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滑雪、飆滑板之滑遍天下 討論區索引
   旅程分享 (experience share) 討論區
     阿德和小不點的BLACKCOMB求生記
註冊才能張貼

討論串 | 最新的先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底部
張貼者 討論串
ader
張貼於: 2018/5/18 13:45
網站管理員
註冊日: 2003/10/7
來自: 德尼亞王國
張貼數: 6883
阿德和小不點的BLACKCOMB求生記

寫在最頭前 - 謝謝在這次事件關心及從旁協助我的滑雪家人們以及所有的滑雪好朋友們!

 

從天色剛亮的06:30開始出發,花了近3小時爬坡,終於脫離了溪谷,我們爬昇的垂直落差約300m(海拔1630m)。剛剛進入平緩雪原區的第一時間,聽到身後熟悉的螺旋漿聲音,那是介於真實與幻聽間的疑惑,不一會兒直昇機出現的那一剎那,我內心是激動的,這一天總算不用那麼漫長。直昇機在我們頭上盤旋尋找降落點的同時,我努力的在平復情緒,怕淚水一發不可收拾太丟臉,總算心中的大石頭可以放下了。對於這一天,我心裡最壞的盤算,是在天黑前的12小時內,爬回到可以滑回Blackcomb的最高點(海拔2700m),提前結束絕對是最完美的結局;在天色陰暗下著春雪的時候爬山,應不會是浪漫有趣的行程。

 

IMG_4858  

當小不點遇見美麗的直昇機...

 

首先我要先自我批判;身為外人所謂經驗豐富的滑雪教練竟然會發生滑雪山難,而且是低級錯誤導致,真的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有的苦難只能說是自找的。事後網路上找資料,真的只要稍微用心一點,單單網路上的皮毛,就足以讓我們對Blackcomb周遭地形有基本了解。事前沒有好好做功課,以為只要循著前人的滑雪軌跡就能順利回返,卻沒有想到軌跡是最無法掛保証的,然後就讓全團的人渡過了擔心憂慮的一晚,小不點也因此被迫陪我享受加拿大夜間山林之美;救援過程的所有資源本來都是可以避免的,但是我卻奢侈的浪費了,這些都讓我感到慚愧不已。希望在這篇報告之後,所有人都能了解大自然的不可等閒視之,事前做好充份的準備,才能快樂出門平安回家。

 

whistlersample 

只要用功一點,用google搜索就有很多有用的Blackcomb Glacier周遭地形圖和BC活動路線可供參考!

 

我很喜歡滑雪,但是我並沒有因為如此而喜歡爬山,因為長年的滑雪經歷讓我感覺要親近山搭纜車就好,何需費勁的往上爬。即使自認體力與腿力都還在一定水準,但是為了達成某些特殊行程,比如CHAMONIXVALLEE BLANCHE;我一樣可以雪板上肩往上攀爬,畢竟滑雪人生走到中後段,總想著得在體力尚可之際挑戰自己極限…(山難不在規畫之中,純粹是意外行程)。發生山難意外地點是在BLACKCOMB的界外區,再精確的一點說我們已經意外的滑入BLACKCOMBHELI SKI(直昇機滑雪)的區域。而在這之前我和小不點已經在隔壁WHISTLER FLUTE BOWL從事了2次類似的BACKCOUNTRY練習。我們為什麼要去BACKCOUNTRY呢?我在前年第一次到挪威看滑雪場時,有挪威人介紹我應該去嘗試去北極圈搭漁船去滑雪!而北極圈內有不少有雪山的小島,歐洲SkiTouring愛好者(就是我們一般說的BackCountry)會在3月底至5月中,搭著漁船出海到這些有雪的小島,船靠岸之後就開始爬山然後再滑雪而下,享受純天然的北極圈景色。我第一次聽到這行程時,只覺得有趣但沒有興趣;為了滑雪而去爬山、這實在太累了。聽到這個資訊之後,我也嘗試在網路上搜索有沒有類似行程,希望能找到類似行程但是可以用比較省力的方式進行比如HELI SKI,可惜好像都只能找到用兩隻腳完成的行程,這事就在日復一日的忙碌工作中逐漸淡忘。去(2017)年的挪威滑雪團,我們有幸在北極圈的TROMSO滑了一天雪,小小滑雪場只有2T-BAR,但是卻讓大家讚不絕口,只因為能近距離看著無敵峽灣海景與滑著美妙的鬆雪,實在是太驚豔了。也因為這樣才讓我有了想要一探北極圈峽彎風光的念頭,和老婆小不點討論,如果不趁我們還有點體力之時去完成這一行程,再過幾年我們就真的只能從海邊往上邊看邊吞口水,心動就要開始行動!因為SkiTouring的雪鞋和固定器和一般滑雪裝備有所不同,所以我除了花時間在研究需要採購那些裝備之外,還有就是在網路上找北極圈的滑雪行程。大部份的挪威北極圈SkiTouring行程都是自組6-8人團體,再聘嚮導來領團;我原先不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在參加過之後才了解,一是默契培養,二是如果團體成員程度相差太大,嚮導會很不好控制活動時間;再來山下天氣變化大,爬山靠一口氣,如果中途等候時間過久,會導致身體變冷,進而快速消耗體能。但是我們2隻菜鳥之前並不了解這些,只是一家又一家的去問有否接受加入,在近2個月的線上查詢之後,很幸運的靠後補報名上了一組由德國旅行社組團的北極登山滑雪行程(Lyngen Fjord Skitouring)。終於有機會去試看看搭漁船滑雪到底有多麼的不同凡響。整個冬天幾乎就是在上團和送團之間渡過,再能喘口氣去了解挪威北極圈滑雪行程進度已經到了三月初,主辦旅行社在了解我們是完全無SkiTouring經驗的菜鳥,直接就要求我們退團取消,但是在我保証會在接下來的加拿大惠斯勒行程中去熟悉革skitouring相關技巧之後,才以留校察看的名義勉強收了我們,如果我們屆時無法跟上團體,那嚮導就能以程度不夠的名義阻止我們繼續跟團。也因為這樣我和小不點在惠斯勒的這二周,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練習skitouring相關技巧。

 

DSC03804  

北極圈的峽灣滑雪真的不同凡響!

 

DSC03718  

北極圈峽灣SkiTouring目前是歐洲極熱門的滑雪行程之一

 

組團單位建議我們行前至少要有3次的SkiTouring實作,在惠斯勒二周的時間,我和小不點總共進行了三次SkiTouring練習,第1次我們參加了有專業嚮導帶領的BC課程(BackCountry),地點是Whistler SymphonyBC- Flute Bowl,我們大部份SkiTouring知識就在這一次課程中獲得。把SkiTouring固定器由滑雪模式改成爬山模式如何幫雪板上skins…穿雪板爬山的基本動作…SkiTouring必備服裝及裝備原來太陽眼鏡也是必備器材之一。對我們而言,第一次的SkiTouring是成功的,嚮導說我們已具備了參加挪威SkiTouring行程的基本條件,真是令人高興的回饋。有了成功的第一回,也讓我們多了點信心。按照先前的規畫,我們的第2次練習地點仍舊是相同地點,少了嚮導但多了幾位愛湊熱鬧的家人,這算是一趟輕鬆的練習,因為大家就邊走邊玩,毫無難度與技術,唯一的收獲應該就是更熟悉上下skins。所以設定中的第3次練習,我把練習地點設定在Blackcomb GlacierBC區、Flute Bowl路線走二次也覺得熟了無趣。事實上我們在正式展開第3次練習前,我和小不點就利用進入Blackcomb Glacier的兩次機會,自以為很仔細的觀察大致可能的爬山和滑雪路線,在心裡認為大致準備充份的情況,我們就展開了我們的最後一次SkiTouring練習,這一天是201844– 應該列入個人滑雪史的特殊紀念日!第三次的SkiTouring練習,一早天氣晴朗無風無雪,前一天又剛下過雪,感覺是擇期又撞期的好日子,本來我和小不點設定這是半天的SkiTouring行程,中午還要進餐廳用餐,所以我把前一天準備好裝著義大利麵的保鮮盒放在位在Jerseyu Cream ChairGlacier Creek Lodge內,背包裡除了必備的圓鍬和探棒之外,我準備了一根玉米、一瓶可樂、二片鬆餅,這原是當作補充體力的點心,另外還準備了一片土司,這是準備出Blackcomb Glacier時可以拿來餵小鳥,後來臨出門,一時興起又拿了一包小不點愛吃的楓糖爆米花塞進背包裡,後來這些都成了我們露宿野外的存糧。但是本來都放在背包裡的備用保暖衣,因為前二次帶出門都沒有用到,就被我們撈出來了背包失策啊。

 

DSC03917  

SkiTouring的雪鞋和固定器都和一般滑雪用具不同,也不要和Telmark Skis混為一談。

 

和大部份進入Blackcomb Glacier一樣Showcase T-Bar往上爬即可進入(另外一條路線就是從雙黑的Spanky’s Ladder進入)。要前往Blackcomb GlacireBC區,在進入冰河區後,一直向前沿著斜面往Spearhead切過去(就是翻上Blackcomb Glacier後望向對面高高的山頭就是Spearhead),就會看到進入BC區前的警示牌,再往下滑一點,就要開始往上爬前往BC區。我和小不點在前往BC區前先在Showcase T-Bar先混了二趟,待我們到了爬山點,湊熱鬧的家人們也在現場;他們是來送行的,他們也應該沒有想到這次的送行真的是『送君遠行』Blackcomb GlacierBC區入口不似WhistlerFlute Bowl看起來友善,沒有明顯的路徑,爬昇的坡度大了點,所以家人們只能遠觀無法陪行。只有年輕力壯的小鹿和Nice夫婦在好奇心和不服輸的意志力,扛著雪板一步一步的跟著我們到了山頂。這一段爬山的路比上Flute Bowl要困難不少,我可以憑著體力硬爬上去,但是小不點就有點吃力,所幸沿途有不少好心人,除了加油鼓勵外,還遇到一位熱心的阿伯指導我們要如何在鬆雪陡坡中運用調整步伐和力量,讓skins能正常工作。在我們後來循原路沿河谷爬山時,這一招讓我們過了很多對我們來說難度很高的區段,真的要謝謝好心的阿伯。

 

DSC03904    

在北美只要天氣許可,爬山BC的人可不少...

 

當我們一行五人陸續到了高點的平台時,我們眼前有2個選擇,一是往斜上翻過山頭,另外一個是往右邊的雪坡往下滑;往上是跟著前人路徑,往下也有滑行軌跡,這可如何選擇!?在這邊要先了解我們本來的預設路線;根據我們之前極不專業的路線探勘,我們在爬上高點之後,我們會從背後切出,然後從中段的山谷(Husume)滑下來回到Blackcomb Glacier,結束我們的第3SkiTouring練習,整段行程從包含爬山和從山谷滑到冰河區終點,預計2-2.5小時可完成。計畫看似完美的,但其實我們完全的錯估情勢,連對地形的了解都是100%的錯誤,而要修正這些低級錯誤只要很不專業在Google圖片上鍵入Blackcomb Glacier Backcountry去搜索,我們就能看到相關地形圖並且發現問題所在,但是我們卻沒有!根據我們脫救後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我們搭的Showcase T-Bar位於Horstman Glacier (同時包含了Horstman T-Bar),從Horstman Glacier爬上去之後就進入了上闊下窄的Blackcomb Glacier。剛爬上Blackcomb Glacier向冰河的正對面望去的一整片山壁,在這片山壁的中段有一個峽谷地形,那裡就是我們預計滑回Blackcomb GlacierHusume。而山壁之後是一個約有Blcakcomb Glacier 2倍大的碗公,這個碗公被稱為Spearhead Glacier。按前面所述的第3BC計畫,我們爬到山頂平台後,如果我們選擇斜上翻過山頭,我們就應該接到Husume;但是我們根本不知道這裡面還有一個Spearhead Glacier。事實上我和小不點選擇了第2條路線往右邊的雪坡往下滑,而其它3位根據稍後的無線電連絡得知,他們應是循原路滑回Blackcomb Glacier。我可以確認如果他們有和我們一樣的SkiTouring裝備,他們絕對會選擇和我們一樣的路線,因為我們發現順著右邊這條路線而下,有一個很明顯的藍色冰牆一角,這是引得我們朝右下而去的主因。這個藍色冰牆即為Decker Glacier的一部份。我們一直認為我們只要依循前人的路徑行動,即能輕鬆完成這次行程,即使我們變更路線因為這都是有軌跡可以照章行事的。所以約15分鐘的休息和路線討論之後,我和小不點就和Nice3人分手,朝著右邊的雪坡而下。此時陽光已在不自覺中不見了。朝右的這個雪坡也是一個小冰河- Circle Glacier,我們沒有花很長的時間就到到了底部,然後就繼續朝我們之前看到的藍色冰牆前行,沒有多久的時間,我們就看到了冰牆的全貌,長長的冰牆超過百米寬,我們從山上望下來的部份不及全長的1%!只可惜沒了陽光襯托,否則氣勢更強,相片拿出來又要噁心到一堆人。  

 

DSC03939  

 千山萬水就是為了這道藍色冰牆!!

 

當行至寬闊的冰牆,興奮之餘我也不忘四處尋找出路,前人的滑雪軌跡不少,但是似乎都指向往上爬,事實上我們也見了幾人在冰牆之上的Decker Glacier爬行;穿著貼皮由左至右又由右回左,對我們而言現下只準備下山吃中餐,怎麼可能再往上爬行,在雪地反射不明顯的陰天之中,似乎看到一條滑跡往左前的小山丘,在拍完照之後,我們就往那兒過去了。不算太長的小山丘,幾步就爬了上來,再往前下方山谷望去,這地貌不就是我們每每離開Blackcomb Glacier的終點處嗎!唯一值得懷疑的是,那冰河區絡繹不絕的人群怎麼不見了!?大概是站的位置偏了,看不到人吧我自我安慰了一番。站在自我批判的立場,那時我是在自我催眠;那個我認為是Blackcomb Glacier終點的地方疑點很多;沒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就是最大的問號,再來我們目標是要從Husume峽谷滑回BlackcombHusume像漏斗尖般陡峭,可是我們眼前的地形根本牛頭不對馬嘴,根本不是這樣的地形。我一直催眠自己遠遠的地方就是目的地,因為有偷雞的心態,如果我告訴自己前面的路不對,那我只有一途– 爬回去!所以我的選擇就成了錯誤的第一步,也註定了後面必須面對更大的挑戰與危機。

 

BLACKCOMB救生路線_180517    

利用iPhone羅盤取得的經緯度,事後再用Google Earth定位描繪出的路線圖。

 

話說我們在確認目標就在前方之後,我們好好的犒賞了自己,我們把好吃的甜玉米和美味的可樂給現地消化了,然後我們就朝下方滑去。我們經過了一段完全沒有人滑過的區域,這是我們刻意挑的,通過有點驚險的落差後,我們還是乖乖的滑回有軌跡的區域,然後我們很快的就發現我們真的走錯路線了!眼前一處平台,一片凌亂的滑痕,再加上2根小腿長度綁了紅色3角旗的木棍,剛才結束HELI SKI的我們看著眼熱,這裡是直昇機滑雪的起落點,怪不得一直聽到和看到直昇機在附近飛來飛去!自此我也不能再自欺欺人,我們真的走錯路線了。現下我們來到人生青紅燈的十字路口;一是立馬往上爬回去,二是留在原地看看還有沒有直昇機可以搭,三是繼續順著軌跡往下滑,。往上爬我預估大約要爬3-4小時,留在原地直昇機還會不會回來也是值得商確,看著雪地上一條繼續往前滑行的軌跡,我好像只能選擇繼續往前滑。我和小不點帶著僥倖的想法繼續順著軌跡前行,離開直昇機起落點之後是一大片的平坦雪原,只能一直用雪杖推著前進,並不見得輕鬆,但是總是比往上爬要好。接著地形就進入了樹林和溪谷區,沿途的軌跡變的多且亂,這讓我們多了點希望,這麼多人滑過,應該是挑對了路徑吧。約莫10-15分鐘的下坡,本來順著溪谷下滑的軌跡又轉入了樹林之中,更大的改變是我們從下坡變成上坡,爬了一段時間後,看著無止盡的上坡,我們只好又把skins貼上改成爬山模式。一直在前面開路的我愈爬愈覺得不對,因為我們行進方向是與Blackcomb位置反向,雖然路上的軌跡一直都存在,但是這些軌跡似乎把我們帶向離Blackcomb更遠的地方。返身和小不點討論之後,我們覺得最保守也最安全的路就是原路返回,在經過一次次的自圓其說之後,我們還是要面對活生生的現實-我們走錯路了!

 

IMG_2925  

辛苦爬山之中來瓶冰冰的可樂真的是美味啊!!

 

決定返回的路並沒有我想像那麼簡單,明明覺得我們是一路往上爬,但是把skins拆下來之後,怎麼回頭路還是上坡(事實上我們就是一直有上有下)!?為了不想再重新花時間上skins,我突發其想如果我們從側邊繞過去,雖然多花點時間,但是省了往上爬的體力消耗,應該也是可行的;但是我的想法根本是太幼稚了,這個想法讓我們在山裡面多繞了近2小時。在繞路的這段期間,感覺上我們是往回走,但是實際上我們只是朝著未知的方向在亂走。我看著體力不斷流失的小不點在後面跟著我東滑西爬,我也很擔心她會撐不住,所以我讓她在後面慢慢跟著我的路徑,我則是加快速度往前看看能否先找到正確方向。一度我也嘗試爬向山頂,這是為了確認方位,我不想像無頭蒼蠅那樣無頭緒的亂竄。但是我走不上最後陡峭的岩石和深雪混合的那一段,即使我脫下了雪板也爬不上去;每一步踩下去都已及腰,走幾步都在原地,只能放棄下滑到起爬點。無功而返這時在後面緩步慢行的小不點也到了,我只能向疲憊不堪的小不點懺悔,我們浪費了時間和體力卻毫無進展,只能老實的再重爬回去;中途再重新把skins貼上之後,一直到我們隔天獲救返回惠斯勒都沒有再拆下來過,下坡脫皮上坡貼皮是最省力,但是貼皮、脫皮、收納卻浪費我們更多的時間。

 

DSC03952  

下過Blackcomb Glacier的雪友有沒有似曾相似的感覺?

 

DSC03961

繼續往下的過程中,其實我們似乎有機會求救,但是我們放棄了!!!

 

當我們第一次發覺路線不對要往回走時,我和小不點雖然沒有討論,但是我們都心裡有數,我們今天是回不去了。經過樹林大亂走再真正的回到原路時,天色已經暗下來,預期晚上會下雪,在天色尚未全暗前,我們在樹林挑了一顆大樹為宿營點。把背包裡的鏟子拿出來,利用最後的一點亮光靠著樹幹儘可能快的挖了一個大坑。本來想要挖一個單口開的雪洞,可是地形不合適,所以我們先直下挖坑,再把雪板拿來當作蓋板,小不點捐出了一件T恤蓋在雪板上沒魚蝦也好;當我們跳進坑裡面時,幾乎已伸手不見五指了,這時的時間大約是20:30左右。我們挖的坑剛好夠我們倆人並排躺進雪板下方,但是我們的雙腿就只能露在外面,我們想先保持身體的熱度,如果腿部保暖度不夠,我們再來想辦法。靠著小不點帶在身上的充電寶,我們可以利用手機的手電筒app,在必要時打開作為光源。我把背包裡的二塊鬆餅分成4塊,肚子餓就吃一塊,或是吃幾顆楓糖爆米花補充熱量。剛躲臨時的避難所內,身體還有剛才挖坑運動產生的餘熱,我和小不點一邊小口小口啃著鬆餅,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今天田小鹿回溫哥華沒有去會不會有問題…!?家裡的大人何時會發現我們不見了…!?這個晚上應該是雞飛狗跳吧…!?今天晚上應該不可能有人來找我們吧!?明天如果還無法脫困怎麼辦…!?晚上會不會有好奇的動物來找我們…!?如果狼來了我們要怎麼對抗!?要不要錄影留言以備不時之用!?老婆你還愛不愛我…XD!?反正就是這樣無厘頭的聊了一陣子。我們除了身上穿的並沒有多餘的保暖衣物,雖然擔心夜間山區溫度會下降,但是為了迎接明年更嚴苛的考驗,我只能要求小不點能睡就盡量睡以儲備體力。我們大約在22:00爬起來繼續開挖我們的宿營坑洞,藉著挖坑使冷卻的身體能熱起來,我們把坑洞挖的更大一點,同時向下向內深挖,讓我們本來露在外面的雙腿也可以整個收進雪板下方內,把背包背在背後,鏟子收起來墊上布套放在屁股下方,阻絕身體直接接觸雪面,我們就在睡睡醒醒之中渡過了整晚。這應是我和小不點這些年來最親蜜的一夜;我們緊密的靠在一起以增加熱度,互相幫忙按摩避免肌肉關節僵硬,在凌晨最冷的時候,我靈機一動把那原本覺得無用的攝影機開啟放影模式,靠著攝影機開機的熱度,放在胸口還真的有懷爐的功效(又發現了攝影機的新功能)!在等待天明的這段時間,小不點不斷的嘗試利用手機的緊急連絡電話,想要嘗試和外界連絡,不管是手撥112或是iPhone內設的自動轉接(911),都無法撥通,所以我們認定這個功能應該是無法在野外使用

 

IMG_8504  

那一夜我們苦中作樂...

 

最冷的時間,大約是在天將亮前的2-3小時之間,我們只能盡可能的縮在一起,真的冷到受不了,就動動手動動腳,但是要站起來走動走動真的有點力不從心的懶,我最擔心的是因為冷造成腿部隱隱的要抽筋,會不會影響爬山!?天剛亮起來的清晨6點出頭,天空飄著雪,我喊小不點起來活動一下準備出發上路,我心裡的盤算是、天暗下來約在下午7點半,如果我們現在開始往上爬,有近12小時的時間可運用。目前飄雪又天候不佳的情況下,直昇機可能很難出動,唯一的情況是救難人員從山上走下來找我們。以我們的食物存量和昨晚的低溫狀況,我們沒有什麼本錢在野外再過一晚,人救不如自救,只要能在10個小時之內爬到昨天和大家分手的地方,我們就算因爬山耗盡體力,應該也有能力2小時滑回VILLAGE。小不點一直問說要這麼早就開始嗎!?我知道她應該還不想動,但是為了我們在中途有更多的休息時間,我還是建議她先動,如果累了我們就停下來休息,終於在同意讓她在坑洞完成了到此一遊的動作後,大約清晨0630左右,我們啟程上路了。

 

IMG_5279  

有隱隱約約看到"Yellow Snow"嗎?

 

雪飄的不那麼大,我們仍然可以看清楚辨認出我們昨天滑下來的軌跡,原來擔心腳會抽筋的情況,所幸當身體熱起來之後,就沒有大礙,至於小不點她只是默默的跟著我往前往上。為了維持體力和水份,我們每次停下來就吃幾顆黏了雪的楓糖爆米花,或是含個糖果,然後繼續未完成的旅程。剛離開過夜的樹林區時還好,路徑不會太困難,大都是緩緩的忽上忽下。出了樹林進入了溪谷區就大不相同了,我看看前方又看看小不點我們昨天滑下來的路有那麼陡嗎?我真擔心小不點就掛在這裡!我們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循著原路往上滑步,碰到真的上不去的地方,就只能小心翼翼的往溪谷之中蓋滿積雪的大石塊切進去繞一個圈再切回原路,深怕一個大動作就踩空掉進溪流之中。除了在我沒有把握的路段或是我覺得小不點應該快累掛了等她餵食補充體力外,大部份的時間我和他都保持50-100米的距離,一是我先探路,如果覺得有危險或是沒有把握我就退回重新找一條路徑,這樣可以讓小不點避免體力浪費;二是我一直在前面,小不點就只能一步一步的跟進,看她滿臉疲憊的往上的,我也只能透過無線電不斷的提醒她慢慢來累了就原地休息有體力再繼續前行。同樣的一條路,前一天10多分鐘就滑下來,而爬上去花了我們約3小時;過了最後一段連我都幹聲不斷的陡陡樹林區,我們終於爬出了這要人命的溪谷。

   

DSC03994  

艱辛的路程...只能鼓勵自己撐下去!   

 

前方還有一段很長的山路要爬,但是出了溪谷後一直到我們昨天看到的直昇機起落點是一大片的平緩雪原,過了這片雪原我們才會再度爬山,眼前至少可以輕鬆一陣子。小不點總算緩口氣可以說話了,她叫我試著用無線電call看看,也許也許真的有人會聽到我們的呼救。我明知無濟於事,但是還是配合的用無線電叫了幾聲”HELP”…當然是沒有人回應我。明知不可為而為的無線電呼叫結束,我們順著小溪旁再度往前滑行,約莫五分鐘不到,厚重的隆隆聲從我們身後的溪谷區傳來,我和小不點都停下來注視著後方,這聲音有點矇矓,不過不會兩人都幻聽吧!沒有多久紅色的大鳥就從溪谷區中竄出來,剎那間我有點呆住了,是無線電起作用了嗎太神了吧!!!很快清醒過來舉起雙手猛力揮舞,直昇機在我們頭頂盤懸一圈之後,就開始往下降落。直昇機降落在溪邊的平坦區,救難人員示意我們不要靠近螺旋漿仍在轉動的直昇機,直到螺旋漿完全停止,救難人員詢問我們是否是CHARLES & KUMO,我們回答”yes”…我的老天爺我們真的獲救了!

 

IMG_1439  

小不點叫我不要像觀光客一樣的猛拍照,但是...救難人員還蠻配合我的...

 

直昇機平穩的落地,我們往直昇機和救難人員方向走去之前,我快速的自我檢視一番,除了眼中的疲倦無法掩飾,外表看上去應該不會太落魄。救難人員先問我們是否感覺冷或是飢餓,他們可以提供毛毯和食物,大概因為我們一直在爬山,再加上不定時都會補充幾顆楓糖爆米花,所以完全沒有失溫和飢餓感,也因此我們就直接上了直昇機往山下而去。回程當中救難人員除了再次確認我們的身體狀況,也和我們大致分析了他們的看法;首先他們稱贊我們做了最正確的決定– 循原路往回走,很累是可預期,但是也因此讓他們在第一次搜索就發現目標物。按照我們的爬行路徑也沒有問題,如果繼續往上走,他們預估約4小時可以回到山頂。當下我心裡的OS是;我們一大清早花了3個小時才走了這麼一段,花4小時就能上到山頂我沒有把握,把時間拉長一倍8小時到山頂,那應該還來的及在天黑前回家,不過山頂的天氣不知道會不會更差。後來才知道直昇機因為天候狀況不佳一直延後到9點多才出動,很慶幸我們選擇天亮就出發,如果晚些才出發,依照看到直昇機的時間來估算,我們那時可能還在樹林裡掙扎,即使我們看到直昇機,直昇機也不一定看得到我們,就算真的看到了也找不到降落點,屆時說不定還得靠懸吊的方式上直昇機,增加難度與危險性。

 

 DSC03987 

如果我們身置樹林之中,直昇機應該很難看到我們吧!!!

 

直昇機左轉右繞避開雲霧區返回降落場,這裡也是惠斯勒HLEI SKI的營業點。救難人員詢問我們需不需去醫院檢查,我和小不點都認為身體狀況尚佳只有一些口渴,應該不用去醫院,救難人員就請我們先在前台休息等候警察過來,依照正常程序警察必須要做筆錄。一杯水還沒有喝完,二位帥警察就出現,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先告知我們的朋友們都很關心我們的安危,他們也已了解我們脫困了。並再一次確認是否要先去醫院檢查,確認我們都不需要後,就直接進入主題了解我們的行蹤和做了那些處理,在完成筆錄就帶我們上警車離開直昇機降落場。這是我第一次坐警車,還是外國警車,感覺就像是行動看守所,堅固而狹窄,但沒有任何可以抱怨。警車先送我們到救難隊所在地,下車後救我們上直昇機的阿伯先把小無線電還給我們,他很高興的告訴我們,他會唸中文的”11”…因為無線電一開機就會自動報數。看到他把無線電拿出來,我們真以為他們是聽到我們的呼救才找到我們,但是其實不是,他們拿了小無線電是拿來當找不到我們時的備案,他們一早出發是依以往經驗設定好的搜索路線尋找,很幸運一次命中。收了無線電後,我們還是被請上了救護車,因為按程序我們必須由醫護人員確認身體狀況無虞才算放人結案。救護人員按規定幫我們量體溫量脈博量血壓,很快就放我們下車了。接著警察又請我們上樓到救難隊辨公室,救難隊想了解我們原先設定的滑行計畫為何,又為什麼會未按照原計畫活動,然後就是我們怎麼處置過夜,今早又怎麼爬回來。基本上他們對我們亂滑並沒有太多責備;大概事情都發生了資源也浪費了,罵也沒有大用。只是一直安慰我們人整顆好好平安回來就好,我們在發生事情當下的處置也很正確,讓直昇機能在最短的時間就發現我們結束搜救,既然都沒有事情就放我們回去好好休息。再三的道謝之後,就再搭著警車往惠斯勒回去,大約10分鐘的車程,警車送我們到住宿的SYMPHONY家人們已經在外面等著我們,看到大家熱情與真誠,真的是又感動又抱歉,總算是喜劇收場。

 

很幸運的有驚無險的結束了這趟意外的旅程,我還是要再一次- 這不是得鼓勵的經驗!我們的行為就像不知死活的死觀光客,最後還要耗費資源來營救我們,深感過意不去。歹誌大條之後同團人員都很低調且積極的在協助援救,NICE提供最後和我們分手之後的位置和等高線資料,DIANE則把我和小不點的生活點滴相片都提供給救難人員,小莊則在家裡清我們的行李...來判斷我們到底帶了多少東西出門,小黃和Chris負責和救難隊溝通,Pan到處找關係,關關還找到外交部去...,所有的朋友都在幫我們祈禱祝福。不管是我認識還是不認識的人,在知道我們發生事情,大家都努力運用自己的人脈,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及時的援救我們,我們真的是糾糾甘心!從事情發生結束到現在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我利用時間慢慢的整理事發經過,除了是警惕自己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事件之外,也供大家參考;大自然既美麗又危險,在享受它的美麗時,也要小心它潛在的危險性。我想很多人都會很好奇的想要知道,這整個救援活動到底需要付出多少費用,很老實的– 我不知道!因為我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收到帳單,我除了透過加拿大友人幫忙詢,是否有帳單需要支付外,我也很懷疑是不是有”家人”幫忙把帳單給付掉?我知道在得知我和小不點身陷在山林生死未卜之際,很多好朋友都把信用卡掏出來願意支付救援費用,所以我一直在找尋可能的好心人,如果真的有好朋友幫忙付了這筆費用,也請誠實的告訴我們,使用者付費是必須的,就當作是對我們的處罰也是合理的。

 

IMG_7297

 

阿德和小不點謝謝所有人!!! 

 


----------------
滑...滑...滑...頭不回...雪不擦!

meihua
張貼於: 2018/5/18 15:20
普通玩家
註冊日: 2003/10/31
來自: 台北
張貼數: 84
Re: 阿德和小不點的BLACKCOMB求生記
好久沒在這留言了,帳密居然一次就中,噗!! 一路看著你的冒險,這應該是繼上次紐西蘭翻車事件後,最驚恐的事了,感謝上帝讓你們平安回來~ big hugs
討論串 | 最新的先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頂部

Share |


註冊才能張貼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