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滑雪、飆滑板之滑遍天下 討論區索引
   紐西蘭 (New Zealand) 特區
     滑雪遊記
註冊才能張貼

討論串 | 最新的先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底部
張貼者 討論串
goodleon
張貼於: 2008/7/15 14:11
金牌玩家
註冊日: 2003/10/28
來自: London
張貼數: 738
滑雪遊記
2003年 7月

去年年底大學一畢業 我馬上就投入了就業市場 算算到此時 我已經工作了六個多月了 開始工作以後 終於了解父母賺錢的辛勞 套句曹啟泰的話 賺一分錢 不是賺一分錢 省一分錢 才是賺一分錢 滑雪的錢要自己存 假期還要和老闆 三請四求 臥冰求鯉般的 才能拍板定案 讀書的年代真好阿 除了有寒暑假外 一年兩個學期間還各有一個體恤學生辛勞的假期 全年加起來有四個多月的假 所以這個滑雪假期 天公最好作美 要晴空萬里 雪要趁我還沒到前 先行囤積好 下的飽飽滿滿的

這次我將帶一卡車的朋友去北島國家公園滑雪 我 小屏 兩個大學同窗 還有一個他們的學妹 (注 當我二零零八年從新打此篇文章的時候 這兩個友人 老陳還在大學裡邊作研究 攻讀博士論文 另一個 威 回台灣賣保險 是個新銳的百萬保險業務員)

另外還有一對朋友 尼克與凱蒂 隔兩天 會開著我的 九六年份的 一千六百西西 五門豐田 到國家公園 與我們會合 (注 當我二零零八年從新打此篇文章的時候 尼克也在大學裡邊作研究 攻讀博士論文) 我原本的完美計畫是 在行程的尾端 我會與小屏多滑兩天的雪 然後開著我們自己的車回奧克蘭 (這篇文章 你讀到最後會發現 我的完美計畫 不但沒有實現 還突然出現了第二個計畫 南轅北轍 你想知道話 那就只有讀下去囉 誰叫讀者你 當初沒有和我一同去滑雪呢?)

奧克蘭離國家公園有將近四百公里 約有四個多小時的車程 我開車跟老阿婆一樣慢 所以要四個多小時 我們清晨三點出發 計畫是約八點可以抵達國家公園的雪場 這樣不但可以趕在雪場開門前抵達 不用排隊 還可以省掉一晚的住宿費 (以前總是貪這種小錢)

出發之前 我已看過電視晚間新聞的天氣預報 預報員預測是爽朗的大晴天 絕對是適合上山享受滑雪樂趣的好天氣 (注 北島國家公園的天氣是出了名 一天四季 變幻無常的 女人天氣 不要怪我嘲笑女性 這是當地人說得 我只是照字面翻譯罷了)

呵呵 我們說著說著 到了國家公園 在山底下 幫友人 找了廉價的雪具店 租了廉價的雪具 裝備俱全後才上山 (注 我和小屏都各自擁有全套的裝備 從頭到尾 雪鞋 滑雪褲 防風防寒衣 雪具 雪杖 防風滑雪鏡 和雪場的冬季季票 堪稱雪場老油條)

攻上山頂的時候是大晴天 大家正在興頭上 正往地下抓雪球 準備攻擊友人的煞那間 萬里無雲的大晴天 轉眼間轉成了強勁的東北向的落山風 壞了 壞了 這種吹法 雪場為了保護滑雪客的性命安危 馬上透過麥克風 通知大家 說纜車當下停止運作 只剩下背風的初學滑雪者坡到還開放滑雪 除了我與小屏比較失望外 其他三位初學朋友就在初學坡道上玩了起來

威 是我們在大學宿舍認識的朋友 一百九十公分的大漢 我當然是從基本的全制動滑雪開始教起 他適應的很快 三 四的小時後 他已經能以全制動作小幅度的轉彎了 我教學的態度比起一年前是成熟了許多 我並沒有馬上帶他上攬車 (注 讀者還記得我去年有帶我表妹 初學滑雪 上高山 結果 闖出一堆禍害的幼稚表現嗎?從此後我就變得有多些責任感了)

我記得那時他重心不穩 常往後跌倒 然後就站不起來 我還犯了一個教學大忌 我一直告訴他 全制動是用來煞車 減低速度的 威 總覺他自己煞不注車 愈發沮喪 開始向左右邊 跌倒 有一次還跌到水溝裡去了呢 (注 在鈕滑雪指導員手冊上 全制動的學習意義有三 一 全制動提供給初學者一個較寬較穩當的滑雪平台 二 有利於初學者學習有弧度的轉彎 三 可以作一定程度的速度控制)

回到命案現場 不 ........對不起 回到滑雪現場 當時我還沒受過正統的滑雪指導員訓練 那時的教育觀念大部分都是小屏教我的 所以大家怪她好了 第一天 威 都作的很好 我記得老陳 則忙著拍那位漂亮美眉的馬屁 時時刻刻為她提供的一對一的滑雪指導 誰知道老陳心裡想的是傳授指導正確的滑雪觀念 還是些有的沒的 (看倌 您說呢?)

第二天 星期天 我早上六點就起床了 滑雪假期 我永遠的是第一個起床 第一個叫醒所有人的同志 滑雪抗戰 早一分鐘上山 就少排一分鐘的隊 多滑一分鐘的雪 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去旅館櫃台 查天氣預報的

天阿 我的老天爺阿 天氣更糟了 東北向的風不但沒停歇 反增強到連初學的的學習坡道都關閉了 心疼我的滑雪假期被狂風攪亂 一整天的時間還是要好好利用的 我們一行人 決定駕車前往 羅拖魯阿 兩百三十公里 約三個小時的路程 我們在羅拖魯阿的市中心裡 看了場電影 泡了個地熱溫泉 還吃了頓道地的中國料理

第三天 星期一 我照樣起了個大早 同樣地 滿心期盼的 向田徑選上跑百米般的 衝向旅館櫃台 查即時的天氣預報 老天爺阿 同樣的東北向的強風 再加上濃霧 欲哭無淚 眼睜睜地 我們的滑雪假期 還有那種 徘徊在丹田中的熱情 在這樣的等待中 一天又一天 消失了 (同時我的預備計畫也漸漸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看了看手錶 八點多了 尼克也快到了 原本我們打算會合後一起上山的 這個朋友是我從高中就建立起很好友誼的朋友 兩千年的年初 我們兩個還一同駕車 從基督城北上到奧克蘭就讀大學的抗戰同志 很多瘋狂的主意 都是我們臨時爆出來的

尼克一抵達我們下塌的旅館 我即刻將他拉到一旁 我說你想不想回南島皇后鎮滑雪 我們都是南島基督城人 也一起開過跨南北島的行程 可以說一拍即合 (我可以看出他當時有點猶豫 罵被家人罵 同時又有點興奮的狀態 看吧 典型的乖小孩就是這樣!!!最後他還是答應了!呵 被我拉下海當壞小孩囉!)我還記得他跟我說了一句話 他說 既然都來了 要殺要刮都隨你啦

小屏本來就喜歡遊山玩水 和我們一樣是南島(但尼丁)來的背景 當然也是欣然同意囉 (注 她現在可是我的寶貝老婆喔)

從北島的國家公園到南島的皇后鎮 包括海峽 約一千兩百公里 開車加坐渡輪橫越海峽 耗時二十四的小時 (高雄市到台北市約三百公里)我們打算一路不停不休地開到皇后鎮 計畫是在第四天星期二的清晨八點抵達 皇后鎮的雪場 滑雪 (看倌們 您認為我們有成功嗎?)

當我們決定更改計畫 我們就著手進行準備 當時我們 第一 請旅館老闆幫我們代訂星期一 當天最早從威靈頓橫跨至南島皮卡頓的渡輪 第二 請基督城的小鐵幫我們代訂皇后鎮的旅館(俗話說的好 在家靠父母 出外靠朋友)第三 我們向 威 老陳 和學妹道歉 因為我們臨時決定脫隊 並將他們的房間換成小一號的房間

安排好了後 我們四人 小屏 我 尼克 與凱蒂就出發了 一行四人駕著一點六公升汽門 五門的豐田 就出發了 從國家公園到北島底部的威靈頓 約兩百九十公里 四個小時的車程 我們是下午兩點抵達威靈頓


威靈頓是紐西蘭的首都 紐西蘭國會 政府各個行政的機構總部 國稅局 健保局 甚至於中情局都設在此地 盟國的大使館 也都設置在此 知名的薇多利亞大學和國家博物館也在這裡 彼得傑克森的魔戒和新版金剛也是在裡拍射製作的 威靈頓約有四十萬的人口 是著名的政治文化城

橫跨的海峽約一百公里 渡輪需約兩個小時 小屏與我愉快地討論著接下來的旅程 尼克則選擇與凱蒂觀賞渡輪上的電影 我記得當時播放的是金凱瑞的王牌天神

下午四時 渡輪如期的抵達皮卡頓港 從港口到基督城 約三百四十公里 三個半小時的車程 我約略記得我們邊開邊休息 開了將近五個鐘頭才到達基督城

尼克是連夜從奧克蘭趕路到國家公園的 所以一路上他一直補眠 小屏與凱蒂沒有駕駛執照 所以一路是我個人開車 (從北島國家公園到南島基督城)

我們與小鐵 大牛約好晚上十點在基督城市中心碰頭 打算在離開基督城 前往皇后鎮之前 在基督城吃宵夜 我們還吃四菜一湯了 當然還包括我鍾愛的咕嚕酥肉喔!!!

我們都是高中死黨 一起蹺課 讀書 考試 被女生拒絕 和喝啤酒 (注 小鐵現在是中華航空七三七航隊的當家的高薪副機長 大牛與他的夫人在瑞士波昂 攻讀博士學位)

小鐵已經將接下來幾天在皇后鎮的旅社都定好了 同時他也請了一個星期的假 與我們一起去滑雪囉 我們決定 凌晨十二點 由基督城前往皇后鎮 (約四百九十公里) 車程約六個小時半 由於我們是晚上啟程 我們決定放慢速度 三個男生輪流開 我的五門豐田 這樣會延長車程至到八至九個小時

九一年份的 一千六百西西的 五門豐田 車頂上載了三副雪具 三個男生 兩個女生 三套棉被 枕頭與睡袋 供後座的同志補眠用 後車廂裡滿滿的行李 一部破車 浩浩蕩盪的 前往皇后鎮

三個男生輪流開車補眠 兩個女生靠著車窗低頭補眠 令我印相深刻的是整個南島的中部都下著濃濃的大雪 有好多次 我們一伙人 需要下車安裝雪練 讓車子能繼續行駛 不至於在輪胎沒有抓地力的路面上 打滑

路面上結成的冰 讓我們從駕駛座到後車廂拿輪胎防滑雪鏈都會站不穩 滑倒

經過漫長的旅程 我們如預期的時間在 第四天的清晨八點抵達皇后鎮的雪場 到了雪場向櫃台小姐詢問後 才得知 前一晚的大雪 將整座山的雪道都打開了 這個二十四個小時的 磨難的旅程 是有收穫的 接下來的四天的滑雪行程可以說是讓人永難忘懷 我們有找指導員坐個別指導 遊了幾個不同的雪場 好友們一起衝下雪道 高聲吶喊 有說有笑 為這個旅程做了一個最好的結尾! 終

(注 回奧克蘭是我與小屏兩人駕車回去的 以後還是坐飛機比較方便吧!)





----------------
我的新的旅遊部落格 http://europaexplorer.pixnet.net/blog

討論串 | 最新的先 前一主題 | 下一主題 | 頂部

Share |


註冊才能張貼
 
返回首頁