區(Mitersill, Pass Thurn, Jochberg, Kitczbuhel, Kirchberh),滑道總長度約160公里左右。Kitzbuhel也和週遭的滑雪場聯合推出了「共通六日纜車券」,憑券暢遊於260條纜車間(滑道總長度約660公里),雖然較單區纜車券貴了400多先令(單區約1550先令)也是值得。此地的『撒哈拉滑雪道』(SKISAFARI)是一大特色;這是針對中級以上滑雪者所設計以儘興滑行於Kitzbuhel的一條滑雪旅行路線。經過刻意的安排,全長35公里的SKISAFARI,沒有重複任何一條纜車和滑道而可以遊遍整個滑雪場(中間還有走路的哦),如果說無法滑完全程,也可以搭上四通八達的無料滑雪巴士回到起點或任何一個你想要前往的滑雪區(當然是巴士有停的地方啦),這個設計就比法國Les 3 Valleess要好多了。不過這條SKISAFARI的路線仍要配合雪況,否則可就會發生和我一樣的慘劇!初訪Kiztbuhel的第一天,在稍微熟悉雪況後,就跟著SKISAFARI的路線展開雪場探險之旅(SKISAFARI的路線上都有標識指引,但是也常常會跟錯指標)。在一條連結至Jochberg的34號滑道上(奧地利的滑雪場都是以數字來辨識滑道,並以藍、紅、黑三種顏色來顯示滑道的難易度)。當我正陶醉於水聲潺潺的小溪、白雪蓋頂的樹林、寂靜和平的雪徑及雪花飄飄之中時(這是一條非常漂亮的路線,直到現在我仍難忘當時心情的喜悅與快樂),滑道突然中斷於盡頭!原來由於雪況不佳,可連接的纜車已停開。眼下祗有兩個選擇;一是搭計程車(和台灣合歡山很像的哦),二是走十分鐘去搭滑雪巴士。在『$』的考慮下,我選擇了走路到巴士站,誰曉得卻在脫雪具之中不慎遺失了我的G-SHOCK!丟錶事小,重要的是這是我唯一的對時工具,少了它我連搭火車時間都無法控制,在不斷的自責中祗得再買一支新錶。在德、奧較具規模的滑雪場都已改用插卡式纜車票,而最新的設計則是使用SWATCH(帥奇錶)獨家製造的「skipass」專用錶(台灣也有進口),這支手錶內置的特殊晶片可以紀錄纜車券的購買資料,所以除了當手錶也是纜車券。Skipass是可以重複使用的,擁有者可以在下次滑雪時,將手錶交給售票窗口輸入新的購買資料即可。很帥吧!我也買了一支(這不算浪費啊)。

誰說「上一次當學一次乖」的?在搭滑雪巴士回來Kitzbuhel後,我又當了一次「腦震盪的豬」!那真的是一條很長很刺激的滑道…(在有雪的時候),有筆直的衝刺區、有一跳一跳的饅頭區、有急轉彎的小徑…,我實在應該在急轉彎的時候就懸崖勒馬的!祗因為看到從下方緩緩而昇的纜車(Gandola),心想既然纜車有開那雪道應該是沒問題,就給他又向纜車站而去。起先雪道上有點草又有點石頭,漸漸的我開始要用跳的避開這些草堆和石頭,最後我不得不扛起雪板走向眼前的一片黃綠色草皮,心裡真的是極度懊惱。在搭纜車回山上,望著那些跟我同樣命運的苦命人,反而有點幸災樂禍,我是不是壞人啊?!


拜訪忘年之交的好朋友
Kitzbuhel的滑雪經驗讓我對奧地利的喜愛又增加不少,雖說像法國這樣住在雪場裡方便又舒適,但是對於愛逛街(window shopping)的我,結束一天的滑雪活動後,沿在石板路進出每一家禮品店、雪具店也是件幸福美滿的事;同樣一家店會因為注意的事物不一樣而天天有不同的好奇與新鮮。充滿文化氣息的街道,配上教堂的鐘聲,心裡不禁大喊:「這才是我想像的歐洲!」。

出門在外住宿費用是最大開支,為了把錢省在滑雪上,我決定在火車上過夜。Kitzbuhel恰好在奧地利的中部,所以我先搭車返回Innsbruck,再從Innsbruck搭夜車,就這樣在清晨六時左右到達了維也納。去年冬天,協會在元月份辦了一個奧地利滑雪團,活動地點是在維也納近郊的滑雪場。負責幫我們訂飯店、找滑雪場的GRUBER夫婦,也和我結成了好朋友(我把他們當爺爺奶奶看待),此行到了維也納當然得去拜訪他們。GRUBER夫婦住在維也納近郊的Gutenstein雖然前年滑雪的住宿地點就在附近,但是確實的住所我並不清楚。小鎮就有小鎮的好處,我祗是亮出GRUBER的名號,就這麼一路查到他的家,由於沒有事先通知,也不知道是否太唐突?當他們看到我時所獻上的熱情擁抱,讓我覺得辛苦的換車也值得(要換三次車)。到訪時刻正是用餐時間,因為要準備趕下一班火車回維也納(當天還要回德國),所以本想SAY HELLO後就要走人,但是GRUBER夫婦一定要我留下來吃午餐。這是此次到歐洲享用最好的一餐(之前每天三餐都是吃麵包 – 為了省錢),從餐前湯一直吃到飯後甜點,心裡真的是很感動。餐後他們忙著開車送我去火車站,GRUBER也交待我拿些滑草的文件回台灣,帶著他們溫馨的擁抱依依不捨的離開Gutenstein,我愛死奧地利了!

揮別Gutenstein 後,就是不停的趕車,因為我有東西仍存放在Oberstdorf,在我的設計中必須當天趕回Oberstdorf,否則我的火車票會不敷使用,就這樣從維也納至Salzburg趕上往慕尼黑的德國國鐵,再從慕尼黑換了二班火車,帶著家當在午夜十二點回到了Oberstdorf。當踏進事先已訂好的房間時,真的是累翻了。爾後繼續在Oberstdorf享受鄉野滑雪之樂(這兒最便宜嘛),日子過的真是好不悠哉。轉眼間到了回家的時候!


拜拜歐洲,哈囉台北
離開Oberstdorf的那天仍是個大雪紛飛的日子(捨不得我嗎?),在往慕尼黑的火車上,看著窗外隆冬般的景象,是春天還是冬天呢?思鄉的情懷又被雪花給遮掩住了,但故事終要走向盡頭。在慕尼黑又是地鐵,又是巴士,又是電車的逛了一天,午夜時分搭上前往科隆的夜班火車,預計清晨抵達後再搭回頭車去法蘭克福(又可以省一晚的住宿)。最後一天,天氣一反過去數日的陰雨綿綿,太陽暖烘烘的頂在天空,白色的櫻花綻放枝頭,此時才真的有春天的感覺。說來好笑,在回台灣的飛機上,除了睡覺就是吃,實在是吃太多冷麵包,祗要是熱的食物對我來說都是美食,好吃的泡麵、好吃的飛機餐,還有好喝的雪碧 – 滿足百分百!哈囉…台北,我要回來啦。

此次的歐洲火車滑雪旅行,是一個不錯的體驗,也是一次很好的訓練,我想對我將來再前往歐洲滑雪在行程安排上更有彈性。至於說好不好玩,若要問我個人的感受,我想從本文中就可明白一二;當然這中間有辛酸也有快樂。不過絕對可以確認的一件事,就是必須要付出較大的體力,因為要扛著行李、雪板上下於火車站。而且準時無誤的火車班次也是不容推拖拉的。

一個人滑雪是有樂趣,尤其是對我來說...,因為我很難找到程度接近的同好,無論是帶隊或是結伴出去玩,我必須要降低自己的水準,否則一起滑也像是一個人滑...。但是有朋友陪還是比較快樂的啦!
(寫於1999年)

文章導覽
上一篇 再訪 les 3 vallees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