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雪人遊記 > 歐遊隨筆 > PART 1 > 第一次的奧地利滑雪 - 阿德告訴你
第一次的奧地利滑雪 - 阿德告訴你
Ader 發佈於 2000/1/1 (4699 次瀏覽)
台灣人實在很不能適應T–BAR,大家幾乎都是效法國父十次革命的精神,不屈不撓、愈挫愈勇、再接再厲、臉皮加厚!人生地不熟的,出糗也不怕被宣傳...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十八日 星期六 天氣:陰
相信嗎?!三十年來最爛的雪況竟然被我們遇上了。真不曉得到底誰才是掃把?早上與和靄的阿嬤–Mrs. GRUBER在機場相見,由她帶領我們到住宿的ROHR鎮,有小青同行真是好,靠著她的德文,我想我們這幾天是沒問題了。

下午就去雪場了,非常非常的迷你,一條T–BAR and 一條J–BAR加兩條滑道,所幸是第一天,大家也想適應一下,所以沒什麼抱怨,畢竟三萬五到奧地利11天的確不能再要求什麼了。

很久沒有穿SALOMON的雪鞋了,兩隻腳幾乎都快要擠爛;在教初學的時候,真的很想掉眼淚,不是太感動而是太痛了,感謝梅芳老師、蔡教官及廖爸爸的及時相救。不過我從這裡得到一個教訓,當初真的應該堅持不帶初學者!而且這樣的場地實在不適合基礎教學。太……累……了……實……在……寫……不……下……去……晚……………………安。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十九日 星期日 天氣:有點陰又有點太陽
早上把初學者一個一個的帶上T–BAR,不過離開我以後,他們似乎都沒有完完全全的上去過一次,好加在他們還能勉強的上J–BAR。台灣人實在很不能適應T–BAR,大家幾乎都是效法國父十次革命的精神,不屈不撓、愈挫愈勇、再接再厲、臉皮加厚!人生地不熟的,出糗也不怕被宣傳,反正大家都知道真的遜過頭的時候就加一句:「Sorry! I‘m Japanese.」。二條滑道真的是太少了,下午幾乎所有的人都擠到較平的那一條滑道,斯斯和小青跑去鑽樹林、欣怡在努力的練基本動作、小朱在費心的教初學者(那我在幹嘛!),當然最高竿的還是那些初學者了;我覺得他們都是在練 DOWNHILL(直滑降),看的老外心驚膽跳,實在雪道狀況不適合初級教學。最後開始玩起接龍,龍頭又是我來當;玩了接龍又跑去跳小丘,真的是太無聊了,明天一定要換雪場,不然有人要抓狂了,譬如說〝許X林〞啊!奇怪?每天晚上大家都早早上床,真有那麼累嗎!?其實我是很累。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日 星期一 天氣:晴時多雲
由於今天在ROHR有FIS的小曲道比賽,GRUBER阿伯不能陪我們,我們就自己跑出去玩了,今年的雪況真的是不太好;GRUBER阿伯幫我們挑了一間有人造雪的滑雪場 –SEMMERING,雖然是雪況不太好,但由於此雪場腹地本來就大,從最上面滑下來也要花個十來分鐘(若不停的話)。早上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有點鬱卒又有點無奈。SEMMERING有一條四人座的高速纜車,假若要前往初級場地則必須在中間站下來,再走個五分鐘才會到。在山下時我已告訴小朱不要到最上面,否則會有問題。BUT 當在上面看到他們時,我幾乎快昏過去了;既來之則下之,祗得讓他們滑下山(好像是一路摔下去的)!天啊!二個小時,超過二個小時才到了初級滑道。好理加在,這一路下去都沒有大問題,但是想到我阿德的一世英名毀於此,竟然會讓學員如此狼狽!唉…,祗能仰天長〝ㄒㄧㄠ‵〞(抓狂的〝ㄒㄧㄠ‵〞),隨之而來的是極度鬱卒的心情……。

從錄影帶上觀察到每一個人的滑雪動作,我發現到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用身體在甩動,手拖的低低的,膝蓋的上下動作又不明顯,甚至包括廖爸爸、斯斯也是如此。一直在思考要如何糾正他們的姿勢;深思熟慮後,想來祗有「鐵的紀律」才能確實的改正他們的動作。但是他們能接受嗎?真令我感到懷疑。

阿珠珠今天摔到手扭傷,江醫師終於派上了用場。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一日 星期二 天氣晴
今天學到一件事–不要隨便在路上認同學!因為那是要付出代價的。故事是這樣發生的:

三天的滑雪後,大家都放假一天到維也納市區來培養文藝氣息,順便辦理例行公事–展現國力(SHOPPING)。正當在尋找餐廳時,許X林遇到了他在日本唸書的同學。正確的說,應該是〝我們〞一起遇到了他的同學,好友相見當然是要吃飯敘舊啦!很自然的,〝我們〞就成了陪客。這一頓午飯大家吃得很開心,因為是吃中國菜,而且是由 "同學" 付錢!

下午GRUBER阿伯帶我們到一個 SHOPPING MALL 去,那裡真的很大,什麼東東都有,可是集合時,大家都沒買什麼,因為不知道如何下手。不過我們決定離開的那一天再來血拼。


P.S.:雖然是冬天,不過維也納的美仍然是擋不住的,尤其是歌劇院、大教堂,市政廳等,到處都是吸引人群目光的焦點,希望能在春、夏時節再去一次,最好是〝我們〞能再撞到一個同學。〝我們〞包括了:GUBER阿伯、小青、廖爸爸、斯斯、璦玲和她媽媽、丁爸爸、佩瑜、玉雲、阿珠珠、我、許X林 and "同學"。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二日 星期三 天氣:晴
坦白說今天到雪場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天氣很糟糕,GRUBER阿伯說上去就好了,我們都不相信。但是…,纜車坐到半途,雲真的開了,山上和山下完全是兩種景像。 TURNITZ 是我們造訪的第三座雪場,最主要的纜車是一條我認為超過十年以上歷史的雙人纜車,速度調的很快,連我都快要坐不上去。當我們這群人在這條纜車上時,這條纜車就一直走走停停,因為不是坐不上纜車,就是下不了纜車,後來大家就比較習慣了。

TURNITZ的初級滑道是在最上面,大家隨時都可以見到面,感覺比起前二天在SEMMERING要好多了,這裡的初學滑道也比較安全,大家比前天進步多,尤其是柯氏姐妹花和玉雲都已能獨立滑行。上午利用一點時間,調整大家的動作,我覺得大家都是有心但無意;想練習但是卻因為害怕或是 NO FEELING,所以……。反正,開心最重要。

我個人蠻喜歡 TURNITZ 的,因為雪道的變化多,可以過饅頭、直滑降、過樹林、跳小丘,甚至從房舍中間的小巷衝出去,趣味多多。中午過後,欣怡和小不點首先下海,狀況比我們預想要好多了,雖然動作不快,但是很穩定,連GRUBER阿伯都稱讚她們進步很快。再接下來陳怡吟、愫愫、嬡玲也跟進;我最佩服愫愫的「原地轉彎」絕技以及陳怡吟的處「驚」不「變」(無論何種地形姿勢都不改變),嬡玲也很犀利,單單能從上叫到下就令我感佩她的肺活量(遠在五十公尺以外都很清楚)。ANYWAY,她們都是我心目中的「神」。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三日 星期四 天氣:酷熱
春天這麼早就到了嗎?有沒有搞錯,現在才一月份而已!今天我們什麼都滑–滑雪、滑水、滑草、滑土。連GRUBER阿伯都說現在像春天一樣。

原來我們安排的雪場並沒有這座–MERIAZELL。但是為了「逐雪而滑之」,GRUBER阿伯和阿嬤帶我們開了近一個半小時來到了此地,根據雪場地圖顯示,這個雪場假若全區有雪時,可是相當大的,還有一條接近五公里在樹林裡穿插的初級滑道,不過現在封閉中。話說如此,MERIAZELL仍然十分適合初、中級者,此地的兩條四人纜車都很現代化,一條是高速纜車,另外一條還設計了自動步道,祗要站上去就可以坐上纜車;還有一條箱形纜車哦!有點像烏來雲仙樂園的纜車。

天氣真的很熱,接近中午時,雪就已經軟軟溼溼的很不好控制,斯克誠還因此跌了個狗吃屎呢!到了下午就更誇張了,陽光直接照射的地方,表面已是一灘水,滑行經過時還會自動剎車,三不五時還要閃躲已見土的地方,但是大家還是很努力的滑到纜車關閉為止,我實在太感動了!也因為雪的溼軟,對於初、中級者十分有利,大家也決定明天再 ONE MORE TIME(再來一次)。

在MERIAZELL看到了一大群的爸爸媽媽帶著三、四歲的小孩來學滑雪,怪不得奧地利人民滑雪素質高,相信嗎!?在路上隨便問一個中年人有幾年的滑雪歷史,大部份人都超過三十年以上。咱們團上的這些女人很羡慕GRUBER阿嬤年紀那麼大,滑雪姿勢卻如此優雅,我想她們這輩子是來不及了!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四日 星期五 天氣:非常熱
天公伯還是很熱情,大概是看到我們這些東方人很高興吧?!老實說,我今天是努力撐完的,因為滑都很辛苦,看到GRUBER阿伯一直陪著我們,我也得做做樣子!

晚上為了歡送我們明天的離去,GRUBER阿伯找來了「那卡西」還有鎮上的一些朋友,甚至連ROHR鎮的鎮長都出動了。大家互送禮品、載歌載舞,除了在地奧地利式的那卡西外,我們也派出了堅強的陣容;陳老師的「黑白烏鴉」帶動唱、欣怡與佩瑜的雙人「五音不全」協奏、小不點的吉他「中斷」組曲、Ruthy的女聲獨唱、愫愫大演醉舞,最後是中西合併的雙人對舞。在白酒紅酒與一支支BLUSE中渡過了我們最後的一夜。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元月廿五日 星期六 天氣:雨
若說是天氣配合我們的心情還真是靈驗!就在我們去機場的路上就一直下著毛毛細雨,與GRUBER阿伯和阿嬤道再見於GUTENSTEIN,坦白說心裡真有點離情依依與不捨。進機場前咱們又去MALL血併,我也順便買了幾雙協會可以用的雪鞋,大家可以說是滿載而返。

此時的機艙內,大部分的人都已在睡夢中,就我們這一區最吵,因為阿正過生日,祝阿正生日快樂,也期待下一次大家能在一同出去滑雪。此次的奧地利滑雪之旅,感謝奧地利的GRUBER阿伯和阿嬤(雖然他們聽不到);陳老師、蔡教官、廖爸爸、江醫師、斯斯的協助;還有小青的專業翻譯,若沒有她,我們都要當聾子和啞吧;當然更要感謝所有的團員–『當我們同在一起』(記得這是小不點狂歡晚會中唯一彈完的曲子)。


後記:再次把這篇文章拿出來,經過一些修改後貼給各位好友分享,其實感觸蠻深的。這是阿德的第一次歐洲滑雪經驗,也是很多團員第一次的歐洲滑雪之旅。雖然雪況、天候不佳,但是對於當時祗在亞洲滑過雪,技術不怎麼樣的的大家來說,這裡的一切已經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而且數天的患難與共,大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我個人認為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在其它的滑雪活動團隊中再碰到相同的氣氛。不過...我想我不會再重回舊地;想想二條T-Bar的滑雪場要怎麼混一天半?若是再辦這裡,我會被人用雪板打死的!

1997年奧地利滑雪團成員:
蔡教官、陳老師、廖爸爸、江醫師、黃局長、斯斯、小青、高文通夫婦、許榮林、小不點、Ruthy、佩瑜、小朱、柯氏姐妹花、吳石柱、阿正、呂惠真、愫愫、欣恰、丁爸爸、斯克誠、施宏錡、葉玉雲、何遠略、阿珠珠、嬡玲和她媽、阿德

文章導覽
第一次的奧地利滑雪 - 小不點告訴你 下一篇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