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Section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雪人遊記 > 一二三事 > さようなら 再見…Blue Ridge
さようなら 再見…Blue Ridge
Ader 發佈於 2007/11/28 (1859 次瀏覽)


雖然苗場的Blue RidgeHotel對我就像朋友一樣熟悉,可是我印象最深刻的image卻是上面這一張滑雪雜誌上的Blue Ridge飯店介紹相片;相片的場景是Blue Ridge的餐廳,挑高的空間、白色的旋轉梯、溫暖的火爐、原木色的裝璜、簡潔的桌椅、透過柔和的鵝黃燈色襯托,真是再完美不過了。相片中的Blue Ridge看起來頗具規模,還擁有可以直視滑雪場的景觀,讓我在第一時間就被她深深吸引。直到真正到到了現場,我才不得不承認高超的拍攝手法,讓我高估了這間小小的Hotel;誰知道她就這樣牽引著眾多台灣滑雪客,年復一年的報到,人生是如此的美妙。

90年代末期…台灣滑雪的拓荒期,多數滑雪團都是在韓國,而日本最熱門的也大部份祗有草津溫泉可以選擇。年度的過年團我選擇了苗場做為活動場地,可是嚇死人的機票加上苗場PRICE HOTEL尊貴的房價讓我高攀不起,轉而求其次以苗場外圍的旅館為對象;Blue Ridge Hotel是其中的一間。Blue Ridge Hotel會雀屏中選,除了燈光美氣氛佳外,Blue Ridge 的黑目瞳老板娘 (Mrs. Saso)主動打國際電話到台灣來確認我們的訂房是另一個令我感動的原因。理所當然的Blue Ridge Hotel是我們最後的選擇。第一次走進Blue Ridge Hotel還是讓我有大大的surprise,不是那麼好的感覺 – 『怎麼跟相片差那麼多』!?當時心裡有那麼些失落感。Blue Ridge元年並不是那麼順利,當時配滑雪器材還得搭車到鎮上的rental shop去處理,更慘的是第一天的第一趟就有一半以上的學員掛在所謂的初級滑道上,初到寶地卻沒有找到寶的快樂。民以食為天,Blue Ridge也靠這項專長扭轉了我的印象。重點在晚餐和宵夜;Blue Ridge提供的餐食是以西餐為主,第一天的晚餐 - 沙拉、前菜、濃湯、主菜、餐後甜點…,餐點一樣接一樣的送上,彷彿在高級西餐廳用餐一般的講究,主廚在西餐中加入了日式風格,讓料理吃起來爽口不膩,而且精緻的小碟與食材擺放,真的是秀色可餐。談到宵夜,那更是台灣滑雪團辦團到苗場的重點設計。當Saso san通知我,她在晚餐之後安排了Welcome Party時,我有點驚訝,這可是特別為第一次到苗場的台灣遊客準備的。預定的Party時間到了,在餐廳裡擺放著各式水果、餐點、飲料;紅豔香甜的草莓、精心製作的蛋糕、極具地方特色的麻糬…,豐盛的菜色比起晚餐有過而無不及。大家開心的享用著,其中的人氣王就是草莓…,擺放草莓的盤子幾乎無法在現在固定30秒,祗要草莓一上桌,極短的時間內,就會被大家用秋風掃落葉之姿清空,草莓從擺的滿滿的一盤,接著是點放,再來是慢慢上,我們把廚房做蛋糕用的草莓都幹光了。Saso san沒有想到台灣人這麼喜愛草莓,她還以為這是因為台灣沒有產草莓的緣故。所以住宿的最後一晚如法泡製的歡送Party,更多的草莓和更多點心飲料一字排開,真的是讓我感動到不行,因為…甜點是我的最愛,我想Blue Ridge是用宵夜改變了我印象。

談到Blue Ridge不得不要介紹一下旅館老板;主人Mr. Saso文武雙才熱心助人,熱愛爵士音樂的他擅長各項樂器,年輕時的Mr.Saso在美國流浪了一段時間,從美國西岸開車往東,為了爵士樂一路到紐奧爾良朝拜,旅館 - Blue Ridge其實就是一首歌曲的名字,樂譜和歌詞就秀在用餐的桌墊上。我看過他拉小提琴和一種很像七弦琴的樂器,學音樂的人不會變壞,所以我相信Mr. Saso是個好人。Mr. Saso不但樂器拿手,滑饅頭的功力更是PRO級,我滑饅頭的技術都不及他的一半;60多歲的阿伯在饅頭滑道上,左右左右一路順滑,我可以想像年輕時的他技術有多高超。所謂虎父無犬子,他們的二個兒子都曾是日本滑雪國家代表隊的選手,一家都是滑雪高手。至於Blue Ridge的靈魂人物Mrs. Saso,我祗能用『佩服』來形容,她有一雙善於烹飪的巧手,大部份在Blue Ridge待過的工讀生或員工,都會學到一身好手藝。早期Blue Ridge有一位『可愛先生』(Mr. Kawai),他是Mrs. Saso的弟弟,也是在這學會了廚藝,後來到東京去開義大利餐廳。除了巧手好廚藝外,大家可能不知道Mrs. Saso的人際關係也是好的沒有話說,我曾經數次私下請她幫我訂其它地方的旅館,很神奇的…,很多時候她都有認識的朋友可以幫忙牽線,對我個人的幫忙真的很大。一般的印象裡,日本人是按步就班一絲不荀,他們的腦袋很直,凡事都要照著程序進行;Mrs. Saso是最大的例外,她的彈性之高,永遠在我意料之外。她很少和我說NO,我多次嘗試性的問題,到了她的手上都可以找到方法解答。拿洗溫泉來說吧,對於沒有車子的我們,Saso san以個人的人脈去和Rental shop商量,請Rental shop幫忙載客送到溫泉館。更不要說她幫學員郵購好吃的點心、和東京的ski shop退換瑕疵品、幫我們送snowboard護具到別的滑雪場…。Mrs. Saso真的是萬能的女超人。

在和Blue Ridge的第一次接觸後,第二年我們並沒有開團到Blue Ridge,因為實際辦團後評估有操作上的困難;Blue Ridge雖然充滿了熱情和溫馨,但是房間小床舖擁擠等缺點,並沒有強有力的正面特色去彌補。當時的日本滑雪團雖然正開始成長,但是苗場並沒有台灣人最愛的溫泉,這更大大的減低了苗場的分數。再加上我的重心還是放在韓國,所以隔年我並沒有把苗場納入活動地點。即使如此,Saso san還是保持與我的連絡,並沒有因為沒有團體而忽略我們。又過了一個雪季,事情有了新變化,我把韓國滑雪團交到新生代的教練手上,轉而全力衝刺日本滑雪團。這時候的苗場也不一樣了,苗場到田代的5km纜車開始 運轉,NAEBA RESORT正式誕生,成為日本集客率最高的滑雪場,理所當然我也想把苗場列為重點開發雪場。為了減輕活動成本,我和Saso san利用email討論相關的出團事宜;我把台灣滑雪客習性和她解釋和分析,嘗試性的把溫泉納入活動之中(第一次的Blue Ridge滑雪是沒有安排溫泉的),她也針對我們的需求去商談交通車,重新做了一套比之前活動更多餐食更好價格更實惠的新住宿方案,大家所熟悉的苗場滑雪團就這麼運作了。一次滑雪可以橫跨苗場、田代二大滑雪區,滑雪樂趣度加倍;安排二天的night ski讓大家可以快意暢滑,不受時間限制;早上ski,晚上還可以用最便宜的價格租用snowboard,連教練都豎大拇指說讚讚讚;唯一提供snowboard安全帽,滑雪更安全;溫泉也加了進來,配合台灣人對溫泉的喜好,Saso san租車安排前往泉質純正的溫泉池,一梯次有二次泡湯 (Blue Ridge和那魯灣分攤溫泉費用);宵夜…這最重要的特色,除了Welcome & Good-bye Party,Saso san安排天天都有宵夜,還有所謂的特色宵夜,如拉麵 Party、蕎麥麵 Party、烏龍麵 Party…。每晚的宵夜時間,正好配合night ski結束,晚上當大夥從滑雪場加班回來,體力正待補充,吃著熱騰騰的麵點,聊滑雪…聊是非…聊未來…,這是Blue Ridge美好回憶的一部份。從苗場每年不斷成長的出團人數,相信大家對這間什麼都小小,但是熱情滿點的Blue Ridge Hotel滿意度都會豎起大拇指。

Blue Ridge Hotel以獨特的吸引力,住房率一直穩定的成長,算是那魯灣滑雪活動中的熱門選項。也因為台灣滑雪客的好評不斷,透過網路的散播,不少的香港滑雪客也慕名而來,這是意料之外的bouns,讓Saso夫婦非常的感動,他們一直很感謝台灣的滑雪客不吝在網上為Blue Ridge留言加分,在他們的心目中,台灣滑雪客是最有人情味,也最有活力的一群。苗場的滑雪活動一直進行的圓滿而順利,,活動進行到06/07年有了點小小意外。按照慣例,那魯灣會在7-8月開始和Blue Ridge連絡進行下年度的訂房,而Saso san也會在9月初提供報價,以利我們估算團體費用。可是06/07季Saso san並沒有主動的連絡我。我依然按照流程把整年度的活動計畫傳給Saso san,並且請她提供報價。Saso san在收到我的需求後,打電話給我。基本上房間像往年一樣,她會優先保留給我,不過她因為身體有點小問題,她必須要常態性的醫院去治療,所以…她請我等她的療程結束再整理報價給我。我除了對她表示關心慰問之外,當然必須接受她延後報價的請求。相信有點印象的雪友都應該記得,06/07季的苗場團費是最晚出爐的,記得當時為了這個遲未送到的報價,我還是在等不去情況發了幾封信去催,因為…那魯灣每天都有人來電詢問報價,雪友們都等的有點心急。話雖如此06/07的雪季,苗場仍然順利的出團並在全面的好評中結束,在06/07季那魯灣14個活動場地中,苗場滑雪團的出團人數是第一名。

一直以來,每年季末Saso夫婦都喊著要到台灣來走一趟,親自來拜訪充滿熱情活力的台灣,不過他們一直抽不出空安排旅遊。這一天終於在2007年來到,3月底我就收到Saso san的emai,她除了感謝今年活動大家的配合外,也預告了會在5月份來台灣一遊。雖著時間的靠近,我在母親節前夕收到電話,Saso san說她準備在5/18來台灣住一晚,隔天就得離開。我很驚訝他們行程如此倉促,當時她的理由是家裡那裡可愛的黑狗LALA年事已大(去過Blue Ridge的人都該看過這隻聰明的LALA),他們為了它不能出遠門。即使我透過email勸Saso夫婦不用急於一時,等有機會再安排台灣行即可,大老遠一趟祗有一天的行程,真的是太趕了,不遺Saso夫婦還是按照原訂計畫來到台灣。5/18下午原訂16:15抵台的EG203延遲到17:55才降落。50分鐘機場到台北的車程耗時近2小時,這一切都是天意嗎?是老天爺想要讓Saso夫婦有時間和我解釋這一切的一切…!塞在從機場到台北的高速公路上,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起來,聊著聊著不知是如何起頭的,Saso先生說他已經64歲,所以他決定要退休(Retire)…。當時我的反應是很平靜的點頭表示贊同,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Retire”這個名詞在第一時間我想到的是野沢溫泉河一屋KONO san的爸爸,這個阿伯退休後把整個旅館交給大兒子,也就是大家認識的年輕KONO 經營,KONO阿伯自己在旅館內有空幫幫忙,吃飯時間拿個酒瓶到處敬酒,退休生活如此的快樂,有什麼好擔心的。也許是我沒有反應,Saso夫婦停頓了一下後,又補了一句...『我們決定把Blue Ridge Hotel結束…』。本來臉朝前看著路況的我,腦袋整片空白…,馬上回頭望向Saso先生…;

『你…準備退休?』;Saso先生點頭表示正確。
『因此…Blue Ridge要結束營業?』;Saso先生答案是yes。
『所以…這次是你們的道別之旅?』;Saso先生答案還是yes。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Saso祗為了和我們吃頓飯,大老遠的從日本到台灣來祗待一晚!情緒還保持在驚嚇中,我一直告訴我自己,是我的英文不好,所以沒有聽清楚。但是我不斷的重覆詢問,答案總是那麼的明確 - 『是的…,Blue Ridge Hotel要結束了!』。我承認當時的我反應有點激動,我沒有心理準備去接受這個事實,我…有點不知所措,更有點語無論次。我想挽回些事情…我甚至想要去經營Blue Ridge讓它繼續存在下去。我不停的問問題,想瞭解找人接手 Blue Ridge的可能性,也許是我太急了,Saso夫婦被問的有點接不上話,一直到確認我的意思,才很婉轉的表示他們已經把二間Blue Ridge Hotel都售出了;至此…完全絕望。氣氛突然急轉直下,時光似乎和塞車一樣卡在半空,這時換成Saso夫婦很緊張,他們沒有想到我的反應如此強烈,一直的向我道歉,請我能諒解。也因為短暫的冷卻,樣我好不容易穩定了情緒。我突然發現到我有點自私,我為了個人的私慾,竟然讓一對可以重新規畫新生活的老朋友如此的不安,這是我的錯。我先向Saso夫婦道歉,我的反應過度了。接著我祝賀他們終於可以退休卸下重擔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情緒的轉換讓我有了新的體驗,也讓車內氣氛又開始回溫。Saso san接著又慢慢道來過去一年來她的心情轉折;原來Mrs. Saso 父親在去年過世了,她一直沈浸在哀傷之中,或許是情緒不佳連帶使得身體出了毛病,心律不整的問題讓她得按時到醫院報到。而Mr. Saso這些年體力也大不如前,加上二年多前工作造成腿部骨折,傷癒後他最愛的饅頭滑道也放棄了。連串的事情讓他們認真的考慮退休一途,原本去年他們就決定要結束營業;他們事前已經先把在苗場鎮中心的Blue Ridge Cabin給處理掉。而目前台灣雪友使用的Blue Ridge Crest之所以保留到今年才賣掉,事實上是我傳過去的房間需求讓他們重新考慮,夫婦兩人最後決定不讓我們失望而再做一季,一直到今年三月末把旅館出售,並且安排這趟的道別之旅。至此一切真相大白,為什麼去年報價一直出不來…?為什麼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安排一天的台北行和大家道謝…?我覺得有點心痛,原來Saso夫婦是如此的誠摯的對待他們的朋友,而我…卻未能在他們最需要安慰的時候,獻上一絲絲的祝福…漸愧啊。

原訂19:00開席的晚餐,因為高速公路的塞車延到20:00,那魯灣的教練群與Saso夫婦共嘗鼎泰豐好吃的小籠湯包、蒸餃、點心…。我謹記Saso夫婦的交待,對於Blue Ridge結束營業的一事保守秘密,直到他們在Blue Ridge Hotel的網站正式公告後,才能向大家說明。我想Saso夫婦是看到我在車上的反應如此大,他們很擔心在餐會中看到大家難過的表情,的確…我相信沒有人會高興的。看著大夥與Saso夫婦閒話家常,談論著各自在苗場所經歷的人事地物,原來不祗是我,大家對Blue Ridge的回憶都是如此的生動有趣,我應該要高興才對。我們都曾經在Blue Ridge Hotel有過快樂美滿的回憶,這是一輩子最珍貴的無價寶。這一晚賓主盡歡,在送Saso夫婦去住宿飯店的路上,Mrs. Saso有點感傷的說,當她聽到David最後說今年冬天苗場見時,她都不曉得要用什麼樣的語句去回覆他。不過他們更令他們高興的是,他們這一趟短暫的台北行,讓他們真正的感受到我們對Blue Ridge的熱情與感情,他們深深的感動。隔天早上我送Saso夫婦進機場,他們還得趕到香港,道別之旅的終點站。與Saso夫婦隔著玻璃揮手道別,看著他們消失在進入x光機的轉角處,在我的心中有那麼點甜蜜也有點酸痛。往昔苗場的回憶一幕幕的跳出來;進到Blue Ridge時Saso san的擁抱…,享用早餐的同時也享用落地窗外美麗的雪景…,大家圍坐在關燈的餐廳看著苗場上空的燦爛煙火…,剝著Saso san農場自種的橘子聊是非…,晚餐之後摸著快撐破的肚皮拎著雪板往苗場night ski兼減肥…,把行李放到房間躺下來有回家的幸福…,筆電大集合在咖啡廳排隊等待上網…,帥氣長毛在眾人面前向女友求婚…,一堆人站在餐桌前虎視眈眈著正要送上的草莓…,小兔子和小馬吉忙進忙出玩辦家家酒…,聰明的LALA把丟在雪堆裡的球檢回來…,塞進行李後幾乎無法走動的標準四人房…,剛剛好夠轉身的迷你浴廁…,在地下室的『大浴場』洗澡…,回憶點點滴滴…。

有幸能介紹Blue Ridge給台灣的雪友,讓大家能體驗有別以往住宿型態的滑雪活動形式,這是一種很特別的經驗。很可惜…還在計畫未來要到訪這在台灣滑雪界闖出名號的Blue Ridge的雪友要失望了,你們失去一個擁有回憶美好的機會。日子總是得過下去,滑雪也不可以因為Blue Ridge的結束而停頓,期盼有下一個Blue Ridge可以打動大家的心,而且我相信這是絕對有可能。如果你曾經是那魯灣苗場滑雪團的一員,希望Blue Ridge也有你這一生中最難忘的滑雪回憶,讓我們一起說 - さようなら 再見…Blue Ridge

Blue Ridge外觀


Blue Ridge入口的咖啡廳和小小LOBBY

文章導覽
上一篇 "滑遍天下" 的故事 Hello, Saso san! (BLUE RIDGE後章) 下一篇
這些評論各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對於他們的發言內容, 本站不提供任何擔保.
張貼者 討論串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